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2 07:40:00  2104096
黄子豪.敦马给了安华翻身机遇
花旗物语


其实,希盟政府最近在马哈迪领导之下所犯下的一系列错误,可以是安华翻身的机会。

让我们回到509大选前,那时候对于希盟来说,最适合的首相人选是马哈迪,因为他可以分裂巫统的马来票,并且给保守马来人一颗定心丸,进而带动希盟向马来腹地选区进发。事实证明了这个布局是希盟扭转2013年大选功亏一篑的关键因素。至于下一届大选,环看现在希盟内忧外患的窘境,推举下一届大选领军人物,首要的条件即就是有能力团结希盟大多数的成员(很难说四党,因为土团党的立场有很大变数),并有足够强大的民望带领希盟保住布城。保住政权,是唯一任务,没有其他。

时至今日,希盟在执政区区两年过后就陷入政权保卫战,和马哈迪一系列的失误不无关系。虽说希盟为了保住马来人票而做出不少妥协,这还算可以明白的政治计算,但莱纳斯的废留,就成为了压倒希盟的一根稻草。毕竟没有人愿意留着一颗计时炸弹在附近。纵使当权者声称会建立安全设施,但事关健康安全,绝没有人会为此妥协。

而在这个议题上,赛沙迪说的没有错,全体内阁成员皆支持延长莱纳斯的执照。因为在西敏寺内阁制里,内阁部长实行集体负责制。任何部长都可以在内阁表达本身、本党的意见。但是一旦内阁做出议决,那么相关部长就必须对相关决定集体负责,或者辞职以明志。所以,杨美盈在相关议决过后依然是部长,也就等同认可莱纳斯可以留在马来西亚。从这个因衍生出来的果,就是所有现任内阁部长就成为了马哈迪的陪葬品。而安华显然在这个节点上意外获得优势,那就是他并不是内阁成员,而不必负上直接的政治责任。

在政府民意高企的时候,作为内阁的一员是可以沾光并连带提高本身的政治资本。但是如果现任政府的民望在不断下滑,那么保持距离甚至割席就是一个更明智的选择。现任英国首相约翰逊,原本是前任首相梅伊2016年上台时的外交部长。当梅伊为脱欧闹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约翰逊以不同意首相政策的借口在2018年辞职。这种表面看起来明志,实则要和首相割席,以待最恰当的时候自己出马竞逐首相大位的做法,让他在2019年终于登上首相大位。这个路线,是值得安华参考的。

安华现在应该要聚焦构建下一任首相的执政路线、席位体系,让全体大马人看到一个和马哈迪有分别、更进步、更包容的政治体系。马来人方面,除了笼络马来统治者,安华应该以希盟共主的身分深入马来腹地争取他们的支持,并通过依然受他指挥的公正党内阁部长所拥有的资源,整合这股以乡区为主的政治势力。唯有解决了希盟这个软肋,那么接下来的施政才可以不受种族、宗教课题的肘制。至于城市的马来人、华人等,则可以通过一套和马哈迪显著不同的政治纲领,来稳定他们的支持。

就算必须退一步筹划,那安华也可以代表执政联盟进步的声音,把非内阁成员的身分优势最大化,在行政体系外掠阵,通过对马哈迪内阁不合理的政策唱反调,进而把进步派的选民稳定下来。最后,安华必须重拾当年青年领袖的魄力,致力耕耘18–21岁的群组。这些人,才是未来的造王者。

作者 : 黄子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