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1 17:20:18  2104014
电竞高手 典当健康·一夜致富的风光背后须付代价
天下事
3797CSC2019820135574640308.jpg
第九届Dota 2国际邀请赛周二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震撼开幕,支持者欢呼声响彻全场。(法新社照片)

(中国.上海21日讯)近年来,电子竞技催生多名百万富翁,丰厚的奖金让许多玩家一夜致富。然而,健康问题依旧是他们挥之不去的隐忧。

备受瞩目的第九届Dota2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简称TI)周二在上海掀开战幔,16支来自世界各地的战队会师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争夺超过3300万美元(约1.38亿令吉)的总奖金。

消化不良视力降手腕痛

不过,玩家光鲜亮丽的背后却隐藏了不为人知的辛酸。这些年轻玩家必须面对视力、消化不良、手腕等病痛的困扰。

第一届TI冠军战队Navi玩家Blizzy控诉,自己当初听闻玩家在玩游戏时受伤时感到“不可思议”。不过这名24岁吉尔吉斯玩家早前被医生告诫,他因患上“数码眼疲劳”导致视力下降,必须修养半年。

Blizzy指出:“我之前从不会担心健康问题。但如今我感觉我的视力越来越模糊,我真的觉得开始看不到了。”

“我玩电子游戏已有10年了,因此我的视力并不好。”

他被告知必须戴眼镜,但因不舒适和不影响其表现而一再拖延。尽管医生要求他多做些简单的眼部运动,看上、看下、看左、看右,不过他承认没做。

Blizzy称:“医生说我必须修养半年才能康复,但我不能这么做。我必须继续玩下去。”

法新社与多名玩家进行访问后,发现许多电竞职业玩家深受“腕隧道症候群”(Carpal Tunnel syndrome)之苦。

这是一种常见的“职业疾病”,多发于键盘与滑鼠使用者、木匠、装配员,原因是手和手腕经常重复动作,导致大拇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麻木、产生烧灼感和刺痛。尽管这算不上大毛病,可是一旦发作,严重者会痛到睡不着或举箸都难,影响生活品质、造成工作不便,有者甚至要动手术。

久坐不动引发脊柱问题

一些玩家甚至因长期久坐不动,引发脊柱问题,有者甚至被迫动手术和放弃追梦。

TI5冠军队成员之一、加拿大华裔玩家寇蒂斯.凌(Kurtis Ling,外号2000哥)说:“我曾是玩家,但最终因手臂和手腕疼痛被迫放弃玩家生涯,转做教练。”

Mineski战队的菲律宾玩家莱恩(Raging Potato)控诉,他每天必须参与12小时的集训,尽管他的视力未受影响,但他经常感到身体酸痛。

战队须拥”心灵辅导“专家

他表示,在电竞追梦最大的障碍在于心理,因此其战队拥有一名“心灵辅导”专家。

寇蒂斯.凌指出,随着电竞业的蓬勃发展,行业人士开始意识到物理治疗师的重要性,因此开始招入一些物理和心理专家,惟许多战队因资金问题而忽略之。

俄罗斯班霸威劈(Virtus Pro)战队总经理迪瓦严金表示,许多玩家缺乏对健康饮食、运动和坐姿的意识。

他说,我们有一些玩家因肠胃问题而无法正常发挥。我们试图改善情况,但这已成为很多玩家的习惯,一时难以改变。

第九届Dota2国际邀请赛
奖金逾亿电竞史上最高

今次奖金也将是电竞史上最高的奖金记录,已突破3358万美元,而且由于奖金一部份来自群众募资,所以还可能继续攀升。

历经15日至18日的小组赛后,晋级的16支队伍从周二起分为胜部组与败部组,争夺世界冠军。根据官方公布的奖金分配比例,冠军队伍可独得45.5%奖金,以目前数字换算,高达1503万美元,而且还可能再度攀高。第二名可分到13%、第三名9%、第四名6%、第五至六名3.5%,基本上前六名便已瓜分掉总奖金的80%。

Dota2比赛由两队对战,每个队伍有五名玩家,意味着每位玩家将分得超过300万美元的奖金,超越超人气电玩《堡垒之夜》(Fortnite)世界冠军玩家Bugha的奖金数额。

3797CSC2019820135554640306.jpg
来自欧洲的OG战队去年一黑到底,成功问鼎冠军夺下“不朽之盾”,丰厚的奖金也让银行户口一度仅剩20美元的Topson(中)一夜间成为百万富翁。(法新社照片)



电竞比赛过程紧张
存在精神健康风险

目前为止,对于职业电竞当中存在的精神健康风险尚未有重大的研究。不过,很多专家都通过一些案例将电竞与焦虑症和精神崩溃联系在一起。大多数电竞选手在25岁前就退役。

加州的体育心理学家加德纳博士与参加TI比赛的DOTA2队伍接触过。他向BBC表示,从他观察到的来看,这些电竞比赛的紧张过程,对于电竞比赛的质量和选手的健康可能起的都是负面影响。

“无论是在DOTA2还是在现实世界里,人们都以为越多就越好,”他说,“而我确实认为,你在到达一个点之后,就会开始下滑,从认知、体力、情绪和精神上(都受影响)。”

加德纳博士第一次与DOTA2团队合作是在去年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TI比赛上,他说当时队友都互相争斗,他们当时精神很呆滞,一直到凌晨都在“不加思考地打游戏”。他们的一天基本上就是:吃饭,睡觉,游戏,重来。

他说:“我个人并不认为任何人在凌晨两点、三点、四点能够练到好技术。”

3797CSC2019820135564640307.jpg
现场观众眼见自己支持的战队在对战中取得优势时,不禁放声欢呼,并挥舞着队旗。(法新社照片)



调整时间表减健康风险

看见年轻选手养成可能有害的习惯,他就给他们设定了新的时间表——灵感是他从职业美式橄榄球和棒球运动员那里学来的。

队友们不再午饭时间才起床,然后马上打DOTA2,而是早上9时30分就起来,准备一下,然后在10时去健身房。

之后,他们会打6个小时的DOTA2,从12时至6时。晚上,他们就爱做什么做什么。

他发现,这样下来,队友们很开心,更健康,合作更和谐,在实际比赛中的表现也更好。

电子竞技的确是存在争议性的,但是加德纳希望,因为它是一项相对年轻的运动,队伍能在未来开始“重质而不是重量”。

职业电竞选手
每天训练8到16小时

来自世界各地的竞技选手有很多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参加比赛给他们一个功成名就的好机会。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小镇伯茨格罗夫的16岁高中生凯尔.吉尔斯多夫(KyleGiersdorf)在游戏里的名字是Bugha,上个月便在《堡垒之夜》世界杯赢得冠军,赢得300万美元的奖金,让他一夜变成一名百万富翁。

不过,对许多职业电竞选手来说,这些钱并不是那么容易赚。

来自曼谷的20岁职业电竞选手阿努猜的游戏名字是Jabz。他的团队Fnatic是目前为TI比赛进行专门训练的精英电竞队伍之一。

职业选手时间表更紧凑

Jabz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他从13岁开始就打电竞。当时虽然只是爱好,但是他已经会在非休息日的课余时间每天打7个小时,周末则会玩13个小时。

现在他成为了职业选手,他的时间表变得更紧凑了。

他说:“我们通常都会在早上10点钟左右醒来,冲个澡,吃个午饭,然后在10时30分就会(全队)开会。

那之后就是与圈内的队伍进行3个小时的训练比赛,并且进行大量的讨论。”

“我们通常在傍晚6时吃晚饭,这是训练比赛中间的间隙,最后在晚上10时进行终场讨论。然后我会再打一些公开排名的比赛,进一步锻炼自己的技术,直到凌晨1时。”

26岁的澳洲籍选手丹明(DamienChok)在DOTA2里的名字是Kpii,他的时间表也是类似的。他向BBC表示,他的团队Mineski每天在一起练习大约8小时,之后他会再花几个小时单练。

这一点都不罕见。今年TI其中一支队伍的经理人杰克.陈(J a c kChen)表示,大多数的竞技选手“经常是在一天8到16个小时的范围内”。

面对最强对手考验独一无二

“我们是在电子竞技界的珠穆朗玛峰赛事里争夺它的最高荣誉,”

他向BBC表示,“这是一项定义一个DOTA玩家生涯和功绩的赛事,与世界最强的对手竞争,对他们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考验。”

虽然这是一项“改变人生”的比赛,但是杰克.陈表示,它也是有不好的一面。“竞争很激烈,而某些时候这意味着事情会超出玩的程度,变成工作。每个人都必须牺牲一些东西,去做一些他们本来不会做的事,来争取优势,在一个一直演变的领域里不断进步。”

成名后受公众审视
每次犯错遭毒舌

电竞选手突围后,一夜成名天下皆知,但公众审视也会随之而来。

美国体育广播机构ESPN的电子竞技记者厄尔伯格在去年曾报道过,这些电竞选手面临的猛烈批评:“在舞台上比赛,每一次犯错都会在Reddit、推特(Twitter)和其他网络平台上受到恶毒的批评。”

他提到去年8月世界格斗游戏大会(简称EVO)上的“令人担心的一幕”。当时,顶尖选手贾斯汀.麦格拉思(游戏名“PLUP”)就在舞台上恐慌发作。

“全世界没有任何其他运动项目可以这样。今天你还是一个自己玩游戏的少年,因为有人在网上看中了你,第二天你就扔到一个舞台上,让几百万人评判你,”他说,“这当中几乎没有过渡期,没有蓝图指教你如何去应对批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