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3 07:40:00  2104643
周秀洋.说好的新马来西亚
若有所思


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可以说是近日来最“红”的人物,事实上,这位宗教司在马来社会早不是什么名不经传的人物,甚至可以说是地位甚高,看看他在吉兰丹演讲时,整个体育馆挤满人的盛况,就不难猜测这位争议性宗教司到底有多受欢迎。

可这位人气颇高的传教士,却莫名的(抑或有意)把我国的华裔和印裔拖下水,说大马华裔是“客人”,而如果要把他这位“新客人”送走,也应该把“旧客人”送走;还质疑印裔的效忠程度,认为他们效忠印度总理更甚于大马首相。说真的,对华裔而言,类似的“送客论”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只是,以前说的是大马政客,如今,就连一个“外来的客人”也可以开口叫华人“离开”了!真想问,这位“客人”凭的是什么呢?凭着他的高人气吗?还是“有样学样”?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接连几次发文告,都呼吁大马人要克服“威胁撕裂大马的分离和离心势力”,要走出种族和宗教的外壳,欣赏彼此的“美”,要大马人团结一致共同建造一个新马来西亚。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也在他的《东风破》系列视频中提到,行动党领袖都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华人领袖,而是全民领袖。没错,每一个领袖都应该是全民领袖,应该不分肤色的去捍卫,去服务每一位选民,因为选民的选票都是一样的,但是否所有的领袖都有这样的意识呢?还是到了最后,依然把自身的利益摆在最前,必要时,万事皆可抛,唯有自身利益不能弃?所谓的全民领袖,是一个理想概念,是所有人都想要的领袖,但现实社会里,这个全民领袖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呢?知易行难啊,希望火箭领袖都能挺住压力坚持下去!

我们都期望各族之间能够和平相处,互相包容,但说实在的,族群之间的了解有多深,彼此的信任又有多少?我身边有许多巫裔同事,平常聊天说笑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真的碰到了敏感课题,我还是自我设限了,不敢开口相询,免得多生事端我想,这或许就是因为彼此的信任不够,但有一方面,也是因为政治人物似乎长期都在塑造一种概念,巫裔同胞是敏感的,是不可冒犯的,进而“封闭”了进一步了解彼此的机会!

科技的进步,社交媒体的百花齐放,让我们能够轻易接触到许多资讯,甚至远方的朋友,但是也因为大数据的导势,我们似乎都倾向于和同温层的网友交流,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同温层的理念,疏忽了这个世界不是由虚拟的网络世界构成,还有另一片我们忽略了的声音!族群的相容不能只流于表面,我吃nasi lemak,你吃roti canai,这样的食物交流并不足够。万事起头难,或许,我们可以请政治人物先给我们树立一个好榜样,以身作则,不要轻易的就把异族当成是假想敌,不要轻易就说什么“过去的马来人太宽容,现在是时候抬头!”特别是这样的言论来自希盟部长,那就更叫人失望了,说好的新马来西亚呢?

作者 : 周秀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