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0 19:24:00  2103441
刘黄来·经验与运气
大新闻笔

采访意外新闻,与一般新闻最大的差别是,后者有人会给记者所需的资料,意外新闻则必须由记者去“探索”所需的资料,有一定的难度,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

有时候,采访意外新闻的记者,有如漫画名侦探柯南查案般,需要自己去分析案情,然后寻找可以回答疑问的适当人选。

很多时候,意外记者收到的案件现场是地区,并没有确定的地点或位置。

不久前槟岛发生喝假酒中毒死的事件,有一晚,记者收到消息,指警方已捣破炼假酒厂,但当时还不知道取缔的地点,记者也只能蓄势待发,完全做不到什么。

隔天早上,记者探到路名,数名同行就摸上那条路去。这条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至少有近百间房屋及店屋,目测并看不出哪一间屋子曾被警方取缔过,就好像色狼不会在脸上印上“色狼”两个字。

后来记者也选择最基本的方式:沿家挨户地询问,毕竟警方取缔行动无法在暗中进行,必定会惊动到当地居民。

后来,果然给记者问到有关单位,记者也从单位外的垃圾桶内找到警方搜证用的手套。

很多时候,记者收到的消息,有确定的地点,但现场已曲终人散,要如何拿到所需的资料,除了考验记者的解析能力,有时还得依靠“意外”运气。

有时候,早到现场也未必是有效率的,反而迟到现场可能有意外收获,但这都是要看运气,很难说准。

去年某个晚上,某公寓发生女住户被前夫砍断手掌的事件,某报记者先收到消息,当晚采访并在脸书上发布独家新闻报道。

虽然某报记者是独家采访,但最重要的砍人动机却没提到,仅猜测性地处理。

那晚我睡得很熟,第二天早上醒来刷脸书,发现某报的相关新闻,就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希望可以查到动机。

由于是早上的缘故,案发现场的停车场很少人,我也问了几个出现的居民,但他们都说事发时睡了,所以不知情。

后来,我就开始观察出现的居民,当我感觉到这个人似乎知道内情(靠第六感和经验),我就趋前探问对方。

果然,我问到的居民认识伤者,并知道伤者住哪一楼层,但可惜不知道门牌。

虽然每一楼层有数十间单位,但我至少把目标缩小到一个楼层,所以我也到该楼层继续搜查。

那时,我的“意外”运气发挥了作用,我问的第一个居民,竟然就是伤者的母亲,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而我也如愿地完成我的采访工作,并将之处理成完整的新闻报道。

当然,采访新闻始终无法依赖运气,经验还是很重要的,经验才能够让人前进。

只可惜,许多新人只听到“意外记者需要24小时on call”就却步,根本不愿尝试当意外记者。

所以,现有的意外记者也要像许多会馆的会长般申诉:我们意外记者也面对青黄不接的窘境啊!

作者 : 刘黄来(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