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4 07:50:00  2099798
刘惟诚.能输的,豈止选票
纯粹诚见


在爪夷书法议题闹得沸沸扬扬之际,行动党元老兼柔州依斯干达公主城区国会议员林吉祥,抛了一道“假设题”给大马人。如果现在就举行大选的话,他认为,行动党除了会输掉依斯干达公主城的国会选区,还会流失逾40%的选票。这假设题很有意思。若按本届大选行动党在全国所斩获17.3%的总选票,则这意味着该党将从总得票率中丢失至少6%,意即其在全国的受欢迎程度,将会因为此事而打回2004年第11届大选时的原形(当时其得票率是为9.7%)。

行动党若在此刻流失40%选票,撇除投票率、选民分布不均等因素不说,其总得票率最高也只能冲到11%,这记录虽不致于成为行动党历年来的最差战绩,但却会是1969年以来的最高跌幅。显然,林吉祥已察觉到,这个议题确实是行动党的一记重锤,而且,自古以来政坛都有“爬得越高,跌得越惨”的不变定律。现在的行动党拥有6位部长、7位副部长、42位国会议员和109位州议员,已身处史上最高位,若真的摔下来,必定会跌得鼻青脸肿。

而且,这数据不过是一个初略估计,行动党也有可能在华裔选民和马来选民两边都不讨好的情况下,流失过半的选票。所以,换句话说,这40%仅是保守估计,结果尽管可能不会这么坏,但同样有可能会变得更坏。在这样的设想环境下,作为下议院最资深的议员和行动党地位最尊贵元老的林吉祥,才会发出如此感慨。作为旁观者,我觉得行动党在这个时刻有这样的自觉,确实是好事,因为在党内没人会比林氏更适合敲响这记警钟。

但我同样觉得遗憾,因为该党其他中央领袖,尽管也认同他们近些年在民间的支持率已迅速流失中,不过在谈话中却不愿拿出更具体的解决、转型方案,有些领袖甚至还会怪罪媒体和选民,指行动党会面对如此窘境,是因为误解和误导。对我而言,这确实是行动党近期被大量选民攻击的因素之一,但这绝对不会是主因。其一,对行动党不满的第一道声音,是去年7月打响的,当时该党因为承认统考的问题,而被华社炮轰得几无还手之力。

之后,希盟政府但凡有何种备受争议之事,比如白鞋换黑鞋(这是土团党最高理事兼教育部长的决定)、不落实地方议会选举(这是首相马哈迪的决定)、拒绝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也是首相的决定)、大道收费不能无条件废除(这是公正党署理主席兼经济部长阿兹敏的决定)等等,作为内阁中的华人代表,行动党都首当其冲,但他们不是冷处理,就是要求选民“看大局”,息事宁人的处理手法,令民众发现事情无法解决而怨气冲天。

其二,行动党中央领袖过去在处理各种争议时,除了“大局论”,还会惯性地将事情归咎于前朝、媒体和政敌,而非首先思量问题的解决之道,被质疑时还会以高姿态捍卫到底。这些危机处理手法已令该党的中央领袖与民意、基层日渐背离,而过去民怨的不挥发也传递了选民对行动党容忍度高的错误讯息,让中央领袖忽略了基层服务和民怨管理,再加上当下民众生活负担高涨,令怨气累积得越来越多。所以,爪夷书法不过是一个忍无可忍的民怨爆发临界点。

这也意味着,行动党的中央领袖在日后可能会更难说服华裔选民。当然,林氏的“流失选票论”来得是合时的,如果行动党能够因此而痛定思痛,反省过去那种骄傲自满的态度,再调整变天后,令党中央忽略地方基层回馈的“精英集权”的内部权力分配,则有机会重拾华裔社群的支持。若还是依然故我,往后发生什么事还是前朝、政敌和媒体的错,民众要看大局、给时间,那我相信,到时大选行动党会输的,除了选票,还包括信任。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