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6 06:57:00  2100945
郑丁贤.扎基尔,非一般通缉犯
非常常识

我不明白,马哈迪为什么这么关心一个通缉犯──扎基尔。

之前,他说:大马不能送走扎基尔,因为没有国家会收留他。

错了。印度很欢迎他,热切的等待他回到他的祖国受审。

沙地阿拉伯也会欢迎他,扎基尔拥有沙地的公民权。

我相信,阿富汗,或是IS余孽还控制的叙利亚和伊拉克部分地区,也很欢迎扎基尔。

之后,马哈迪加重语气说:如果把扎基尔驱逐出境,他会面对被杀害的风险。

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对印度的不尊重。印度政府作为一个民主法治国家,一旦引渡扎基尔回国受审,它就有保护扎基尔安全的义务,也会让扎基尔在法庭上捍卫自己;这由不得马哈迪来操心。

马印是邦交国,大可不必让印度以为大马在置疑它的警方能力,以及低估印度的司法和法治地位。

马哈迪不相信印度也罢,可以把扎基尔送去沙地。这个人口近100%是穆斯林的原教旨主义伊斯兰国,对他的安全是最佳保障。

不管交给印度受审,或是让其它国家收留他,都不关马来西亚的事。

但是,只要扎基尔继续留在大马,大马将没有宁日。

我几年前就开始通过Youtube看了他在大马,以及在其它国家的宣教内容。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他如何宣扬伊斯兰的正确和优点,作为非穆斯林,我个人不会有任何意见。

但是,在他的宣教中,他喜欢以其它宗教,包括兴都教和基督教,来和伊斯兰比较。

如果是比较不同宗教共同的善念和大爱,那当然没有问题。然而,他的比较,却总是贬低其它宗教教义,以及挑其它宗教经典(他自以为)的毛病,把其它宗教作为错误示范,来突显伊斯兰的优越和正确。

他对其它宗教高谈阔论,不代表他了解其它宗教。在一段他谈基督教的视频,对圣经诸多挑剔,但是,有宗教学者分析,他在10分钟的演讲中,就犯了20几个错误。

而他对兴都教的诋毁,更是家常便饭。这也许源自他生长于印度,而印度穆斯林在该国是少数族群,而有很多不愉快的经验。

这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宗教行销手法,在清一色穆斯林的国家,不会有很大的市场;但是,在不同宗教共存的国家,如马来西亚,却是叫好又叫座。

原因很简单。大马的立国精神在于多元共存,因此,不同宗教之间,还能互相尊重,不会批评贬低对方。但是,这个外来的传教士,不顾大马的传统,以及宗教之间的敏感性,“敢敢”针对其它宗教,说三道四,这当然激起穆斯林本身的宗教激情。

因此,扎基尔所到之处,获得穆斯林追捧,动辄上万群众聆听。

当其它国家纷纷禁止他入境之后,他在大马却获得上宾之招待,当然更加得意忘形,赖着不走。

然而,每一次的演讲,都一再的撕裂大马社会的黏合基础,伤害不同宗教之间的谅解和情谊。

这一次,他置疑大马印裔的效忠,以及声称华裔公民是大马的客人,这绝对不是偶然,也不是一时口误,而是他的惯性。

在此之前,他曾在本地一次演讲中,以伊斯兰的教导为名说,穆斯林宁可选一个腐败、没有能力的穆斯林来领导国家,而不能选一个清廉、正直、有能力的非穆斯林来领导。

如果这不叫极端,那么,这个世界也没有道理可言了;如果还要庇护他,这个国家也没有原则可信了。

只是,一般穆斯林听众无法分辨扎基尔的谬误,以及他的偏见。他们相信扎基尔的谬误内容,接受他偏狭排外的宗教观,这就埋下大马社会的隐形炸药。

扎基尔不但是通缉犯,而是非一般通缉犯,他不但是宗教极端分子,也是思想恐怖分子。

把他送走,让他滚蛋,是惟一的选择。至于他离开马来西亚后会发生什么事,关我们屁事!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