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2 12:45:14  2104316
特朗普看上格陵兰岛‧志在稀土
即时财经


(图:法新社)



(伦敦22日电)《金融时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购买格陵兰岛的想法可能是异想天开,但美国确实对该岛的资源——尤其是稀土矿产资源——表现出了兴趣。

美国最近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将与这片自治领地在稀土开采方面展开合作,以促进对该行业的投资。在中国暗示可能会限制对美出口稀土后,美国正在更大范围内做出努力,以确保替代供应。

据估计,格陵兰岛蕴藏了3850万吨稀土氧化物,而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储量为1亿2000万吨。

丹麦和格陵兰岛地质调查研究所(Geological Survey of Denmark and Greenland)首席顾问卡尔维格(Per Kalvig)表示:“在这些资源的支持下,定下的产量很可观。”

中国在全球稀土产量中占主导地位。稀土是17种金属元素的总称,这些资源难以进行商业化开发,但对包括电动汽车、风力涡轮机和军事科技在内的高科技应用来说至关重要。全球逾70%的稀土是从中国开采出的,而在中国加工的稀土比例比这还要高。

在格陵兰岛经营的稀土企业中,最有优势开采格陵兰岛稀土的两家企业在两个问题上的观点截然相反。一是,它们是否需要与中国合作,二是,最终美国和欧洲能否获得具有价格竞争力的非中国出产稀土。

澳洲私营企业Tanbreez Mining声称,该公司拥有具有开发前途的资源,重稀土储量丰富。

Tanbreez首席地质学家巴恩斯(Greg Barnes)表示,没有必要让中国参与该公司的项目,因为这种独特的矿石中没有钍或氟等常见污染物,可以以低成本进行加工,且稀土资源回收率高,因此无需在中国进行精炼。

他表示:“我们的业务不需要中国的任何技术,所以我们不需要去找他们(合作)。”

然而,行业分析师表示,如果要向价值链下游进一步推进,稀土项目无法避免依赖中国。

奥尔堡大学(AAU)的安德松(Patrik Andersson)表示:“外界公认,在将精矿转化为商业产品的复杂技术方面,中国企业处于领先地位,而且中国是最大的市场。因此,很难想象一个完全排除中国专业技术的项目如何能够取得成功。”

在这个北极国家经营的另一家稀土矿业集团Greenland Minerals的最大股东是中国稀土生产商盛和资源。

澳洲矿业集团Greenland Minerals的股价最近上涨了两倍,原因是该集团宣布,其以大幅削减的资本支出和运营成本,实现了更高的资源回收,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盛和的专业技术。

Greenland Minerals董事总经理迈尔(John Mair)表示:“我们需要中国的同行。我们过去与西方最优秀的国际企业合作,但中国能让这走得更远。”

这些开采项目仍然存在一些争议,原因是开采会产生副产品铀和氟,它们可能会对格陵兰岛造成环境影响(格陵兰岛是衡量全球变暖的晴雨表)。尽管如此,也有一些人指出它们可能带来的好处。

对格陵兰岛首府努克的一些政界人士来说,资源开发是增加就业、遏制人口移居外国,以及从长远来看,从丹麦获得更大的独立性的途径——丹麦每年为格陵兰岛提供的补贴,占格陵兰岛年度预算的一半以上。开采这些矿产还可以促进绿色科技的繁荣,从而帮助降低全球碳排放量。

但格陵兰岛政府的行动很缓慢,目前岛上只有两处矿藏正在开采,分别是一处蓝宝石矿和一处斜长岩矿。

格陵兰岛矿产资源及劳动部(Ministry of Mineral Resources and Labour)表示,该部门“主要关注环境保护和公共健康”。该部的这一声明得到了一项关注采矿益处的研究的支持。这项研究建议,在一个仅有5万6000人口的国家,开发不宜过快。

事实上,上述格陵兰岛上的两家稀土矿业企业都表示,它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格陵兰岛政府的官僚作风,因为政府经验不足、人员流动性强且过度谨慎。

Greenland Minerals表示,这阻碍了进展。但在该公司提交了环境影响评估之后,它目前正在进入公开咨询环节。

为获得开采许可证,Tanbreez已经等待了7年,该许可证之所以迟迟未能下发,是因为一系列关于本地就业问题的谈判,这些就业与一家矿物精炼厂有关,该精炼化工厂最终可能会建在冰岛、丹麦或挪威。

巴恩斯表示:“官僚作风扼杀了这片土地。”他随后补充称,他“看到了改变的迹象”。

提及中国在格陵兰岛所扮演的角色,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表示,他们向格陵兰岛政府传达的信息是,“向更大范围的、将以最佳方式做这件事的企业公开信息,你的国家将会拥有最佳选择”。

但即使格陵兰岛的官僚机构为开发其潜在的稀土资源开绿灯,这些稀土将在之后进入价值链下游,最终可能还是会进入中国。

全球稀土供应链的结构表明,寻求供应多元化的西方政府和汽车制造商也需要专注于构建下游加工能力。

丹麦和格陵兰岛地质调查研究所的卡尔维格表示:“干预行为有时缺乏逻辑。”

他表示:“在电池的供应链中,汽车制造商买下了整条供应链,但它们并没有与磁铁企业进行合作。”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