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6 07:00:00  2105609
羊老贼/《黑镜》走进美剧系列困境?
煲剧联合国

2845CFL2019-08-2415666378337764719366.jpg



《黑镜》(Black Mirror)系列以诉诸未来科技或者超越想像的“黑科技”来探讨对人类生活的实质影响。《黑镜》顾名思义“黑色的镜子”,寓意我们身边拥有黑色荧幕的科技产品,比如电视、手提电脑、智能手机等等。观众都会被剧中预设的高科技震撼,但制片人查理·布洛克(Charlie Brooker)不满足于流于表面的视觉冲突。他以近乎极端的叙述手法挖掘每一项科技里的“疯狂”,把现实生活里已经发生的(最佳例子是以社交媒体评估一个人)和即将发生的(无疑虚拟现实技术【VR】有不可估计的发展潜质),糅合人性的阴险一面,带出从第一季到第四季目不暇给的视觉飨宴。

今年6月播放的《黑镜》第五季回到第一季和第二季的传统,以3集内容互不关联的诗选剧组成。第一集讲述中年危机的猎鹰先生如何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和好友在游戏中发展超越性别界限的关系;第二集的内容围绕在一名沉迷社交媒体的男子持枪威胁人质要求和Smithereen(社交媒体)创办人对话,其动机耐人寻味;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在第三集中演绎身不由己的偶像派歌手,同时另一支故事线则围绕在两姐妹如何解开心结。

其实自《黑镜》第三季开始,敏锐的观众或许能够察觉到剧组尝试不一样的叙述手法。很多剧迷爱从剧集的制作单位来区分品质的好坏(前两季是在英国制作,后三季则被目前火红的影视平台Netflix买下版权制作),而这种依靠地理的主观分类法是颇失公允。查理·布鲁克作为该剧的灵魂人物一直都在幕后严控剧本的制作和拍摄,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黑镜》第三季和第四季的其中两集获得艾美奖的肯定。

当然,这是在推出所谓的“互动式独立电影”之前的事。

任何决定都导向同一种结局

传统意义上的观赏体验是制作团队拼凑零散纷乱的镜头,组成他们想要表达、述说的故事线,让持票进场的观众被动式地接受讯息。这种模式可谓伴随着早初戏剧诞生之际就奠定下来,变成恒古不变的公律。一部戏剧可以有多种诠释,取决于观众和研究者的角度切入点。比方说《西游记》这部唐僧师徒降魔伏妖取西经的冒险之旅,可以被解读成是对封建时代伦理纲常的真实描写,也可以说是借天庭神佛来暗喻权力的制度。后来网络上的一篇文章说我们应该把《西游记》倒过来读!借用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的话语,作品被阅读或观赏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作者意识下的控制了。

“互动式独立电影”的概念其实是源自“互动式电影”电子游戏。在这类游戏里,玩家需要破解一层层的谜题才能抵达下一个关卡,过程中需要做出一些决定来开启主线或者支线线索。没错,关键词是“抉择”。你做出了什么样的“抉择”,游戏的结局在冥冥之间就决定了下来。《黑镜》打破电影和游戏之间的界限,让观众能够用手中的遥控,决定主人翁在剧情里的动作、思想,进而领导故事的结局走向。概念或许对一些观众很新鲜,却被《黑镜》的忠实粉丝嗤之以鼻。原因无他,观众在故事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只会导向同一种结局。

丧失了《黑镜》的核心灵魂

Netflix推出这种观影模式的考量很大程度上是寻求突破。其实《黑镜》一直主打“虚无主义”,如尼采所说“让世界、特别是人类生存没有意义、目标可以理解的真相和本质价值”。“互动式独立电影”在某种程度上继承这种思维。观众看似有选择的自由,其实都在编剧的控制之下。现在《黑镜》的最大败笔在于过度注重形式,忽略了一直贯彻的核心价值。见证过人兽交配、仿生人复制死者的意识、玩偶似的政治人物等剧情的剧迷,是无法融入第五季里充斥着“普通”的剧情。青少年机智勇救偶像、绑匪闹得轰动全城只为了哀求社交媒体创办人改善软件缺点(他忘了社交媒体有关闭通知的功能……),及相识几年的麻吉在没有铺陈之下不明就里地发展肉体关系,故事呈现和人物动机变得十分单薄,毫无说服力。更引人诟病的是第五季纷纷扰扰的支线故事,非但模糊了主要故事线,也让几条故事线的连接性牵强,使人堕入不知所云之境。

尽管第五季有不如意之处,《黑镜》的趋势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就让我们期待下一季吧。

2845CFL2019-08-2415666378341364719369.jpg


2845CFL2019-08-2415666378338074719368.jpg


作者 : 羊老贼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