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6 19:10:33  2101503
内需带动·强于邻国·次季成长4.9%超预期
纸上谈经

诺珊霞表示,我国上半年经济增长4.7%,仍处于舒适水平,因此维持全年经济增长4.3至4.8%目标不变。

(吉隆坡16日讯)在服务业和制造业两大成长引擎带动之下,大马第二季经济成长加快到4.9%,不仅高于第一季的4.5%,也超出市场预期的4.8%,成为第一个第二季经济成长加快的东南亚国家。

全年成长维持4.3至4.8%

我国上半年经济增长4.7%,国行维持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4.3至4.8%目标不变。

国行总裁拿督诺珊霞在次季经济汇报会上表示,尽管全球经济逆风,但我国次季却加速增长,有赖于私人领域开销走稳、商品输出复苏和高净出口抵销公共投资活动低迷。

诺珊霞表示,我国上半年经济增长4.7%,仍处于舒适水平,因此维持全年经济增长4.3至4.8%目标不变。

“不过,最新的全年经济目标将在10月11日公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公布。”

她补充,我国经济多元化、政策空间和外汇储备充裕,加上就业市场健康、基础建设和投资增加,将扶持未来经济增长表现。

“此外,2020年大马旅游年若能提高旅客消费及旅客人数也将为经济带来扶持。”

第三季料更好

与此同时,大马统计局首席统计员拿督斯里乌兹尔表示,随着迈入第三季,领先指数已透露出经济将取得更好的增速讯号。

“从去年第三和第四季来看,第四季经济增长最为缓慢,而经济增长火车头仍取得平均6%增长,因此我们有信心下半年经济增长将更为强劲。”

内需仍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而在稳健的家庭开销和涨幅惊人的私人投资扶持下,次季增长达4.6%,优于前期的4.4%。

次季私人消费相比首季的7.6%,取得7.8%增长,归功于真实收入增长3.6%高于平均增长,以及政府的津贴辅助如生活援助金增加了家庭消费。

值得注意的是,在供应与服务花费下降下,公共开销从首季的6.3%显著放缓至0.3%。

私人投资快速增长1.8%
公共投资萎缩减缓

由于制造与服务业的资本支出增长支持,私人投资次季取得1.8%的快速增长,相比首季萎缩0.4%,但国行认为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房产业务的普遍疲软,将在未来持续拖累投资增长表现。

而公共投资萎缩亦有所减缓,从首季13.2%至9%,促使固定资本形成总额(GFCF)取得0.6%的微涨。

在制造业出口持续增长的背景下,大宗商品出口出现反弹,助次季出口取得正面增长0.2%,而进口萎缩也从首季2.5%放缓至1.2%,使得次季经场账盈余至143亿令吉,相等于国民总收入(GNI)的3.9%,维持可观水平,国行相信今年将维持贸易盈余状态。

供应面方面,所有领域都呈现涨势,尤其是矿业领域因去年天然气供应中断导致次季生产恢复,在经历过6个季度萎缩后首度取得2.9%增长,而服务、制造和农业仍为主要推手。

贸易摩擦料减弱出口

至于贸易战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诺珊霞引述国家银行最新研究报告,称一旦现有贸易摩擦通通发生,预见可能减弱大马出口和GDP增长0.2%和0.1%。

“新预测数字远低于2018年第三季预测经济下滑0.9至1.1%、出口减少1至1.5%,主要是汽车和科技进口关税课征时间表已从2019年延至2020年,降低今年的下行风险,同时年关将近也将降低新关税落实的风险。”

不过,她补充,贸易战可能旷日持久将对2020年形成更大的下行风险。

外资撤资51亿
马币次季贬1.5%

诺珊霞表示,今年第二季马币兑美元走贬1.5%,主要受外资撤离51亿令吉影响,但马币整体走势与区域货币一致,预见未来外围因素将继续牵制马币走势。

回酬佳
反映债市深度多元化

“今年以来,马币兑美元贬值1.3%,走势与区域货币一致,而大马债券回酬率表现也较部份区域国家来得好,反映出我国债市的深度和多元化。”

至于国行和政府会否出台措施来稳定马币,她说,马币扮演着良好的外围冲击缓冲器角色,弹性的货币走势成功缓冲外围利空因素对国内经济的干扰,确保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我们在过去多次危机看到更剧烈的马币汇价起伏,并不认为当前走势过去激烈,并足以对经济带来冲击。”

她坚信大马弹性的汇率政策将确保经济可持续应对外围冲击。

“外围调整是必要的,任何过激的波动将透过针对性外汇干预措施进行管理,同时国行也将继续深化国内金融市场,特别是强化对冲弹性和工具层面。”

续监控局势
引导利率调控方向

诺珊霞表示,国行是区域率先减息的中央银行,而减息反映出国行采用先发制人(pre-emptive)货币政策来应对潜在外围冲击,未来将继续评估和监控局势发展来引导利率调控方向。

“我们将继续评估外围发展对国家经济中期影响,而一切将由货币政策委员会决定。”

货币政策委员会将在9月11日召开议息会议,而市场普遍预期国行将维持利率不变。

询及美国公债回酬倒挂是否意味全球经济衰退在即,她认为,当前的情况与过去不同,并不预见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

“美国公债回酬上一次出现倒挂现象正处于货币紧缩周期,但现在全球中央银行正采取宽松货币政策,部份经济体利率更低见零,因此这次的情况截然不同。”

富时罗素欣慰岸内市场深化

诺珊霞透露,国行已与富时罗素(FTSE Russell)良好接触,他们也对国行祭出的深化岸内市场措施来提高投资者对冲弹性感到欣慰,而今日公布的系列新措施也意在进一步深化岸内市场。

“不过,大马是否能因此免遭富时罗素踢出富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仍交由他们决定。”

富时罗素是在今年4月表示,由于对市场流动性的担忧,可能将大马从其世界债券指数中剔除,而国行也随后公布系列措施,包括提高透过重购协议作为做市活动、扩大现有弹性对冲计划规模至信托银行和全球托管机构、提高对冲参与者管理外汇风险的弹性等措施积极应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