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4 07:00:00  2103520
萧婷文/怀疑长辈失智了吗?其实你不懂他的心
优质生活


黄耀庭:处理“心”比处理脑子更重要。


医疗与科技的进步,使得人类的最终寿命不断地往后延,但许多人并无法为此感到喜悦。根据国际失智症协会(ADI)推估,全世界平均每3秒就有一人罹患失智症,预防失智症、了解失智症便逐渐成了健康议题的显学。在相关单位投入资源,希望民众了解失智危机、提早就医的同时,有失智症临床十多年经验的心理师黄耀庭,却提出另一个反思:问题或许不是失智症造成的。

“我是任职失智症共照中心的心理师,大脑变化一直是我很有兴趣、愿意一生投入的领域,如果能帮助家属少走冤枉路,尽量建立心理建设和生活调整,提供失智不同阶段应该准备的事;也让家属可以了解,许多失智病人是因为病了才有这些行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可以带给家属很大的宽慰和力量。”

“但在接触这么多个案下来,我发现许多家属认为的‘失智症’,可能是长辈有老人忧郁症(失智症精神行为症状之一),或因性子太急躁才忘东忘西(健忘会容易联想到阿兹海默症),甚至让许多家属担心的幻觉、妄想、谵妄以及梦境中的故事等等,或许不一定都是由失智症造成,有时候我们‘正常人’也会出现这些症状呀!感冒、睡不好等身体状况不佳时,是生理异常所造成的。”

黄耀庭提到,对失智症状有所警觉、提早就医与确认当然是好事,但他长期的经验下来,观察到许多人是因为对失智感到焦虑而急着就医,可是他一层层地“剥洋葱”后,在这些假性失智的背后,可能隐藏着长辈需要被关怀与陪伴的心理状态。

他只是忧郁、无助与孤独

“许多长辈年轻时过得艰苦,在没有人可以诉说的情况下,在晚年会重复地说自己过往的辛酸;或是长辈感到孤单而无法改变现况时,他可能会一再地问同样的问题,例如:孙子在哪里上班?等重复的问题。其实,他可能找不到话题好聊,只好重复问题,也有时长辈只是希望,有人能听他说话。”

担忧长辈罹患失智症,是出自晚辈的关怀与孝心,但比起怀疑有失智症,我们是不是能在日常生活中多陪伴长辈,去看见他的需要,他或她都不只是长辈的身分而已,与我们每个人都相同,他们都需要爱与支持,在感到青春年华逐渐逝去的暮年,他们需要我们的问候与聆听,去吹散孤单与寂寞的乌云。

“可以的话,我们也可以协助长辈完成他们的梦想。”黄耀庭分享他日前接触的失智家庭。失智父亲已经是失智中后期了,仍希望能到日本参加同学会,一般的观念都会劝退,但黄耀庭评估后大胆建议:“就去吧!”又过了几年,他的儿子又来询问,能否带失智状况更加严重的父亲出国,“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出国的机会。”这次黄耀庭也鼓励他。

当儿子再度回诊,他感动地说:“为父亲感到骄傲。”本来是给父亲的圆梦之旅,却让他更加了解父亲在壮年时的成功事迹,他看到的父亲不是失智症患者,而是生命圆满、有所成就的人。

“多关心家中的长辈,大脑很复杂,心,也很复杂。处理‘心’比处理脑子更重要。”表面上我们以为在帮助长辈,实际上我们一直被长辈帮助着,没有他们的付出,怎么会有现在的我们。

黄耀庭心理师在这里跟大家聊失智喔:https://reurl.cc/bMdO6


作者 : 萧婷文(寄自台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