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3 20:35:41  2099853
以少年心 唱作《起飞》
教育专题

大学是梦想启航的地方,总是不乏有才华的学生,因能创作或表演而在校园崭露头角,期待未来能发光发热。为了留住这段纯真时光,新纪元大学学院制作了一张由学生创作兼演唱的音乐专辑,旨在把校园正能量及好声音传递出去!


许炽鼎录制〈蝴蝶〉。(受访者提供)


新纪元大学学院《起飞》专辑概念的诞生源自于校长莫顺宗,只因他发现学校里不乏有音乐才华的学生,希望能在他们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助一臂之力。

他说,在还没有被柴米油盐酱醋茶束缚的时候,年轻人的才华特别纯真,但过了30岁以后就慢慢消退,到了四五十岁都变成老油条,不可能再有年轻时般单纯的作品。

“要是错过这段时间,以后未必会有,如果希望他们延续下去,就要想办法帮助他们,如果以后不会再有,至少现在要留住,所以就想到制作一张音乐专辑。”



谢惠媛录制〈嘿!老歌〉。(受访者提供)


莫顺宗(右起)、陈建发、邓丽思及郑诗傧期待借由音乐专辑,带领学生和文化起飞。


彭学斌任制作人

于是他在去年中出席学校音乐社一场活动时,向学生们宣布了今年推出音乐专辑的好消息,并找来郑诗傧老师帮忙筹划。基于没音乐知识和人脉,他还让曾在电台工作的太太邓丽思协助,最终请来彭学斌担任音乐专辑的制作人。

《起飞》专辑共收录了11首由学生创作及演唱的歌曲,歌曲以比赛方式采集,公开给在籍生及校友参与,每位学生最多可呈交3首作品。当时他们还因担心学生不懂得创作,特别举办音乐工作坊,安排肯林老师前来给学生们分享创作心得。

在两个月内,他们总共收到28首作品,邓丽思透露,虽然作品数量不算多,质量却很高,造成甄选过程相当纠结。甄选标准除了以音乐性为主,还有出自于校园角度的考量。

郑诗傧说,为了让更多学生作品被看见,歌曲同质性太高的会从中选出最好的一两首,而有些学生投来的3首作品都很好,也只能从中取舍,把机会让给其他表现一样好的学生。

“我们办这活动不是要打击学生,导致他们从此打退堂鼓,而是尽量给更多人一起参与,鼓励他们创作,但可以保证的是入选作品都经过学斌老师专业肯定,有一定水准。”

即使作品没入选,落选者依然能参与音乐工作坊,从彭学斌身上理解入选作品的优胜点,知道本身落选的原因,甚至了解企划案打算怎样进行,他们能在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她举例,摄影技术不错的学生可以帮忙拍照;文笔好的能当活动的文案人;美术佳的可设计小册子和海报,“我们希望学生不要灰心,今天你作品没中选,却更了解这个圈子,以后或许有更多机会,或者你发挥了其他专长,这也是我们期待看见的。”

演唱者方面,若歌曲原唱的音色不错又有意愿的话,就会让他来唱,而其他的则通过试镜会来选出合适演唱者。

邓丽思最怀念的就是跟学生一起搭捷运到录音室的那段时光,“学生能感受到真正专业的录音间和制作人来监督之余,也透过学斌老师的引导学会不少歌唱技巧。”

录制完毕以后,郑诗傧发现学生们纷纷露出快乐和为自己骄傲的眼神,“那是很少在90后及00后学生身上看到的,身为老师,我很开心看见他们喜欢自己的样子。”

郑诗傧透露,校内有将近百人以不同形式和程度参与这张专辑,除了词曲创作者和演唱人,还有戏剧与影像系学生拍摄音乐录像,音乐社学生也涉及造势宣传,在课室或走廊唱歌等,营造出良好校园氛围。

陈建发就是其中一支音乐录像的导演,他说,整个拍摄规模是按照正统规格,有制作人、副导、道具组等,大家透过这平台实践课堂理论,这也是表现的机会。

“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收获,我本身念中文系,通过跟戏剧系同学合作才知道何谓真正的导演,并从专业的分工里学习了很多事物。”

其实他除了是音乐录像的导演,亦是郑诗傧的助理,在统筹活动过程中,同时也从音乐人身上了解不少关于音乐领域的知识,增长了见闻。

尽管身为老师,郑诗傧同样从中有所领悟,“很多时候我们对有名气的人带有先入为主想法,认为他们也许会难搞或不聆听别人意见。不过丽思老师和学斌老师完全没有用年资和经验来压我,反而尊重我的声音,鼓励我多表达看法。”

他们的做事态度和专业提醒着她,就算日后在教育界越来越有经验,依然要保有专业素养、谦卑、积极且单纯地做好一件事情。


邓丽思(右起)、莫顺宗、郑诗傧及陈建发期待借由音乐专辑,带领学生和文化起飞。


彭学斌(前排右三)在音乐工作坊中,给学生们分享他对入选作品的想法及后期制作。(受访者提供)


专辑本月数位上线

《起飞》音乐专辑计划于本月进行数位上线,至于实体专辑则会在下月推出。郑诗傧期待能实现带校园歌手到不同学校演唱的愿望,恢复旧时校园民歌盛行,校园充满正能量且生气盎然的情景。

莫顺宗说,他们不只是推出音乐专辑,更希望形成一场运动感染周围人,同时让年轻人的心声和想法给全部表达出来。

“起飞是美好的感觉,每次搭乘飞机最开心莫过于起飞时刻。专辑之所以取名为《起飞》,其实一切尽在不言中,除了希望新纪元和学生起飞,也希望我们的文化起飞,或许能以校园作为据点,再慢慢扩散出去。”


作者 : 郭慧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