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6 07:00:00  2108016
萧婷文/让我接住你的心!说不出的悲伤,用沙游来表达
优质生活

3620SWY20198291121234811115.jpg
王嫊凌:病的是身体,苦的却是心灵。


3620SWY20198291121244811117.jpg

你害怕谈论死亡吗?当那一刻来临时,我们是屈服或是抗拒?犹如诞生于世无从选择,离别时刻也无法强留一刻。此时,暮年长辈的内在世界,需要有安稳的力量定锚,咨商心理师王嫊凌打开她的“沙游”,让古来稀的长辈、让承担压力的家庭照顾者们,有一个可以存放、诉说的地方。

“在华人文化里,并非想像中的那么容易开口谈论死亡,谈论死亡像是一个禁忌,一个充满神秘的绝望之门,但是人最终不免一死,这是事实。”王嫊凌实习时,在安养机构内开设沙游治疗,为长辈梳理未竟事宜;在这几年,更是积极参与照顾者支持团体。

“沙游是一个借由沙与盒子以及各种小物件的辅助工具,人们可借此透过创作沙图表达心中不为人知的图像世界。”王嫊凌说,有些长辈的言语表达已无法那么清晰,或是对于咨商有先入为主的排斥,而艺术治疗中的沙游创作,便成了长者能自由与安心的表达自己的心声,在病痛中找到活下去的勇气与意义的重要媒材。

“我每周会拿出装有8公斤沙的蓝色大盒子,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人类世界的小物件,就在教室筑起了让长者能与我互动的空间。”她进一步从引导被照顾者,到引导家庭照顾者,每场沙游游戏治疗都爆满,因为病的是身体,苦的却是心灵。高龄化虽然是全球趋势,但心理支持的重要,却很少被放在讨论清单里。

身体与心灵都是我们的家

参与过的家庭照顾者们,都盼望能有更多的支持性团体,除了稍微卸下肩上的重担,另一方面,他们也想在支持团体里,分享经验与心情,彼此成为彼此的力量,终结照顾孤单的日子。

“以为我撑得住,其实我不行……”“可是他还是对我很好……”照顾者小梅眼泪恣意地流,在每次沙游物件的摆放之间,她似乎释放了压抑许久的情绪,同时也寻找到,过去被自己忽视的照顾价值。

长辈身体上的不舒服,以及心理上的失落、无助;还有照顾者生活上的无奈、沮丧,这些隐性的挑战都需要被看见与理解。而当沙游治疗结束后,你会看到长辈的面容变得柔软许多,照顾者纠结的眉头也松解下来。

关心长辈以及照顾者,除了提供社会资源、补助资讯、照顾技巧等“实用”方式;他们的心灵也需要被接住、被看护,在失落的世界里,重新立地扎根。

*沙游治疗以荣格理论为治疗的基础,采用沙盒以及成百或成千的小物件,建造自己内心的世界,以三度空间的图样呈现出来。在自由与保护的空间之下,我们可以把内在的世界呈现在这沙盒中。这是非常有创造性、非理性与非言语的治疗方式。(资料来源:台湾沙游学会)


作者 : 萧婷文(寄自台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