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6 18:06:36  2101453
忧经济衰退·亚太公债回酬率重挫
国际大事

(图:法新社)

(纽约16日讯)隔夜美股10年期指标公债和两年期公债回酬率曲线一度倒挂,经济恐即将陷入衰退的担忧笼罩全球金融市场,投资人涌进债市避险,周四日本、澳洲、韩国、香港和新加坡等亚太区主要市场的10年期政府公债回酬率全面大跌。

日本10年公债回酬率下跌1.5基点,为负0.24%,稍早前一度跌至负0.245%,创下2016年7月来新低。20年期公债回酬率盘中跌至0.050%,30年期公债回酬率一度触及0.145%,双双创下2016年7月来新低。

此外,澳洲10年期公债回酬率由上周四的0.98%下跌至0.89%,韩国10年期公债回酬率由1.27%跌至1.24%,新加坡10年期公债回酬率由1.73%跌至1.61%。

美债息倒挂蔓延至亚洲

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公债回酬率曲线反转,“倒挂”趋势恐蔓延至亚洲国家,全球经济衰退警铃大作。全球公债市场持续敲响经济衰退警钟,迹象包括美国30年期公债回酬率首度掼破2%、全世界负回酬率债券总额超过16兆美元,且在美国10年期与2年期公债回酬率曲线“倒挂”(又称“反转”)后,这股“倒挂”之势也可能蔓延到亚太地区。

美国2年期与10年期公债回酬率曲线在14日出现12年来首见的倒挂后,15日于亚洲市场盘中再度倒挂;这股公债回酬率曲线的“倒挂”趋势也出现向全球蔓延的迹象,例如英国债市14日也出现2年期与10年期曲线倒挂。

在亚太地区,新加坡2年期与10年期公债回酬率差本周已经缩小至1个基点,为2006年11月以来最小,日本2年期与10年期公债回酬率曲线也正逼近1990年代以来首见倒挂的水准,澳洲3年期与10年期公债回酬率差也不断缩小,凸显市场对经济陷入衰退的忧虑。

经济学者指出,回酬率曲线通常是正斜率,因为投资人通常会对长债要求较高的回酬率。但如果投资人担心未来景气恶化,便会预期利率将下降,从而压低长债回酬率。

买进长债的另一项诱因是所谓的“正曲率”惯性,亦即当债券价格处于上升阶段时,长债涨幅会比短债大。

摩根大通专家长期投资策略专家罗伊斯指出,10年期美债回酬率可能于2021年降到0,比上个月的预期提前一年,催化剂是美中贸易战升高,使全球企业减少或延后投资。

瑞典10年期公债
首见负回酬率

全球负回酬率时代来临,10年期政府公债回酬率降至负数的国家已经越来越多。瑞典10年期公债回酬率首次跌破零,加入德国等欧洲多国与日本的行列,成为负回酬率的最新案例。

根据瑞典国家债务局资料显示,瑞典14日标售15亿瑞典克朗(约1.4亿欧元)政府公债,平均利率为负0.295%。瑞典政府本次发债共吸引24张认购标单,总金额达37亿瑞典克朗。

瑞典前次标售10年期公债是在2019年5月,当时利率仍有0.25%。如今瑞典追随德国、瑞士、日本等国家的脚步,加入负回酬率俱乐部。

10年期公债回酬率出现负值的国家以欧洲为大宗,德国公债的回酬率水准为负0.668%、瑞士为负1.15%、瑞典为负0.357%、比利时为负0.331%、丹麦为负0.632%、法国为负0.381%、荷兰为负0.552%,亚洲的日本为负0.237%。相较之下,美国指标10年期公债回酬率目前位在1.549%。

政府公债价格在过去几个月快速扬升,意味着投资人如欲获得正报酬,必须寻求到期日更长的债券,或是承担更多风险。债券价格与回酬率呈反向变化。

瑞典经济出现恶化迹象,再加上全球经济成长持续显露疲态,皆为瑞典公债回酬率带来压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