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5 17:47:43  2100896
走向负利率?贸易战促使中行考虑激进措施
国际大事

(图:法新社)

(纽约15日讯)负利率政策原本只是欧洲和日本等通膨长期低迷的经济体所考虑的非常规做法,如今对其他一些中行的吸引力正在增强,考虑用于应对不受欢迎的货币升值。

在亚洲,面对美中贸易战不断扩大的影响,澳洲、印度和泰国等各类经济体的中行纷纷大幅降息,震惊市场。

纽西兰中行约30年前就采取了瞄准通膨目标,在中行政策制定圈被视为先驱。该中行上周意外降息50个基点,甚至警告可能祭出负利率的终极武器,纽元应声重挫至3年半低点。

更多中行正在考虑这种有争议的工具,凸显各国中行面临的两难困境。全球经济放缓迫使它们走向极端,以保护本国经济免受货币升值的影响。

中美贸易战损害了全球供应链和制造业活动,令亚洲出口型经济体增长放缓,一些中行因而降息,希望通过本币贬值刺激出口。

这进而加剧对货币竞贬的担忧,一些决策者考虑采取更多激进手段。

分析说,全球进入了一个中行政策放宽周期,但纽西兰中行并非踽踽独行,其他所有人关注的正是同一件事。

但更贴近观察利率已经为负的欧洲和日本,表现充其量只能说喜忧参半。

汇率压力

直到最近,对经济迅速增长的亚洲地区多数中行而言,采取这类非常规政策措施都还是很遥远的想法。这些地区普遍较高的利率给中行在经济下滑时期降息留出充足的空间。

的确,在联储局去年底转向鸽派货币政策之前,就连过快降息都会被认为是冒险举措,因为可能触发大规模的资金外流。

但贸易紧张局势和动荡的市场迫使部份亚洲经济体,尤其是依赖贸易的亚洲经济体,想方设法阻止本币大幅升值损害出口。

在这方面负利率似乎是一项有用的工具,因其帮助扩大了这些经济体与美国的利差,阻止其货币兑美元升值。

威灵顿分析员里特尔说:“我认为负利率的主要作用就是减少汇率的压力。”

从这一点来看,该政策在欧洲取得了一些成功。自五年前欧中行采取负利率以来,欧元兑美元已经贬值了略逾六分之一。

但日本中行的经历却是另外一种情形,负利率政策对削弱日圆的效应是短暂的。在短短五个月内,日圆兑美元升值了近20%。

负利率对经济增长和通膨的影响,各地也是颇为不同。

在欧元区,6月企业平均借款成本从欧中行于2014年6月采取负利率时的2.8%降至1.6%。尽管欧元区经济增长,但现在接近停滞,第二季季增长仅0.2%。欧中行希望通膨率保持在2%以下但接近2%的水平,但7月年通膨率从6月的1.3%降至1.1%,为17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在日本,负利率的好处也备受质疑,日本中行2016年1月采用负利率时,银行贷款利率为0.80%,而今年6月为0.75%。

日本4-6月GDP较前季仅仅增长0.4%,比2016年1-3月的0.7%增速更慢。6月全国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升0.6%,仍远远低于中行2%的目标。

附带损害

施行负利率政策的最大障碍,可能就是它对金融机构的利润率造成压力。

在日本这样的损害相当显著。日本商业银行在过份拥挤的银行业在激烈竞争之下,许多银行不得不用近零利率来争夺放贷。

日本中行4月警告称,如果企业借贷保持目前的下降趋势,那么从现在起的10年内,可能有近60%的地区银行遭逢净损。日本中行不仅遭到银行业者的批评,还受到公众的指责,因为日本公众错误地以为他们的银行存款可能被收费。

联储官员也对负利率持负面看法,认为负利率在政治上不受欢迎,而且可能是无效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