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7 07:00:00  2105428
光头佬/忆往思故
物外游

5年前的初秋,故友遽逝一月有余,光头佬一家四口一如既往与故友的遗孀约好在那一栋静谧肃穆、一尘不染的四楼公寓叙旧,仿佛一切如常、如旧、如往,像是故友犹在似的,没有一丝的悲哀、忧愁与伤感,如是如尔,再平常不过了。

好友是突然离世的,那种让人措手不及与毫无防备的突然。还记得,接到噩耗时,光头佬手脚颤抖、口齿不清的回应着电话里的报信者,一时半刻,真是接受不到这个残酷的事实呀。片时,稍微冷静了一下,立即打电话向好友的另一半求证,至此方休,忍着心里的悲恸,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惟有认了。当天晚上,辗转难眠,待夜深陷入梦寐状态时,好友入梦来了,感觉他就静静站在床沿,一夜无语,像是无言的告别。

为何突然会想起过去的这一段旧回忆呢?想想也不是偶然的。近前,某美女好友辗转间送来一把故友当年离开出版社时赠予她留念的紫砂茶壶,这把壶,光头佬印象颇深,故能见壶如见人,只因它曾经是故友的心头好,即便当年故友喜欢用它来泡什么茶都依稀记得一清二楚。所以美女赠壶一事,看似小事一桩,却无端勾起一些旧人旧事的“苏州史”,一时感触良多,不禁怅然。

4377TLK201982314844693724.jpg
故友旧藏的紫砂壶。


4377TLK201982314834693721.JPG
貔貅壶钮。



4377TLK201982314824693719.JPG


壶底落款。


故友的旧壶,因故主曾经一度用心施以好茶泡养,壶身包浆自然,隐隐泛起一抹内敛含蓄的宝光,明鉴可人,煞是好看,令人爱不释手。光头佬再度上手把玩故友的旧物,突兀发现这壶的落款竟是鼎鼎大名的葛陶中,难怪当年故友常常故作神秘状,欲语还休,大概是想要引起光头佬的好奇心呗,好让俺与他分享这一个喜悦。事隔多年,光头佬竟然忘了当年有无仔细看清楚这壶的底款是“哈密碗糕”?至于光头佬有没有投其所好,配合故友故意安排的“剧本”,演好那一出“剧情”,亦忘得一干二净了,哈哈哈,真是没良心的家伙。

话说回头,光头佬仔细思量,这把高身的貔貅钮紫砂壶,应该是“托款”的仿名家壶吧?原因何在?原来此壶的底款除了钤上“陶中造壶”的四字阳文印章之外,也用了竹刀在图章的两侧,刻上“景舟之徒”,以及“陶中手制”八个行楷,图章底下却刻了“一九七六”的年款。破绽正是出在这里。十年文革,制壶名手纵然济济一堂,然而当时的情况是不允许陶艺家在作品上落上名款的,不管名家抑或学徒,一律钤盖“中国宜兴”的厂印而已,故此,光头佬断定这把壶是后仿的。当然,光头佬如此一说也不是要说明什么,所以看官千万别误会光头佬“识少少,扮代表”。遥想当年与故友连袂而往,一起作客茶店,买茶赏壶,嗜好一致,同气同声,好不快活,哪有想到藏茶收壶是一件可以增值投资的俗事。这些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徒添烦恼?

4377TLK201982314844693725.jpg
故友旧藏《号外三十》三大册。

4377TLK201982314834693723.jpg
故友遗物中捡了一札书留念。



4377TLK201982314834693722.jpg
阅书忆友之霑叔《数风云人物》。


游笔至此,不得不提一提故友的遗孀是怎样处理他余留下来的藏品的。5年前那个秋天,阿细把家里打理得干净如昔,她说:“茶与壶都一股脑儿转赠给夫姐,珍藏多年的邮票及钞票亦全部赠予旅居东瀛的夫弟了,我自己一个人,整理了一下身边的日常用品,装满一个小行李,轻装上路……”,啊!那是何等的豁达,多么的潇洒,阿细不啻是断舍离中的至高模范矣。光头佬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也知道这是一生人要好好修炼的一门功课。

刚刚过去的农历七月十七,乃故友往生5周年的忌日。惦记着你的好,你的幽默搞怪,你对友侪的关怀与照顾,你开心的笑容,还有爆不完的内幕消息等等等等。

永远怀念你!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