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6 07:00:00  2105111
【我们还需要婚姻吗?一】我们不结婚,好吗?
周刊专题



“婚姻终将会消亡。”中国知名性学家李银河曾在奇葩大会这么表示。

当然这个“消亡”的意义并非真的会彻底消失,而是在她看来,婚姻制度和人性有一种内在的紧张关系,结婚人口的比例将会萎缩,可能仅20%至40%的人会结婚。

为什么不结婚呢?



钱锺书在《围城》这么描述婚姻:“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然而现在想进去的人却越来越少。

虽然第五期马来西亚人口与家庭调查报告显示,女性不婚的最主要原因是没有找到适婚对象,但是也有人即便与伴侣长跑多年,仍只是在墙外驻足观望,比如童欣。

童欣笑言自己是一个很怪的人,因为她从未有过“结婚”的念头,哪怕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时期,其他小女孩可能怀抱着未来身穿白纱走进礼堂的幻想,她却对此丁点想法都没有。

“我一直以来都不觉得婚姻对我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很多人在从懂得爱情的时候就会幻想未来的老公、未来的孩子是什么样子?可能会计划几岁结婚生子,无可否认有很多人对婚姻有憧憬。”

“可是从我懂事以来,(婚姻)就从来没有在我的脑海里出现过。就算我开始谈恋爱,喜欢别人的阶段都从来没想过跟对方组织家庭。我的想法只是想跟对方谈恋爱一辈子。”

因此,当第一任男友向她提出结婚的想法时,浮上心头的不是欣喜而是恐惧,感到压力迎面袭来,觉得这种时候怎么来得那么快?

“后来我们有深入地谈论这个问题,发现真的没有办法。加上我当时又那么年轻,才刚刚开始谈恋爱,你就叫我结婚,而且我从来就没想过结婚,所以没办法接受。最后只能忍痛分手。”


5351YYY20198211220124653544.JPG
童欣与男友长跑多年,仍无想婚的念头。但是她不完全排除也许有一天会改变主意。(图:受访者提供)



才脱离束缚, 向往自由空气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对婚姻却步,她想了想说,也许是为了自由。

童欣自5岁开始登台演出,以“小凤凤”为艺名出道。由于“童星”身分,她父亲对她的管教一直都非常严厉,直到近年她才“摆脱”了父亲的五指山。

“我父亲在我的事业生涯里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严管我的生活,长久以来对我来说是一种束缚和不自由。所以小时候就希望快点长大,就能摆脱爸爸的‘监控’,我很向往自由呼吸的空间。”

她坦言,同龄人在他们成长的岁月中可以正常的节奏过生活,自由地交朋友,但她的童年是唱歌、录专辑,事无大小均是父亲全盘安排。

“我可以自主地生活也不过是近五六年的时间。可能是因为我爸爸意识到我长大了,很多事情可以自己安排。对我来讲,我比同龄人更晚地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有许多跟童欣一样,从小被父母牢牢抓在手心的人会选择用结婚的方式,逃离原生家庭的束缚,以为重新组建一个家庭会改变人生,以为能够得到自由,但往往结果不如人意,还有可能陷入另一个泥沼。

结婚,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若对方并非良配,只会制造更多问题。



正因为重视,所以不轻言婚

在离婚成为常态的现在,合则来不合则去非常普遍,二婚、三婚好像也不是什么罕见事。是结婚变得容易了?还是分离不难了?

但无论是哪个原因,婚姻之于童欣是一个分量极其重的词汇,因此她并不想轻率地做出这个决定。

“我觉得结婚这两个字对我来说还是蛮‘严重’的,感觉就是责任非常重大。很多人可能会说只是签一张纸,可其实不是的。如果你这么想,那就表示你把婚姻看得太儿戏了。因为你结婚之后,老土点来讲,这真的是一辈子的事情,嫁给你的人也希望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所以一提起“婚姻”,她脑子里冒出的是“束缚感”,在好不容易终于得到人生的掌控权,在现阶段只想成为自己生活的掌舵人。

“而我自己想过的生活,并没有代表婚姻生活。”

那头才刚走出高搭,自然就不想走入围城,仿佛没有那么难理解。

当然,世事无绝对,童欣也不排斥结婚的可能,毕竟未来实在是难以预测。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很多事情不由得你掌控。你也知道这世界变化很大,人的想法也会不断改变。有的人闪婚,有的人很快就离婚,有的人说自己是不婚主义,结果很快结婚生子,我也看过很多这种情况。我年纪大了就不敢很肯定跟你说,我百分百不结婚。”

“只是我没什么特别事情的话,就不会想结婚,每天跟另一半这么过也很好。除非有一天,得到非常大的启示或启发,要不然我觉得现在这样也很好。”


5351YYY20198211220134653545.JPG
童欣坦言现在终于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而这“想过的生活”里没有包括婚姻。(图:受访者提供)



签字的权力,彼此托付生命

同居情侣与已婚夫妻的状态切换只差一张结婚证书,但我们无法否认的是那张证书不仅象征着更多的义务,也代表着伴侣的合法地位和权益。

我们暂且撇除法定财产保障的问题,最能体现法定地位重要的时刻,是当另一半罹患急病送到急诊室,需要开刀做手术时,只有合法夫妻才有签字的权力。

这意味着,一旦签下一纸婚书就把彼此的命运交付在对方手上,在紧急时刻你可以为对方做攸关生死的决定。

就在不久前,童欣忽然福至心灵跟男友谈起这个问题:若有一天你发生什么事被送入急诊室,医生说要断肢才能保住一命,可是作为女朋友的我又不能签字怎么办?

“他听后也愣了一下,那就只能请家人来处理。因为我们有时候真的没办法想那么多,你要是为了这么细节的东西去结婚,不是很荒谬吗?如果人家问我为什么忽然要结婚,我回答说那是为了万一有一天需要我签字锯断他的腿,那也很奇怪啊。”

但这也是她不愿铁齿地说自己这辈子不婚的原因,她坦承倘若真的发生类似的紧急情况,搞不好当下就会改变她不婚的想法。


父母不催,乐于不婚

相信很多人到了适婚年龄时,都曾遭遇过父母的“夺命催婚令”,单身仿佛成了原罪,来自姨妈姑姐络绎不绝的相亲饭局和过于热心的关怀,让身在异乡的游子过年过节都不愿回家,与父母同住的人想尽办法离开家。

幸运的是,童欣未曾经历过这些。

尽管童欣的父亲在过去对她的生活严控把关,但却没有在婚姻大事上多加干涉或催促成婚。

“我的爸妈蛮了解我的个性,当我一旦做了决定,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脾气就会很倔强。他们看我这么多年没有表示,就知道我对这件事(结婚)不关心,所以他们不会特意劝说。反而是身边的朋友会提意见或劝告。”


婚姻不等于家

在一般传统观念里,结婚即成家,只有通过婚姻才能组织家庭,但童欣却不这么认为。

“两个人才是一个家,但两个人不等于婚姻,婚姻不等于是一个家。”

在她的观念里,两个相爱且有共识的人,无论到哪儿,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一个家。那是否意味着婚姻就没有必要?

“嗯,这得看每个人的想法,不能因为我不相信婚姻或觉得婚姻不重要,就说婚姻没有必要。对我来说,能找到的另一个人很重要,跟你的想法是否一致?跟你相处的感觉如何?得两个人想法一致才能继续走下去,未必需要婚姻。”

她强调,两个人的共识很重要,而不能觉得两个感情本就一般的人,在结婚后感情会变好,于是就去结婚,这是本末倒置的。

“就好像电视剧里的一些女人,为了挽留丈夫而去生孩子,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共识和爱情是构筑两人关系的基础,倘若没有一致的想法,这段漫长的人生路又如何能相扶相持地走完?

作者 : 叶洢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