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4 16:00:00  2109196
国民融合度政经考验·学者:和平政权交替是典范
我们
4788JN20198221824384678836.jpg
三苏认为,我国的国民融合已经度过了许多经济和政治考验。


报道:吴珍妮

多元种族社会的国庆日,大家高唱国民团结。

何谓“国民团结”?

国大种族研究所创办人兼主任拿督三苏,对于这个名词有一个独到的见解。他认为,我国还未实现国民团结,这,只是一个梦想、一个理想的状态。

以目前现有的状况而言,他认为大马只是处于“国民融合”(national cohesion)的阶段,因为国民融合,国家度过了许多经济和政治考验。

“事实上,当人民去年5月决定换政府的那一刻,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国的国民融合是社会赖以生存的船锚。

在2018年,全球有18个国家进行选举,我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发生暴力事件的国家。“我们可能觉得没有什么,可是全世界都在称赞我们能够和平地进行政权交替,在这里面,国民融合起著重大的作用。”

三苏说,无论我国出现任何挑战,国民融合依然存在。

三苏:绝不诉诸暴力
国人须学习“异中求同” 

三苏说,无可否认,我国人民不断经历一次次的“团结的时刻”和“分歧的时刻”,像一个钟摆,在这当中不断摆荡。

他形容,这就好像一对夫妻或者在一个家庭中,他们不可能24小时都保持笑脸,在一天中,总有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刻。

无论是“团结的时刻”和“分歧的时刻”,都有数个因素存在,让我们同在一起,或者把我们推往不同的方向。

“我们来自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特征,我们也常常‘吵架’,在公开场合或者社交媒体争论,但是还不至于动武,没有人要诉诸于暴力。我们关心的是社会流动(social mobility),也就是我们的孩子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三苏认为,大马人必须学习“异中求同”(Agree to Disagree),绝对不能诉诸暴力。

“融合”是先决条件
“团结”还是个梦想  

在过去50多年,我国存在的国民融合制造了一个平衡的情况。

何谓“团结”,何谓“融合”(cohesion)?

“团结”对我们而言还是一个梦想,我国一直以来所受惠的是“融合”,而“融合”是团结的先决条件。

他说,国民融合有三个面向,分别是正面的形象、负面的形象和理想的形象。

他举例,正面的形象包括我国可以销售我们的多元性,作为给予游客的商品,例如美食、文化舞蹈、T恤,也让游客参观清真寺、庙宇和教堂,人民可以从旅游业中赚钱。

负面形象则是害怕我们的差异性会制造不团结、破坏融合、增加距离和不信任。偏见和刻板印象主导了这些负面印象,将会带来毫无根据的憎恨与恐惧。这可以是源自于一个人无法获得奖学金的委屈、一个家庭不满没有因为绩效而获选、或者一个群体感觉被边缘化。

他说,一个群体当中总有一些人喜欢通过提起不同之处、忽略正面形象、忘记本身从正面的团结形象中赚了许多钱,而挑起不同群体中的敌对状态。

同统一性团结非国人所要不认

至于理想的形象,三苏解释说,许多人保持一种“团结就是统一性(uniformity)”的看法,他们不知道其实德国的希特勒和柬埔寨的波博也是倡导这种概念,甚至发动种族清洗的大屠杀,以带来所谓的统一性的团结与融合(uniformed unity and cohesion)。

他表示,这幅“理想的形象”不是大马人所追求的,但是一些人正在默默进行中。

他指出,目前的国民融合情况良好和受到控制,大家必须以平衡的方式看待现在的情况,专注于处理正面的形象和负面的形象。


4788JN2019821190124663471.JPG
三苏:我们关心的是社会流动,也就是让我们的孩子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国民融合虽处良好水平
社媒让小事也疯传 

从1970年开始至今,我国的国民融合一直处于良好水平并且受到控制,那为何在源流学校教导爪夷文字、印裔传教士扎基尔的种族性谈话,甚至涉及不同种族的车祸也能牵扯到种族议题,为何种族议题总是一触即发?

三苏认为,如果要把没有关联的事情混为一谈,以及作出其具有关联性的假设,是非常轻而易举的。

当脸书、Instagram、推特和WhatsApp出现后,即使是小事也能像野火般疯传。

“与此同时,政治人物涉嫌性侵女佣的事情不再被提起了。爪夷文还是性爱案重要?似乎没有人关注。”

在我国,种种有关社会生活一层层的故事必须获得更好的理解,有些是社交媒体上的说法、有的是网媒和平面媒体的说法、有的是政治人物的说法。

那么,各族维护本身的种族和宗教会削弱国民团结吗?

三苏指出,“国民团结”一词无法形容我国的现实情况,我国一直存在的是“国民融合”,因为大家都是处于“在多元中团结”的情况。

“国民融合”将国人绑在一起

就是这种“国民融合”将国民绑在一起,即使来自不同的群体,却能在同一个公共空间(马来西亚)共同存在。

他说,每一个群体有各自“独特”的特质是正常的,这并不负面,而是正面的,我们为多元性欢呼,从多元性中赚钱,请记得这个宣传旅游的口号“马来西亚,真正的亚洲”。

与此同时,我国的国民融合也是像钟摆,有时候摆荡至“我们压制彼此的不同”这一边,有时候摆荡至“我们突显彼此的差异性”那一边。

无论如何,这并不会有损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就好像一个人,有时心情好,有时心情不好,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突显差异性让融合更具弹性

其实突显彼此的差异性,与维护本身的种族和宗教无关,而是认可特性和差异性,让国民融合更加具有弹性和灵活度。

至于如何促进团结,他说,我国所需要的是保持国民融合,尽管有时候是正面的发展,有时候变成负面,但是最终又会摆荡回正面的发展。

“在过去的50多年来,我们已经证明了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我们所处于的真实情况。”


4788JN20198211859594663469.JPG
三苏认为,大马人必须学习“异中求同”,绝对不能诉诸暴力。


作者 : 吴珍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