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9 07:00:00  2101178
吴咏駩/林里的老百姓
活在自然

中学的毕业旅行,我们一班在瓜拉雪兰莪的自然公园留宿一晚。那次,我头一回看到自己期望已久的萤火虫,也第一次走进红树林里探索。

记得当时住的小木屋旁有成群的长尾狝猴。它们外貌和习性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既顽皮又有些凶恶。导游提醒我们外出时把门窗关好,以免它们入屋抢夺食物。后来,我们走进红树林步道,看见另一种样貌看起来温驯害羞的黑色猴子,成群坐在树上,一条条长长的尾巴从树上垂落下来。

中学毕业以后,我到台湾留学和工作。回国后应征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回到这座自然公园里当职员,但没被录取,却去了北方另一片红树林旁的渔村。在那里,我再次遇见那种黑色的猴子。那时,我已知道它们叫银叶猴(Silvered Leaf Monkey),成猴毛发银黑色,但刚出生的宝宝是金黄色的。有很多个早晨和下午,当我走进村后的红树林里探索、跑步或散心时,都会与它们相遇。它们的神情似乎散发着一种生命在野地里挣扎求存的凄美感,我特别喜欢。

5314LCF2019813123884518529.jpg
银叶猴。目前学者认为西马的银叶猴与其他地区(如东马、苏门答腊等地)的不同,把西马的新命名为雪兰莪银叶猴(Selangor Silvered Leaf Monkey)。

叶猴类的猴子分布于印度至东南亚一带,我国西马有4种。它们是群居动物,主要于白天在树上生活,以叶为主食,也吃果实和花朵,生性比杂食的狝猴较害羞。

就在我重遇银叶猴的那一两年里,我又认识了另一种叶猴,叫郁乌叶猴(Dusky Leaf Monkey),全身毛发也几乎黑色,但眼睛和嘴唇周围有白色的皮毛,样子看起来滑稽可爱。它们是西马最普遍的叶猴种类,主要生活于森林,偶尔也能在郊区丛林和一些红树林里看见。后来,我发现距离我家不远的荒废丛林里原来也有郁乌叶猴。有一次,它们甚至来到我家对面的住宅花园草场,并在草场的大树上留宿了一晚。从资料上得知,它们刚出生的宝宝毛发为浅黄至橙黄色,然而,我虽曾多次与它们相遇,却是在好些年以后,才亲眼见过它们黄色的宝宝。

5314LCF2019813123894518532.JPG

郁乌叶猴。

我在西马遇见的第三种叶猴,是印尼叶猴(Banded Leaf Monkey),毛发也几乎全黑。第一次看见它们,是在南部一片稻田边的森林。那时它们一小群在林边活动,一看见我们靠近,没多久即逃回了森林。第二次与它们相遇是在南部的国家公园,由于那次碰面的片刻很短,无法肯定看到就是这种叶猴。去年,我第三度与它见面,又是一瞬间(但肯定)的相遇。经过询问专家,我才知道原来它们生性特别害羞,常常见人就逃。所以,当今年初我第四次遇见它们时,我特别谨慎。

5314LCF2019813123884518531.JPG

印尼叶猴母子。

那时我看见一对叶猴母子坐在森林大树侧枝上,虽背对着我,但我直觉判断它们是印尼叶猴,于是在旁静静守了好一阵子。后来我吸唇轻声发出“吱”的一声,成功引得母猴回头一望,确定了是它。我继续等了一些时候,看着它摆换姿势侧向着我,然后再面对着我。又过了好一会儿,它才带着宝宝离开,加入后方我先前没留意到的其它成员,并发出一阵它们特有的、响亮的叫声。

西马的第四种叶猴是白腿叶猴(White-thighed Leaf Monkey),我也曾多次与它们碰面,多数都是匆匆的一见。后来又一次相遇时,它们距离我相当近,我特别紧张,不敢有太大动作,以免把它们给吓跑。结果它们不但没离开,反而经过电线朝着我爬来,并在附近逗留了好些时候。隔天,我再次看见它们,其中两只在我身旁的大树上休息、打盹,与我共度了一个舒适、美丽的下午。

5314LCF2019813123884518530.JPG
白腿叶猴。摄影/ Dancen Chuah

由于叶猴的样貌有点像人,我有时会想,它们就像是森林里的平民老百姓,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它们不会打扰我们,而是安安分分地在林里生活。如果这世界真的有一个创造或主宰者,地球上的生命都是祂的子民的话,我想,祂很难做到不偏心。比起一直想要抓住种种事物,奢望天天能过得绚丽精彩的我们,祂应该会更疼惜、更眷顾这些在大地里朴朴实实、简简单单过日子的叶猴吧。

作者 : 吴咏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