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5 14:30:39  2100671
3中国青年诗巫采集录音 . 设计福州话拼音教材
砂拉越


左起为林昊宇、郑天镭及鹿文泉希望透过采集诗巫的福州话,有了足够基础后,协作设计诗巫的福州话拼音和教材,保护诗巫福州方言传承。


(诗巫14日讯)中国90后年轻人——郑天镭、林昊宇及鹿文泉看到诗巫的福州话语言环境保存得相当好,希望透过采集诗巫的福州话,有了足够基础后,协作设计诗巫的福州话拼音和教材,保护诗巫福州方言及传承。

来自中国的郑天镭、林昊宇及鹿文泉于8月8日来到诗巫进行福州话录音采集,研究诗巫福州话的语音、词汇、语法等。现已收集以闽清话为主的10来个录音,了解其音系和发音,至于词汇部分,来诗巫短暂一周,还没有办法掌握全貌。

诗巫福州话纯正

为何选择诗巫?他们说,作为南洋“新福州”的诗巫,福州话的语言环境保存非常好,虽然有闽清话和古田话的混合,但还是相对比较纯正,好过中国的福州。

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在诗巫短暂停留不足以完成“保护诗巫福州话”这一大工程。3人觉得保护诗巫福州话是长期耕耘,最好办法是由诗巫当地人进行,希望寻找诗巫当地对母语保护有热情者,特别是年轻人。他们可以提供经验和技术,但真正的实践需要由诗巫在地人来组织和推动。

郑天镭:小孩子不会讲.福州语言环境受破坏

郑天镭、林昊宇及鹿文泉三人做了福州话输入法(以福州闽侯口音为主),以及多本福州话词典的数字化工作。福州话输入法已经在内部测试,让福州人可以方便的在电脑及手机设备上书写和查询福州话。

毕业澳洲墨尔本大学电脑科学的郑天镭,现为软件工程师。现年23岁的他是福州闽侯人,从小在家和学校,与家人、教师及同学都以普通话(华语)沟通,高中毕业上了大学,看见很多外地同学都会讲家乡话,如上海话、四川话,可是身为福州人他却不会讲福州话。

“我就在那时候开始学讲福州话,也组织一些对福州话感兴趣的福州同学。我们起初在网络上找资料自学福州话,后来也有请教长辈。”

郑天镭说,当时家长都有一个迷思,害怕方言影响孩子学习普通话,尽量不和孩子讲福州话。这个现象在中国蛮普遍,加上学校老师不给讲方言。他小时候没有讲福州话意识,就不会想去学。虽然会听懂七八成,但从没开口讲过,即便讲了也怪腔怪调。

语言保护很重要

“后来自学福州话,认识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学福州话过程中,也想要做些事情来帮助人学福州话。如电子化学者整理的福州话,把福州话录音上载到网络,在网络写福州话内容文章。”

郑天镭指出,中国福州做语音保护实是困难,属于亡羊补牢之举,因为语言环境的破坏已经发生。语言环境破坏有几个层面,在年龄层方面,小孩子不会讲福州话,只有中老年人会讲。随着一代人去世,语言就消失,所以语言保护尤其重要,以保证能代际传承。

“另一方面是语言使用能力,五六十年代,中国福州广播或政府单位都会讲福州话。可是现在很少听到广播新闻和官方新闻用福州话播放,许多领域都用华语作为官方语言,福州话使用空间越来越狭窄,使用价值越来越低。”

林昊宇:拥文字拼音记录.即使断代 语言不会失传

林昊宇指出,以前福州话是口口相传,如果口口相传断代,那么语言就会失传。倘若拥有文字、拼音记录,就算有了断层,这一代人不会讲福州话,下一代人可透过书、录音,还是能够把语言捡起来。

安徽大学中文系二年级的林昊宇,为福州闽侯人,但从小与家人没有以福州话沟通,他只会听福州话,就是说不出来。到初中,透过阅读书籍,发现福州话有很多趣味,如福州话的“你”是“汝”。对福州话产生兴趣,渐渐就去学福州话。

福州人不会讲方言丢脸

林昊宇觉得自己是福州人,不会讲福州话实在丢脸,福州人会讲普通话只能算是“普通人”,不是福州人。他有强烈想学福州话的心,但是没有找到合适方法,大学一年级时在网络联系上郑天镭,双方在福州话推广都有想法,于是开始做福州话保护工作,即编辑福州话输入法。

他还做了福州话教材翻译,这些教材是卫理公会为传教士编订,该会想要外国传教士到了福州也能学福州话。同时也为外国语言学家研究的福州话制定福州话教材。林昊宇更返回高中母校去推动福州话小课堂,由学生自己组织,现在每个年级都有100人参加。

福州话语系结构复杂

林昊宇说,福州话语系结构相对其他方言来得复杂。闽语的结构和词汇和其他方言差异稍微大,从华语学习者角度来说,学福州话比学广东话更困难。不过这也是相对的,可能福州话课本少,也少有福州话广播电台,所以不是语言本身学习困难,当中也存在社会环境因素。

他指出,任何语言保护工作都要建立在足够资料之上,若所掌握的学术研究贮备不足是无从做起的。举例教诗巫福州人小朋友学福州话,如果没有教材,直接沿用福州闽侯教材是不可行。

“我们要去了解调查诗巫福州话的音调、语音变化,进行基础数字收集以提供研究和分析规律,如此才能设计出诗巫福州话的拼音,让小朋友更好学习福州话。”

鹿文泉受女友影响学习

与林昊宇是同学的鹿文泉是陕西西安人,他不是福州人却对福州话感兴趣,除了受福州女友影响,也发现福州话的独特之处。

“我家乡在陕西,人们被灌输讲方言比较土气的思想,我们都被鼓励说普通话。在学校没有人说方言,但是在家,父亲会说方言而且一直都在说方言。后来,我对这个想法改观,是上了大学认识福州话和陕西话不一样。”


卫理报总编黄孟礼(右)与3位福州话保护工作者交流。



来自中国的郑天镭、林昊宇及鹿文泉来到诗巫一周进行诗巫福州话录音采集工作。



输入福州话拼音查询福州话书写。



福州话输入法,让福州人可以方便的在电脑及手机设备上书写和查询福州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