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9 07:00:00  2101421
传承方言,莫忘我们的母语
周刊专题


5564MWY2019814100154534128.JPG    
“客家人就必须会说客家话。”秉持着籍贯和方言群的认同,陈德立夫妇坚持和孩子说客家话。左起为陈厚弘、陈琳橞、爸爸陈德立、陈厚翰、妈妈廖涑惠、陈厚斌和外婆。(摄影:本报 林毅钲)


你来自哪个籍贯,会说哪种方言呢?

出生在多元族群的国家,马来西亚华人的多语环境一直都令人称羡,不仅能说华语、国语、英语,还会说上两三种方言,像是广东话、福建话、客家话、潮州话等,一人同时掌握四五种语言,多么“威水”(虽然都是半桶水)。

然而,当我们走在大城市的路上,成群的小孩不是说华语就是说英语,乃至许多城镇新村,小孩几乎都在说华语,不禁让人好奇,如今的小孩还会说方言吗?换个严肃的提问,我们的方言还能走多远?



“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槟榔;槟榔香,嚼子姜......”儿时的你,是否也学过这首方言童谣呢?

在过去那个年代,每个华人家庭几乎都以方言作为亲子沟通语。旧时有许多大家庭,爷孙三代住在同一屋檐下,每当心血来潮,爷爷奶奶就会给孙子们说说故事,念唱几首方言童谣,包括邻里之间,也是以方言来对谈。例如左边住着福建人,对面住着客家人,邻居你来我往之间,即便不会说,总能听懂几句不同籍贯的方言。

迈入80年代,大马发起 “讲华语运动”,“讲方言罚钱”成了一代人的记忆。在种种客观条件和语言环境变迁的影响之下,许多父母把亲子沟通语从原来的方言转为华语和英语。

透过日常观察,不难发现许多年轻家庭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父母双方以方言沟通,却和孩子说华语和英语;又或者父母来自不同的籍贯,以华语沟通,家中小孩自然不会接触方言。

来到今天,究竟还有多少个家庭的父母会和小孩说方言?我们曾致电询问雪隆地区多间会馆及教师,约莫一段时日,终于找来了好几位在家说方言的小孩。(难啊!)



陈家●亲子沟通,坚持用客家话


陈厚弘(13岁)、陈琳橞(10岁)、陈厚斌(7岁)、陈厚翰(5岁)4兄弟姐妹来自客家家庭,打从牙牙学语就开始接触客家话。虽不懂客家山歌,但开口就能流利地说出自己的母语。

“我本身是过来人,父母是客家人,我却不会自己的方言。”

4名孩子的妈妈廖涑惠回忆起小时候表示,自己虽是客家人,却不擅长讲客家话,唯有对着自己的公公才会开口讲客家话。“公公从来不和我们说别的语言,只说客家话。”

直至公公去世后,她长达10年的时间都在使用广东话和华语,渐渐把客家话给淡忘,包括与丈夫陈德立沟通,都是以华语对谈。

陈德立同是客家人,与廖涑惠的情况不同,父辈兄弟之间都以客家话交谈,自小具备良好的语言环境。随着新生命的到来,他提议与孩子说客家话,好让孩子掌握自己的母语。

“我们再不讲(客家话)的话,下一代就不会讲了。身为客家人,怎么可以不会说客家话?这是一定要学的。”

对于丈夫提出的建议,廖涑惠相当赞成,决心重新学习客家话,好让孩子一出生就和他们说客家话。

她笑着分享,在家讲方言并不会影响孩子其他语言的发展,孩子入学以后,同样能掌握三语。如今家中唯独小儿子陈厚翰仍未进入小学,廖涑惠笑说:“讲华语时像是外国人讲华语。”认为这是孩子学习语言的过渡期。

“当小孩在学语言的时候,你可能听不出他在讲什么语言,不懂他要表达什么。但是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他讲的是对的,他也不会弄混,他会知道对着公公要说什么话,对着爸妈要说什么话。”

廖涑惠透露,孩子们在进入小学之前基本都和她说客家话,但是入学后,与她聊天时会经常参杂华语。就读四年级的陈琳橞告诉我们,学校不允许说方言,她与身边的同学和师长都以华语沟通,鲜少会在外说方言。大抵是学习环境的转变,导致说话习惯也开始出现变化。

在有限的语言环境下,是否担心孩子会渐渐放弃使用自己的母语?对此,陈德立采取一贯的态度,孩子在跟他说话时,都必须说客家话。“只要有我在,他们就一定会讲客家话。”


5564MWY2019814100144534127.JPG    
廖涑惠(左)与陈德立(右)向来用华语交谈,随着新生命的到来,他们决定调整说话习惯,与孩子说客家话。(摄影:本报 林毅钲)



许韶恒●多语环境,活学活用

11岁的许韶恒在一个多语环境中成长,和爸爸许裕璋(客家人)聊天时,会说华语、英语以及简单的客家话,和妈妈麦依玲(福建人)聊天时,则会涉及4种语言,包括华语、英语、国语和福建话。

在众多语言之中,许韶恒告诉我们,她最喜欢的是英语。“因为英语是国际通用语言,经常会讲到听到,所以就比较喜欢。”相较之下,由于自己不擅长说方言,对方言的喜欢程度就没那么高了。

在旁的许裕璋透露,两夫妇并没对亲子沟通语做特别规划,但会尽量避免孩子学习单一的语言。“尽量让他们多听和多说。”

许裕璋本身从事金融行业,经常会接触不同籍贯的客户。“尤其在见陌生客户时,如果可以用相同的籍贯语沟通,会较有亲切感,成交率也比较高。”他认为,如果每个大马华人都能掌握3大语言和3种方言,那么在求职或营销方面,将会更加得心应手,受雇用的几率也会比一般人高。

“在大马,我们的3大语言可以通过学校和影视节目中学习,至于广东话的戏剧也很多,但是说到福建话和客家话的戏剧就非常少。”因而更有必要让孩子接触自己的母语。

在许裕璋看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语言天分。“其实我们不用替小朋友担心的,不需要为他们的学习潜力设限。”他相信在环境的影响下,人类有能力适应和学习不同的语言。



5564MWY2019814100154534132.JPG    
11岁的许韶恒会说福建话和基础客家话。(摄影:本报 黄安建)





5564MWY2019814100154534131.JPG    
爸爸许裕璋认为,掌握多种方言能让个人在职场上占优势,鼓励女儿许韶恒在家多讲不同的语言,包括福建话和客家话。(摄影:本报 黄安建)




王子旗●看电视剧学广东话

11岁的王子旗来自加影,爸爸王俊荣是福建人,妈妈吴秀清是广东人。与其他小朋友的情况相似,王子旗自小就和家人与保姆说英语和华语,但这几年来,却开始和家人及朋友说起广东话。

“在家里,阿公阿嬷之间是说福建话的,爸爸和妈妈之间是说广东话。”加上王子旗自小就很喜欢追看一些卡通片和香港连续剧,“大人看广东戏,小孩也跟着看。”久而久之,就慢慢学会了广东话。

也因为这样,平日说惯了英语和华语的王子旗,会突然和父母说起广东话来,甚至冒出几句福建话,让两夫妇感到相当意外。吴秀清见孩子对广东话有兴趣,也就开始和他说广东话。

当我问王子旗看过哪部广东话戏剧的时候,王子旗毫不犹豫地说《延禧攻略》。但,这不是中国连续剧吗?在旁的王俊荣笑着补充:“他是看广东话版本的《延禧攻略》,有时我把它转去华语,他会转回来。”不仅如此,透过看剧的爱好,王子旗还学会了几首广东歌曲。

王子旗表示自己说得最流利的是英文,接着是华语和广东话,福建话较弱。由于加影有不少福建人,让他有机会与身边的同学说上几句方言。

站在未来的角度来看,王俊荣直言本身会更加重视孩子在英文方面的学习,至于多学和多讲一些方言,其实无伤大雅。



5564MWY2019814100154534129.JPG    
11岁的王子旗会说广东话和基础福建话。(摄影:本报 黄安建)




5564MWY2019814100154534130.JPG    
王子旗的阿公阿嬷(右二和左二)说福建话,爸爸妈妈(右一和左一)说广东话,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开始对方言产生兴趣。(摄影:本报 黄安建)

   


作者 : 蒙慧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