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9 07:00:00  2100602
许书简/原来那么喜欢里斯本
简而不单

3620SWY20198151138204551855.JPG


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喜欢里斯本(Lisbon)的。当朋友说因工作需要到里斯本一天再转机到其他国家的时候,我滔滔不绝地说着太棒了,里斯本有这个好喝极了,那个好吃极了,那里美极了,才发现自己是这么喜欢里斯本的。


去年羊男和我选择了到葡萄牙的波尔图和里斯本,再到西班牙的巴塞罗纳旅行。选择葡萄牙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吃葡挞,也是因为据说葡萄牙是欧洲发展得最慢的国家,所以留有许多老式建筑。老式有老式的美,现在不去看一看,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会消失掉。


里斯本是葡萄牙的首都,它像一个带着羞涩的梦想集中营。有老旧的建筑物、旧式的杂货店、美丽的电缆车、传统卖报纸的意大利咖啡馆,也有那种很酷的年轻咖啡馆、共用工作空间、超市等等。我依然不能忘记第一天到里斯本的时候,羊男和我拖着沉重的行李踩着很难走的大石头路爬上阿尔法玛旧城区。


放下行李,我们在高高低低的旧城区里乱逛。听见不远处传来重金属音乐,于是随着表演声来到一个聚集着许多年轻人和不年轻的人的礼堂。礼堂里,堆放着满满一元钱的黑胶唱片。一旁许多年轻人围绕着正在表演重金属音乐的乐团。我不是重金属音乐迷,不过却感到相当好奇,因为乐队竟然用萨克管来表演重金属音乐。我好像山巴佬那样,不停地拉着羊男的衣袖在他耳边说太刺激了,这乐器也能演奏这么吵的音乐。


在里斯本,我怀念好多不同的新体验。比如,里斯本镇上卖的樱桃酒(Ginja)。你可以钻入小小的樱桃酒吧,要一杯小小杯的樱桃酒。一口把樱桃酒喝下,全身暖暖的很舒服。所以在里斯本的时候,我们几乎每天都钻进小小的樱桃酒吧,喝一杯暖身。这美味的樱桃酒,我以为像红酒那样随处可得,回来后却再也没看到过。


我怀念里斯本的,还有烤鸡。这烤鸡淋着一层鸡油。鸡油不但不腻,却散发着鸡的精华香气。怪得很,简简单单的一道菜,怎么那鸡油会让人上瘾呢。一旁堆放着的薯条,只是沾着鸡油吃,就已经很完美。我不明白的是,相隔了半年以上,我竟然怀念起那盘鸡油。和朋友提到鸡油这件事,她脸上只有惊恐,那也是我在吃那盘烤鸡前的表情。


阿尔法玛旧城区还有一个老伯伯,和他的老婆在自己家里的饭厅开门做生意。老伯伯的服务是一流的,他会跟你讲笑话,然后告诉你他老婆很辛苦在厨房里煮菜,要你给一点耐心等。等的同时,老伯伯努力的再多卖你一杯酒一盘甜点。我们是不知道怎么会摸上门的,只记得兜兜转转找了这个地方很久。那天起我怀念那盘只用橄榄油煎熟的鱼。又是一道简单的菜肴,橄榄的香气和煎得刚刚好的鲜美鱼肉,是以后都很难再吃到的美味。


虽然以后也许不会再到里斯本去,毕竟那是一个要转两趟机,飞接近一天才能到的地方。加上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地方没去过,怎么想都不再有一定要回去的理由,然而我依然在慢慢嘬嚼那一段在里斯本的旅程。有一些回忆,就是美。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