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4 18:31:10  2103412
猪油炒粿条有传人
有故事的人

1121CSC20198181824204615726.JPG
刘彬宽.42岁.槟城人.小贩

半个世纪前,我的外公“猪肉叔”陈源发每天清早骑上老铁马,在丹绒武雅的蕉风椰雨之间穿梭,车尾架露出所兜售的膘肥猪肉。

那时的人见到他的肥肉,口水就往肚里吞。

人们见到外公的肥肉,就会想到外婆猪肉婶在市镇裁缝店前档口卖的炒粿条,热腾腾的炒粿条上面有赤黄的猪油渣,叫人食指大动。

今天的丹绒武雅,豪华公寓和百万豪宅林立,海滨路和水池路各有一家国际学校,山脚下的建筑群是拉曼大学学院槟城分院,过去典型椰树之下一大片香蕉树的情景早已消失。

丹绒武雅人想起过去老市镇巴士车头对面猪肉婶香喷喷的炒粿条,一边想念一边流口水。

而这一道完全以猪油炒出来,撒上香脆猪油渣的炒粿条,已经传到我的手,并未失传。

想吃的话,请到水池路新开的赢家饮食中心。我在那里的晚市档口售卖来自外婆的家传炒粿条。

其实我的炒粿条传自母亲陈雅兰。母亲年轻时经常在档口帮忙,继承外家猪油炒粿条的绝活。

当年的炒粿条有外公的猪肉作后盾,可以加料推高炒粿条的美味。今天若如此加料,诚然是不计成本了。

为了让家传炒粿条重现丹绒武雅,我现在也不计较这么多,1斤肥肉9令吉以上,我丝毫不吝啬地每次2公斤的炸油,把肥肉炸成赤黄“花生米”。

“花生米”炸得伙粒越小越香脆,而所产生的猪油更美味,可是,所使用的肥肉会更多,成本也蹭蹭蹭往上升。

我的重点是,一定要重现儿时百吃不厌外婆的炒粿条,赚少一点也无妨!

作者 : 周新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