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31 09:00:00  2108546
熬过苦头见春天
有故事的人

5086TPM20198281221224792773.jpg

郑瑞芝·63岁·马六甲人,现居芙蓉·律师

我常义务担任森州社团组织的法律顾问,又开设律师事务所,让许多人认为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其实情况恰恰相反……

我出生在贫穷的家庭,父母都是胶工,收入微薄。以前升中学得缴付学费,在我完成小学教育后,因家庭经济不允许,只能让哥哥继续升中学,我就被迫停学。

中学开学一周,班主任见我没到学校报到,于是骑摩哆前来我家慰问与关心,甚至劝勉父母继续让我升学,毕竟我的学业表现不错,随后父母也同意了,因此我比同龄学生迟一周上课。

好不容易完成马来西亚教育文凭(MCE),也考获一等成绩,但却没有钱升读中六,唯有踏入社会;因为挺喜欢教书,当了临教后就前往申请师训学院。

我来自华小,即便升上初中也有就读华文,而高中则转入一所英校,因此中英文都掌握得不错,而在待业期间的某天,从报纸上得知法庭要聘请翻译员,自己也精通华文与英文,符合资格,申请后成功被录取。

不过,因热爱教育,当时并没有想当律师的念头,一直到面试师训时,面试官声称我已有工作,倒不如将师训的机会让给其他没工作的人,就这样,我与教育擦肩而过,失去当老师的资格了。

在法庭担任翻译员多年,也成功完成马大翻译系,遇见关心下属的法官上司;而这上司在某天建议我申请到英国修读法律。

这上司劝勉我申请成功后,才为金钱烦恼,孰料真的成功被录取,当时已婚的我便和丈夫绞尽脑汁,变卖家里产业,筹钱到英国修读法律系。

就读法律系每年的学费约3000至4000英镑,长达3个月的暑假就是打工赚钱的机会,我记得当时一天打三份工作,几乎全天24小时都是打工,这才能解决学费问题,同时也在半工读的情况下,解决生活费的烦恼。

虽然在英国念书的那段日子吃尽苦头,但熬过之后,看见了春天;也因为有那段经历与磨练,如今眼前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应付与克服,而现在回想当初吃苦的点滴,我的人生挺精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