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0 06:50:00  2103029
林瑞源.被恐惧绑架的希盟
风起波生

首相敦马哈迪很在意希盟被指是“国阵2.0”,他强调只有瞎眼、耳聋及哑巴的人才会说希盟政府与国阵政府毫无差别,还举出许多例子加以说明。

不错,希盟没有贷款420亿令吉,没有设立一马公司,但所谓的希盟政府与国阵政府没有分别是指国阵奉行种族政治,因此人民长期分化、种族情绪高涨,现在希盟也逐渐陷入同样的困境,种族和宗教课题纠缠不清,引发大家对新马来西亚的质疑。

如果希盟终止国阵的政策,推翻前朝的决策,不要把责任都推给前朝,并且制定符合新马来西亚理念的新政策,那么才能让人民对希盟有不同的感觉;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都不敢签署,有什么不同?

此外,虽已改朝换代,但仿佛回到马哈迪1.0的时代,一些旧计划重新推行,比如向东学习、第三国产车,或者是重提宏愿学校、英语教数理、马新弯桥、一级方程式赛车(F1)。希盟政府应有新的概念,才能让人耳目一新。

敦马抨击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奈克指“华人是客人”的言论激起了种族关系紧张,这才是新马来西亚精神的体现,希盟应继续遵循这样的路线。

华人及印度人是国家的一分子,一些反对党为了政治利益,是非不分,维护一名逃犯,毫无原则可言。

希盟要与国阵不一样,就必须坚守民主、公正、诚信及廉洁等原则,但令人担心的是,希盟会因为惧怕而放弃原则,包括害怕失去政权,不敢打破种族的框框;害怕流失马来票,不敢推行积效制。

当希盟的勇气及原则被恐惧绑架时,他们就不敢发声批评及纠正不正确的决策,比如13名现任内阁部长于2012年还是在野党时,参与了“为马来西亚收割希望的季节”(Musim Menuai Harapan Untuk Malaysia),签署《希望之书》,支持关闭莱纳斯稀土厂;在内阁决定更新莱纳斯的营运执照6个月后,这些部长只能声称他们的立场与2012年一样,维持不变。

看来希盟领袖对于眼前的考验,都是小心翼翼,避免希盟政府垮台,例如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提醒该党国州议员于此关键时刻,不要出言抨击希盟盟党的领导人,否则最终不仅会导致希盟瓦解,也会让新马来西亚的希望破灭收场。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也有同样看法,他强调,希盟四党唯有结盟才能赢得政权,因此他呼吁党员勿对外发表声明斥责希盟友党。公正党主席安华则表示刚从麦加朝圣回国,在了解扎基尔及爪夷文课题的来龙去脉,聆听党领袖意见后,再发表看法。

权力转移计划也可能激发内部矛盾,导致分裂,这是希盟领袖的另一个担忧。因此现阶段大家都不敢触及这个课题,希望船到桥头自然直。

与此同时,反对党也在追击希盟部长,譬如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促请那些在国家政策上与首相唱反调的内阁部长辞职,他是针对抨击扎基尔的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则炮轰教育部长马智礼在爪夷文单元上没有争取和捍卫马来语,要求教长辞职。

希盟领袖害怕一旦政府瓦解,将没有第二次执政的机会,而反对党的步步进逼也让部长战战兢兢。部长们回避敏感课题,不敢提出看法和建议,慢慢的希盟政府就会变得平庸,一切听取首相的指示。当希盟政府被问题淹没,就举步维艰,和国阵政府没有差别。

希盟内阁有很多年轻人,年轻部长应该发挥创意思维,却受到上层的约束,再加上维护政权的重担,压到年轻部长只能照章办事,实属可惜。

希盟领袖的恐惧将能够轻易的被内部和外面的人士利用,在步步为营的氛围下,不会有新的政策和经济方向,坊间信心将消磨殆尽。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