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9 07:00:00  2100818
周强生/不腥鮮的男人
猫圆其说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爱吃海鲜,视螃蟹如蜘蛛,喜宴里见人吸吮蟹腿内那雪白细肉,他脑子里却浮现大蜘蛛腿被吮在嘴里的聊斋画面,还是带有蜘蛛腿毛的那种,他赶紧离席找个无人处待十来二十分钟,估算蟹已被分食完毕,方回席。

上炸章鱼时,尚可,但他顶多举筷一次,放入口中但觉如嚼腥味橡皮筋,搞不懂人们何以喜爱这道菜,尤其女生,停筷的他,喜于静悄悄的看女生遇见炸章鱼,想多吃几只却不好意思一再举筷的手势,那指里掌间隐约的欲举还休,让他为之暗暗喝彩!

他听说台湾人叫炸章鱼为酥炸花枝,却没人说起何以章鱼被叫做花枝,男人心想:我懂,因为女生多喜欢收到花,所以潜意识让她们爱吃花枝,况且,古诗词中花枝意为美人,恰如晚唐诗人韦庄的〈菩萨蛮〉里所写:“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随心白话点来说就是:“若能再次见到当初钟爱的女子,哪怕白头也绝不回头。”

接下来上菜是虾,在男人眼中,虾的丑怪程度仅在螃蟹之下,好在他没联想到任何常见昆虫外形与虾相似,还能待在席上,并应酬举筷取一只放进小碟,用筷子紧压虾身,以汤匙边缘压断虾头,将虾身纳入口,快速咬嚼至烂却不吞咽,轻吐回小碟里,让虾身看来貌似已被食用即可,喝口茶漱嘴去掉虾独有的腥味,随后小心护盘不让好客之人添虾入碟,直至下道菜上桌,方可过关。

然后必不可少的,是蒸鱼,男人取一小块浅尝,旁人边吃边说:“趁热吃,条鱼好新鲜!”他口中却觉一阵淡水鱼土腥味,赶紧夹两小片腌青椒入口,靠其清爽酸甜味掩盖鱼腥来吞咽下肚。

不管是谁读至此,心里多少已有怪胎、挑食、浪费、唔识食、送你去非洲你就知等语句奉送给这男人,该怪谁呢?只怪此男天生对腥味过敏,不懂何为鲜味,鲍参翅肚虾蟹贝、寿司紫菜牛油果等他全不吃,高档美食如鱼子酱、生蚝、鲍鱼、鹅肝、雪蛤、白松露之类都只是让他无福消受的腥鲜味,肉类他只吃价格大众化的牛羊猪鸡,至于内脏如肝肺等带腥味的肯定不吃,海鲜他只选鱼,稍微有点腥的鱼他仍然不吃,且吃鱼常选煎着吃。

这等挑腥味觉,让我想起俗话说“凡事有其利必有其弊”,可对他反倒该说“不凡事有其弊必有其利”,如此挑食,居然相当省钱!昂贵点的食材他多数不吃,让他着实存下不少钱!少了口腹之欲,多了银行存款。

这男人我认识他挺久,算是朋友以上,挚友未满。我最后一次约朋友喝酒就是跟他喝,那次喝完酒后,我们吃宵夜点咖哩鱼头煲时,他点的其实是咖哩鱼肉煲,特地说明不要鱼头,只因鱼头腥味比鱼肉重。

等着上菜的午夜一点钟,他细细的跟我聊起他那不知鲜只知腥的味觉人生,听后,我说:“做个不腥鲜的男人,总好过做个爱偷腥的男人,对吧?”


作者 : 周强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