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7 07:00:00  2101302
【花踪回响】超感动的花踪研讨会/陈宇昕
星云


花踪研讨会现场。



花踪研讨会现场,左起为张惠菁、韩丽珠、言叔夏。


喜欢听韩丽珠缓缓地平静地严肃地梳理她对香港现状的观察与关怀,即便这是何其苦闷前途迷茫的一件事,她依旧如此沉着地安静地思考着,试图一点一点拨开高昂情绪为我们布置的天罗地网。

台上讲者反复告诉我们自由的价值,提醒我们记忆的自由与权利、书写的自由与权利。

李有成老师以石黑一雄为例子,探讨记忆如何被选择被摆布,那些记得与忘记以及被摆布之间,相互关系造成的爱与恨、救赎与灾难。

房慧真、裕民大哥、裕全提醒我们,记忆不稳定因此必须多方求证。言叔夏甚至提供了她记忆中登山之旅那双牵着她手的,从父亲到一个陌生人的转换之惊惧的案例。

丽珠、张惠菁老师也谈到白色恐怖,记忆之自我审查的悲哀与突破。

传说中的张贵兴追忆了个人少年时代无拘无束不带目的自由自在的纯粹写作时光,那一种状态是每个创作者最梦寐以求的。

林春美老师提醒一切资讯必先内化方能落笔;张锦忠老师则带我们回到了他的文学记忆原点;封德屏社长更是用实例告诉我们前代作家的记忆也能通过有意思的策划在青年一代写作人的手笔下展现深度和多彩。

丽珠说,失去久了就会形成空洞,你甚至说不出你失去了什么。自我审查无所不在,我在媒体工作,深有体会。

无论如何,面对记忆,我们也要有勇有谋。


作者 : 陈宇昕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