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4 07:00:00  2105121
蔡兴隆.小说家的寂寞公路
小城之心


据说村上春树很有可能在今年10月凭着《刺杀骑士团长》夺下失之交臂多届的诺贝尔文学奖,我们这类追随20年的盲目粉丝,很期待可以呐喊一番。

至于那位中国作家阎连科似乎说过如果村上能得诺贝尔,是对他们长期崇敬的伟大文学的灾难,在他眼里村上的作品只是咖啡馆文学,不值一提。我多么想,10月成绩公布后,挪一张冷板凳让伟大的中国作家坐一会,让脑袋冷静冷静。

每一个伟大的故事不单单只有伟大的成份,就连唠唠叨叨写长篇小说规律跑马拉松的村上先生也不例外。据说《刺杀骑士团长》有他的自传色彩,在金宝拉曼大学教书的叶蕙老师是村上作品的其中一名译者,她就分析说村上和父亲关系恶劣,和这部去年出版的小说中雨田具彦父子很相似,村上一直怀疑父亲曾经参与过南京大屠杀战役,这也让他本身拥有精神创伤,村上自己在父亲九十多岁高龄癌症末期时才恢复父子对话,像是走过漫长地底的隧道终于走到有阳光的陆地,开始试着和解了。

我的文字朋友那天晴,近几年以几乎一本长篇小说的速度在出书,我自己在10年前写过一本差强人意的6万字长篇推理小说,我大约可以知道一本长篇小说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占据份量,那表示你几乎每天都要写1千字左右的段落,无论晴天或雨天。之后是删减与调整段落,或许你必须写下10万字的份量,才有本事修剪成七八万字的作品,像拳击手击出几百拳无效的攻击最后才催谷出一记凌厉的上钩拳,才有资格站上书店长篇小说的展示区,但即使到了这个阶段,也还没有轮到评论小说好不好看的时候,隧道还没有结束。

今年5月推出新作品的那天晴,已经不是当初我在报馆任职时认识的单身寡佬了,他和我一样育有两个稚龄孩子,但他新书《寂寞公路》里头穿越马来西亚半岛8个州属的男主角很年轻,才22岁,因为烧腊西施女友有一天突然不告而别,而决定独自一人骑上摩哆从蒲种一路往南,经过芙蓉但没有吃烧包,直下马六甲和老朋友一起吃新鲜未熟的蛳蚶配黑狗啤,然后再独骑到亚洲大陆最南端,知道是什么地名吗,生活在这片土地那么多年都不知道吗?是柔佛州笨珍县的丹绒比艾,别说你们了,我自己在柔佛州长大生活了那么多年,也还没去过丹绒比艾看看最南端的风景,说来特别惭愧。

为什么从村上聊到本地小说家那天晴呢,因为有文化圈朋友称呼那天晴是大马版村上,先不要笑,村上春树39岁时刚刚出版了轰动海内外出版圈的《挪威的森林》,而我的文字朋友那天晴现在39岁,他的《寂寞公路》贯穿西马半岛好几回,路上有刻骨的爱情,有迂回的人性试炼,有肤色以外深沉的连接,有缺席的父亲,有东海岸三号公路的爱与恨,他偶尔会在小说中向村上致敬,而且,他内心似乎也有许多难以填补的黑洞,和村上小说男主角类似。

去买一本《寂寞公路》吧,在出发环岛认识自己的国土之前,即使在国庆月,也不必急着说爱国。

作者 : 蔡兴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