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29 13:28:02  2107989
【爱长在】曾文豪:病榻前照顾修复关系——父爱余温,永存
优质生活



曾文豪:带病重父亲出游,尽力完成所有心愿。



有没有面对过家人罹患绝症或医生告知生命进入倒数期限时,谁该负起这个宣读“判词”的责任?另一半、长子、病人最疼爱的孩子,还是全家人一起去听判词?

人选决定了,又该如何开口去谈?该谈些什么?应该毫无保留地告诉大家吗?

曾文豪,曾经扮演过这个角色,因为他是长子,也是第一个知道父亲病情的人,理所当然的由他开口向家人说。

曾文豪认为,“开口”这个责任不应该指定由谁或必须由谁去负责,每个家庭情况都是独特的,不能锁定由特定人选如长子来扛起,毕竟时代不同了,必须脱掉辈分角色,依情况来决定最适合的人选。

“而我会扮演这个角色,是因为是我陪父亲去见医生,加上有接触过善终课程,所以由我来说是家中最适合的。”

也是生命线辅导中心辅导员的他表示,这不单是宣布病情而已,还有很多事情要面对。

当他向家人宣布了父亲病情后,也做好应对准备,包括决定当父亲弥留时放弃急救,跟父亲开口谈身后事要怎么安排,如要土葬还是火葬等等。

他认为,无论是当下该由谁讲,或事后的责任背负,都不该情绪勒索,做妈妈的不要觉得“你是我孩子应该这么做”或“你是哥哥该由你来照顾”等,家人之间的关系角色应该重新洗牌,磨合之后会更好。

“再者,如果病人另一半不愿面对事实,也不要强迫他。最重要是安排善终事项,从容的善终,死亡不会只有害怕、恐惧与伤心而已,还有不留遗憾。”

照顾生病父亲关系变好

曾文豪也是父亲临终前的照顾者。他曾被形容为一块如石头般硬的人,在家人眼中就是拥有严肃长子与哥哥形象的一个人。

他坦言,从小就觉得爸爸懦弱,甚至有点看不起爸爸,与家人的关系一般,没有特别亲近。

直至父亲在4年前被医生宣判为肺衰竭,剩下约两年寿命,他才重新审视自己与父亲及家人的关系,才发现父亲给了他们最珍贵的东西——平凡的幸福。

他表示,父亲因为吸烟关系,肺部向来不好,4年前医生说父亲开始出现肺衰竭情况,当时父亲已经87岁,医生不建议做任何手术,就让他们好好陪伴父亲走过最后这段日子。

“当时我在吉隆坡工作,父母亲住在家乡新山,挣扎要不要回去照顾他。因为是我带父亲去见医生,所以当我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及弟妹时,母亲逃避不接受事实。幸好我之前有上过辅导课程及佛教课程,所以比较能接受,也为后事做好准备。”

话虽如此,但面对着随时会死亡的父亲,曾文豪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如煲汤般翻滚,最怕三更半夜接到家里的电话,三兄妹轮流回去照顾父亲,但每逢有状况需要做决定时就是他这个做大哥的责任,必须漏夜赶回家。

回到家之后,父亲没事的话曾文豪就睡在父母亲房门口,有状况的话就彻夜照顾,加上父亲尿失禁,几天就要换一次床垫,他要负责清理,即使是儿子,他也必须重新调适才能接受。

长照者通常是枕边人,孩子虽然是至亲骨肉,但相对的,孩子照顾父母可能就没有这么耐心。曾文豪不讳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这样的感觉,加上父亲会发脾气,他就变得更暴躁。

但奇妙的是,过去几十年来从未与父亲这么亲密接触过,照顾在侧之后令他们的关系密切起来,慢慢地胜任了照顾的工作。

“在父亲病的两年里,是我们最亲密的时间,我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从原本的冷漠,变成不断想知道父亲更多的事。对父亲所知,开始是模糊的,然后逐渐清晰,后来变成我的骄傲,让我觉悟,他的爱不是不在,只是我们以前没有能力看到。”

后悔没珍惜父亲的爱

于是他开始打开心扉,主动握父亲的手,拥抱他,那段时间是他们父子俩几十年来最亲密的当下,所以当父亲离世后,他就更加难过,后悔没能及时珍惜与看见父亲的爱。

这短短两年时间,对曾文豪影响至深,让他明白父亲爱家人的方式。之后他每次回家行李未拿下车,就先到屋里握住父亲的手,他最骄傲的事是能够感受到父亲手心的温暖,而父亲每次听到他要回家都会笑,两人的连接与关系变得更深。

在把握与父亲相聚时间的同时,他也知道还是要做好准备。他之前就接触到冯以量的“善生善终”理念,因此就为父亲做好后事准备,让父亲在离世时少了很多遗憾,包括在父亲病重的时候,仍会带父亲出游,尽可能完成他所有心愿。

“我父亲是一个忠于自己选择的人,但我以前看不到他的好,后来才知道我的安全感是因为有他。然而很多关于父亲的事,我都是在他离开后,慢慢地从他身边的人收集他的故事才知道。他没给我留下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但给我很大的温暖,令我在做辅导工作时能与人共情共暖,有更多的同理心。”


作者 : 张露华(文) 刘永发(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