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30 16:59:00  2108725
雨花石·选修单元列必修科目纷扰何时了?
柔佛透视

小学标准课程Kurikulum Standard Sekolah Rendah (KSSR) 在2011年开始实行。2011年开始实行的KSSR,在第四学年的马来文课本里是“没有” “爪夷文字”单元的!

2011年开始的KSSR,在完成一个“完整的学习阶段”后,即6年后,于2016年结束!

2017年开始在小学实行的是修订版(Semakan)的KSSR课程。这是一个全新的审核过程,从第一学年(2017年)至第六学年,逐年修订课本,课本内容依照需要而增删,经过审订后而成册。

换言之,这批2017年第一学年的学生,在2020年就是第四学年了,即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介绍爪夷文字单元” 纳入马来文(Bahasa Melayu) 这个必修科目(Mata Pelajaran Teras)的年段。

既然是一个“全新的”修订阶段,若把有关责任说成是2015年“前朝政府”定下的“决策”(应该是草拟的初稿),“现任执政者”就应该有妥善的“对策”。

理由是,不论是“决策”或“初稿“,只要书本尚未付诸印刷,就有转圜的余地!

KSSR第四学年本来“没有” “介绍爪夷文字单元”,为何要在修订KSSR时 “另生枝节”、打开一道缺口?这道缺口一旦开启了,就得延续三年:2020年第四学,2021年第五学年,2022第六学年。

众所周知,语文教学是逐年加深其内容的,笔者感到疑惑的是,2020年(第四学年)介绍爪夷文字,2021年当这批学生升上第五学年,及2022年(第六学年)时,学习的内容又如何?总不至于皆停留在“介绍“阶段?教学目标每年都一样?

这就是令华社担忧的,也是极不合逻辑的教学原则,难道说明年修订第五学年课本,后年修订第六学年课本时,华社再来和教育部说项,教育部再来召集“华淡教育组织” 对话,到时再来纷纷扰扰一番?

再者,不论中小学,马来文都是必修科目,当局坚持把“选修”单元列入必修科目,在情在理都说不过去,也令人怀疑是否事有蹊跷,另有所图。

相信大家都会认同,执政者不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问题就没完没了。每年把精力花在纷扰,甚至隆重其事,保管与会者手机开会讨论,“小题大作” 的同时,也凸显该部门缺乏彻底解决问题的诚意。

相信有人会认同这样的看法:爪夷文字单元或可纳入课外活动,成为学生的一个选项,让它成为名副其实的自由选择项目,一来既可让有兴趣者(若有)开开心心学习,当成增广见闻的一项活动,二来又能促进各族学生交流,又符合教育部让学生“选修”的目的,何乐而不为?

华社本来抱著希望,希盟的华基政党“能为前朝政府所不能为“ 。结果呢?只剩一里路的承认统考文凭,却换来遥遥无期的等待!究其因,官字两个口,能言善辩者得一个”讲“字!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华而不实的论调,呜呼哀哉!

欲盖尔彰,彰显自己力有未逮的政治伎俩,诸如“三要”变“三不”等说辞,只能掩盖一时,却不能掩盖一世。

我们客观的看待爪夷文课题,就事论事,说出心中的忧虑,也殷切希望改朝换代后的执政党具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的胸襟,听取华社的心声,不要再昧著良心耍官腔,说官话。

华社并非杞人忧天,而是深感我国时局未能预见,未雨绸缪,一劳永逸解决问题才是上策!

###

作者 : 雨花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