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9 07:00:00  2100816
叶蕙/弃猫传说与诺贝尔
旅情

7月中旬,适逢薰衣草盛开的时节,数十名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研究者们齐聚北海道,出席第8届村上春树国际研讨会。我也有幸参与今次的文学飨宴,共享研究成果。

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主题为“村上春树文学中的移动”(Movement)。除了3场基调演讲和圆桌论坛,还有40篇口头论文,分为16个场次,由来自台、中、韩、日、泰、马、意等国的研究者依次发表。主要是从语言学、文学、翻译学、社会学、教育学、历史学、心理学的角度解读村上文本,互相切磋琢磨,传承研究经验。

主办单位为台湾淡江大学村上春树研究中心,北海道大学承办。

会议前后的交流时段,最多人谈论的话题就是今年村上会不会摘下诺贝尔文学奖桂冠?如果得奖,获奖作品会是哪一部?

多数人认为,最有机会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村上作品应该是《刺杀骑士团长》(2017)。

今年6月号的《文艺春秋》月刊,有一篇村上春树撰写的特稿,标题为〈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的事〉。文章插图是他小时候和父亲一起打棒球的黑白相片。他说小学时代住在兵库县西宫市,某日不知何故父亲骑着脚车载他去香栌园的海边丢弃一只成年的母猫,回家后发现那只猫居然自己先跑回来,竖起尾巴貌似开心地迎接他们。这件事成为不解之谜,也成为他和父亲的共同记忆。他说迄今还记得当时的海浪声,以及风吹过松树防风林的香味……

在文章里,村上首次书写自己的家族根源,写亲子关系,写他父亲在二战期间曾三度征召入伍,加入侵华日军第16师团,担任照料军马的“辎重兵”,到过中日激战战场的陈年旧事。村上一度怀疑父亲参与南京大屠杀,为了查明真相,他花了5年时间做调查,查阅父亲的从军记录,访问相关人士,最终弄清楚父亲并没有直接参与南京大屠杀时,这才放下心中沉重的包袱。他也提到父亲生前绝口不提战争的事,但当他还是小学生时,有一天父亲突然讲起自己所属的部队把中国战俘斩首的残忍事实。其后父亲每天吃早饭前,都会在佛坛(一个装在玻璃盒中雕刻细致的小菩萨)前闭起眼睛为战殁者诵经。村上表示那段往事沉重地印刻在自己幼小的心灵上,作为儿子的自己也继承了父亲部分的“精神创伤”。

他也提及自己成为职业作家后,与父亲关系变得更加疏离,近乎绝缘状态。直至父亲90岁去世前,因糖尿病及癌症入住京都的医院时,二人才恢复对话,进行“仿若和解般的举动”。

村上的父亲于2008年病逝,母亲今年96岁,仍然健在。

在《刺杀骑士团长》中,借由登场人物雨田政彦描述父亲的战争经历,以及父子关系疏离的叙事情节,似在暗喻村上父子的经历。有学者分析,书中老画家雨田具彦的原型就是村上的父亲。

无可否认,这部小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隐喻,除了魔幻色彩,还加入重大的历史事件,显然是村上的野心之作。

村上春树会不会得诺贝尔奖?今年10月曼珠沙华开花的时候,自有分晓。


作者 : 叶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