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5 15:42:00  2105755
陈绍安·刘镇东究竟要甚么?
天马行空

我喜欢听周杰伦的《东风破》,但是越来越不喜欢刘镇东的“东风破”视频。

当刘镇东说“我国没有马来西亚人的媒体,只有用华文写华人角度的华文媒体,及用马来文写马来人角度的媒体,并认为结果是两个不同角度形成对立及冲突,且直言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时,我就更加不喜欢他了,且很想问他;在马来西亚,要办一家如他所述的“马来西亚人的某体”,能用中文吗?

或者,只允马来文即国文媒体发展,才办得到“马来西亚人的媒体”是吗?这才算安全?

刘论似乎省略了政治环境、政客操纵的因果关系,那可真不是一两年的事,也非三五年的事,那可是自独立以来的政治格斗所集结的共业,巫统、伊党、马华以至行动党……通通都要负起责任,不同之处之在于责任轻重而已。

谁敢说行动党不激进?谁敢言行动党不煽情?何谓煽情?煽动人民情绪是也!

308过后,509之前,包括刘镇东在内,希盟无一人会发表“媒体危险”之言论,就刘镇东这一急先锋在爪夷文事件之初,急不及待挺身指华社是非不分,力劝华社勿陷“爪夷文恐慌症”,完全翻转308之后,509之前的煽情作风;全力以赴去煽情到倾洪荒之力责他人煽情,两者之间的距离,原来就在“反对党”与“执政党“之间,差别只在如何摆动而已。

其实,刘镇东不是北马人,刘镇东的言论,北马人可以不打理的。但是,刘镇东也曾赢得北马人的选票当上升旗山国会议员,只是刘镇东不代表北马人讲话,他一直都在突出自己在代表全国人民讲话,尤其509大选过后,他所谓的“全民意识”愈发强烈,更尤其爪夷文事件过后,他的“全民意识”又更深一层了,深至不得不强调;“我不代表华人,我只代表马来西亚人!”

哇考!

如果是打308之后,打509之前刘镇东都在喊“我不代表华人,我只代表马来西亚人”,那我保证服到五体投地,肯定会拜佛那样拜他;神人啊!只是,308之后,509之前,包括他在内的希盟国州议席候选人,哪个不是靠华人情绪票中胜的?执政过后,包括刘镇东在内的高官达人,哪个不是靠华人情绪票上台的?

他在南马落选,我不知原因。但是在北马,升旗山他是胜选的。回看升旗山的选民结构,很特殊;7万5069选民当中,华裔占72.83%、巫裔14.65%、印裔11.29%,其他就只有1.23%。

行动党一向难得巫裔支持,这是公认的,即使有希盟为靠山,也实难争得过半巫裔选民的心。意即,要在升旗山国会胜选,就得先赢华印选票,可见华印反风强盛当儿,行动党在这一选区根本没怕过,因为华印选民合计就已占84.12%,稳赢啊!

结果,刘镇东移师南马硬撼魏家祥,成为509大选火力全开,势要马华全军覆没的铁血战役中,刘镇东就沦为直接对叠马华国会选区的希盟候选人当中,唯一落败的“英雄”;之所以被称为英雄,是因为他最有“诛杀马华”气慨,铮锵言论在行动党诸侯当中,是数一数二的深具杀伤力。

可现在,赢完之后独他输,输了以后仍以英雄之姿,绕后门升官当副部长,过后就开始强调不代表华人,只代表马来西亚人!即便只是说“不只是代表华人”,口气之中亦充满“去华人化”,而且是要“去华人化去到只剩马来西亚人方休”那等气慨。

问题是,在马来西亚如此多元宗教、多元种族的政治氛围中,鼓吹华社勇敢的“去华人化”以拥抱美好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可能吗?把独立以来就以民为本,也从不忘代官方传达讯息的中文媒体归类为“危险的媒体”,恰当吗?

“破东风”的刘镇东还说,改朝换代之前媒体不自由,反而有所节制,改朝换代之后言论自由了,反而危险了?讲笑话是吗?

在民社社会里头,不论哪种语文媒体,最关键的二大功能,就是一传达官方资讯,二抒发人民心声,这二大功能直接促成的,就是“官民桥樑”角色;言论自由过后,把民声带出来以希望官家听得到的“官民桥樑”,也变危险了?

这未免太“皇帝的新衣”了是吧?直接灭了中文媒体,华人的声音就完全听不到了,那就很安全了?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