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1 23:46:15  2104230
大新闻笔/陈嘉盈‧吸毒者,叫我如何看你?
大北马

那是一个令人心碎的夜晚。

几个小女孩面对突然闯进屋,并给她们父亲上手铐的警察,吓得卷缩在房间一角不停地哭泣,当中,年龄最小女孩只有3岁,她蹲在妈妈身边,也吓得大哭。

看到这种情景,我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相机,朝那小女孩走去,并且柔声安抚道:没事的,警察叔叔只是带你们爸爸回去问话,很快就把爸爸送回来。

警察在家里头搜到毒品,吸食工具以及疑用来包装毒品的透明塑料袋,怀疑小女孩的父亲不仅仅是吸毒,还有贩毒。警察还告诉我,根据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39A(2)条文,藏毒是不能被保释的,所以女孩爸爸被带走以后,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他的家人了。

我转头,看见小女孩走到了他父亲的跟前问:爸爸,你的手痛痛吗?小女孩的反应令她的父亲更加羞愧地低下头,哽咽不能语。

小女孩的父亲被捕坐牢后不久,我驾车途经该处,然后不自由主的减速停下来。小女孩的母亲正在晾晒衣服,女孩则在一旁跟流浪猫玩,她浑身脏兮兮,还很瘦弱,看样子应该是长期缺乏营养所致。

她看着我,顿了下,然后若有所思地跟我说:姐姐,我爸爸那天出去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写到这,我的眼泪还是会一滴一滴地滴在键盘上。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晚上的情景。

类似的新闻看得多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种悲剧竟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

我曾听一位前辈说过,吉州有个“毒品村”,里面的每一户人家,有至少一名家庭成员是吸毒者。吉打州前任总警长拿督阿斯里也说过,吉州毒品勾当案件猖獗,承认不少的公务员、警员、甚至中学生有吸毒的记录,大多数还是吸毒成瘾者。

纵使我们知道毒品害人不浅,以及政府过去多年的教育宣传也再三告诫,毒品摧残了无数的生命、粉碎了无数的家庭,可还是没能阻挡吸毒者继续吸毒成瘾。

我的心里积压了太多的疑问,这些毒品供应来自哪里?如果我们发现家人、朋友吸毒,又该怎么办?

有人告诉我:吸毒上瘾有多难戒,你懂吗?然后不停地为吸毒的行为辩解。

我真的不懂,但我希望他们在吸毒前,多想想家人,好吗?

作者 : 陈嘉盈(本报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