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8 08:00:00  2107123
巫程豪.满足单一种族主导的回头路
野巫竖石


为什么非马来人对于教育部将在华、淡小学,引进爪夷文感到紧张?另一方面,为什么马来穆斯林会因为悬挂在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而感到被“冒犯”呢?即使在庆祝第62周年国庆日的前夕,长期以来的伊斯兰至上主义,令非马来人族群,包括华、印裔的马来西亚人以及东马的非穆斯林土著,对于政府如此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抱着不信任的态度事出有因。与此同时,也让马来穆斯林对非马来人的误解加深。

这和当权者倡导马来人穆斯林主导地位的政治理念有关,包括政府机构尤其是国家干训局,不断地向公务员灌输的马来穆斯林至上主义。而干训局是在马哈迪1980年代担任首相时设立的,目的是在违反国家宪法和忽视多元文化和多元社会的民情下,形成了无论谁执政,马来穆斯林主导的公共行政人员,将完全操控政府的行政。

而马哈迪在1970年代担任教育部长的时期,也废除了学校课程中,强调公民权利和义务的公民教育。在推行向东学习政策的同时,马哈迪却似乎无法拿捏韩日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之外,两国推行公民教育后大幅度提高了公民意识和人文素质,这是韩日进步的重要因素。相反的,马哈迪的政策强调马来土著至上主义,确实是和强调公民意识的韩日治国理念背道而驰,形成多数民族的马来穆斯林重视对广大群众毫无意义的“特权”的争论,却对于公民责任的认知肤浅。

民族主义必须具有国际主义的外向性,并且与时俱进,才能增进国家的竞争力。如果单一种族主导的民族至上主义,对于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的来说,那么真实的国民团结将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历史事实证明,单一种族主导未能团结任何多元民族国家。土著至上主义的国家意识形态往往分裂了一个多元社会,而“土著”的定义不一定是首先本土定居的原住民,而根据南非白人种族隔离政权的论述,“土著”的定义是指成立“首个文明政府”的民族。而无独有偶的,马哈迪在《马来人的困境》一书中,把“土著”一词定义为成立“首个肯定性政府“的民族,也就是马来穆斯林将成为单一主导的“种族”,并具有特权来决定其他人的公民地位,而相反的原住民却没有土著的宪法地位。在509大选前大事替马哈迪漂白其种族主义的本色者应该悬崖勒马,敦马近几个月来的许多U转,逐步走回满足单一种族主导的路线,马来西亚社会再度为争论性课题分裂,始作俑者为马哈迪不为过。

在第62周年国庆日前夕,这种将公民分为土著和非土著的违宪意识形态,仍然深深地分裂我们的国家。无论在任何国家,单一种族主导的民族主义往往缺乏一贯性的道德论述。马来民族至上主义者,是以马来人主权的概念,看待马来西亚为马来人的土地(Tanah Melayu)。这论述难以一贯性的看待泰南少数马来穆斯林,在泰族佛教徒大多数的“泰国”争取平等公民的政教权益。这也威胁东马土著和原住民的基本权益,成为“第二等级的土著”,也形成今年内公投争取砂、沙独立的声音日益高涨。在处理马来西亚公民权益的课题上,各造必须置身在国际舞台,一贯性的看待种族关系和民族融和的策略,否则,马来西亚将沦为另一个类似中东的战乱格局,没人能说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笔者认为李光耀同样的以自怜的姿态,为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合邦提供了其新加坡立国的论述。他描述了新加坡,就像一艘被马来穆斯林海洋包围的小船。李光耀基本上放弃了他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叙述,他甚至把新加坡处境和以色列相提并论,主要是为新加坡建国的政治权宜之计。根据迈克尔·巴尔(Michael D. Barr)的说法,新加坡立国的论述是基于李光耀的个人种族观念和认知中华(东亚)文化优越感。笔者认为这是和实际情况相反,李光耀更像是具有盎格鲁──撒克逊优越感者,甚至西方人把他形容为比西方人更西方化的领袖,这种错置的优越感,在第三世界的独立初期的领导精英中是司空见惯的,包括大部分的马来精英分子。

李光耀和马哈迪在马来西亚国会担任国会议员时,对马来西亚国家建设方面的意见虽然针锋相对,人们可能会惊讶李光耀向西方学者承认,他认同多达“四分之三”马哈迪在《马来人的困境》一书中的论述,尤其是赞同马哈迪对于马来人的文化和遗传基因存有极大的自卑感和自我矮化的偏见。马哈迪的马来人至上主义是基于自怜以及不科学的错误分析。时间证明了他的马来人至上民族主义是倒退和错误的,但它的唯一目的是替马来统治精英效劳,以求马来群众对族群领导人的绝对服从,即使领袖犯了错误,他们也得完全效忠他们的领导人。而如此种族根据对族群领袖的绝对服从,而把公平的普世价值观当着是次要的,这不但破坏国家团结和民族融和,也拖累了马来穆斯林进步的步伐。

在这种心态下培养了马来人对腐败领导人的包容,以维持“马来人的主权”继续统治马来西亚。但一连串的金融丑闻和马来族群内的贫富阶级的鸿沟日益扩大,在政府中保持“马来主权和支配地位”的言论已不再像以往一样的受落,这从2008年到2018年大选可见一斑,马来选民投票方式更像典型的钟形分布图模式,这反映了马来群众的一般投票方式更像成熟的民主国家,跟不上现实的却是朝野两边的领导精英。我们应该感谢安华和公正党在过去20年来,替国家所带来的改革运动对于单一种族主导政策形成了决定性的冲击。公正党是唯一个成功的以马来人居多的多元政党,也代表了未来多数人治国的希望。

(马来至上主义:写在第62周年国庆日前夕之一)

作者 : 巫程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