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5 10:00:00  2105503
自己缝制粉红色婚纱
有故事的人

4383CST2019822164094676868.jpg
黄明芳.57岁.马六甲人.半退休人士。(图:受访者提供)

我结婚的时候,婚纱是我自己亲手缝制的,那是一套粉红色的婚纱,蓬蓬裙摆、长袖,当别人的婚纱都是白色的时候,我自己做的是粉红色的,这是一套独一无二的婚纱。

我也给丈夫缝了两件大衣,订婚请自由餐时穿上、结婚当日穿上和三朝回门时穿上。

我年轻的时候学裁缝,早期,大多数女性都会去学做衣服,缝制衣服是女性普遍会的手艺。

当时,在马六甲王金辉路,有两家很著名的裁缝学院,一家叫南洋裁缝学院,另一家叫益明裁缝学院。我在南洋裁缝学院当助教,来学习的女生很多,开早午晚三班,一天来上课的学员有上百人。

慢慢地,越来越少人学裁缝,女生也不爱学裁缝了,如今老师傅也不在了,裁缝学院也关了。我后来到吉隆坡学服装设计,也当一名高级裁缝师。

我会做婚纱、旗袍,多年前还为华堂妇女组缝制旗袍。但是,缝裁师这份工作不易当,它不会让人赚大钱,却会引起肩痛背酸、眼睛花,而且有时候人们情愿花更多钱去弄头发,但是做一件衣服他们却嫌贵。

要缝好一件衣服不容易,度量、裁剪,依据顾客身材,要缝得精确。现在大多数人买成衣,剪裁与身材总是会差了一点。

我也有参与社团活动,让自己与外界接轨,而没有封闭于家庭,亦可为社会付出一份力。

后来,我从事卖化妆品、香水生意,觉得这比较容易赚得收入,而且时间自由。我在百货公司摆柜台,请了帮手,要出门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或补习时, 有帮手可以顾柜台,方便多了。

活到老,学到老,除了生意和参加社团,我也常出席听讲座,让自己开智慧,做些义务性的服务,这样人生才不致于白活。

作者 : 陈淑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