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8 08:00:00  2102052
郑钦亮.江山多变江湖多事
亮剑

关心华社华教权益的华裔过去两个星期的日子并不好受,可说是被愤怒、失望和无奈三种负面情绪循环干扰,这在以前,即是前朝政府的时代也是常有的事。

据说有人“想通了”后觉得没有什么,马照跑舞照跳,问他开窍的法门是什么,他说虽然政府换了,但官还是以前的官,人还是以前的人,脑袋没换,这样子的团队,不公不平不合理的政策哪里会换?所以要求太高的人都是想不通的人!

这么高的适应境界,可不是每个大马华裔能够办得到的心甘情愿妥协。

江山如此多变,江湖如此多事,理论上也不应该全是希盟政府要的,那太不符合一般人性,他们毕竟还是高智慧人类,况且世界上的每一个具争议性课题和事件,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答案,一个考量,不然什么事情都很好办了。

因此你得相信,哪一个涉及的阶层和族群所发出的各种声音,政府是听得到也消化得到,最终不遂你所愿,并不完全表示他们的看法有所不同,只是他们的目的不同而已。

比如那个莫名其妙的印度通缉犯扎基尔事件,你当政府傻的发神经的吗,竟然分不出什么是骗子和极端分子?有专家说,其实这是我们不容易理解的偏激思维和意图作祟,即是政府机关里有一些这种思想又有影响力的人巧妙的趁着这个契机,利用这个通缉犯发表偏激言论来教训和干扰“得寸进尺”的非穆斯林,不然他哪敢胆生毛的触犯我国法律?

哪,现在果然惹到许多大马人生气了,百多人报案了,警方不得不采取行动了,首相敦马也说了,如果这个印度通缉犯的言行确是有损我国安宁,挑衅我国种族仇恨,政府将会撤销他的永久居留权。政府不是傻的啦!

而且,就算最后印度通缉犯必须离马,对那些有心人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反正他们要教训我们的目的已达到,以后要用到的时候,再找来一些这种极端分子呗。

再说毒工厂莱纳斯事件,如果真要说政府是为了那几十亿投资而不理会人民和下一代的健康,等于是说政府排除人性了,理论上不应该是这样。有很多人有很多种猜想,比如猜这家毒工厂的公司结构还包括一些暂时动不到的大人、当年签下的合约太严苛,须时研究、涉及国与之间的外交、给他做几年再处理……。毕竟莱纳斯这类毒工厂是世界多国都怕要的,政府目前多位大官多年前也都签下了拒绝莱纳斯的宣言,如今他们胆敢厚著脸皮留下毒工厂,肯定不是头売坏了,但一定是无可奈何的无力说NO。

再再说爪夷文事件,这股巨浪有多大?509时华裔反对国阵的力量有多大这次的反应就有多大,但为什么当时最大的得益者行动党竟然还对着这股力量干呢?真是做了官就换了脑袋吗?我还是觉得火箭有他们的难言之隐。感觉上,这课题与印度通缉犯的案例有着同样的分子在玩着同类的小拿破仑意图,只不过是拿着正牌,比通缉犯强。别以为那些大官不明白这文字我们学了没有用到,他们也一样没有用到好不好,只是首相未必听到完全准确的报告,形势也逼到火箭没有第二条路跑。

作者 : 郑钦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