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2 11:30:13  2109709
黄翠娴.爱国从了解历史开始
观点

谈到历史课,相信很多人都会以“沉闷”和“无趣”来形容,毕竟密密麻麻的字写着的都是年份、事迹和名字,不会有太多的描述,也不像小说般的天马行空。

相较于中国和印度的历史,大马的历史书也显得“较不精彩”,毕竟我国的历史没有中国印度久远,特别是当宫廷题材的电视剧渗入我们的生活以后,宫斗内容更让追剧一族觉得这些才好看和精彩。

当然,我不否定宫廷剧引起的关注,或会让更多人去翻一翻历史书,了解真正的历史故事和内容,但同时也不要忽略,有些人对于历史没兴趣、没认知,就这样相信了剧本改编的内容,但真正的历史是有根有据的,不能道听途说。

我们可以不了解世界历史,但对于祖国马来西亚的过去,一定要有认知。你可以不记得日期,但不要忘记那些重要的事迹,因为只有懂得自己国家的过去,才明白现在,并能更好的准备面对未来。

中六那年,校方依照我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成绩把我编入理科班,但我对理科没兴趣,想转去商科班,对重新学习没有上过的商科和会计又没信心,最后我转向了文科班。

校内唯一的文科班是中六的最后一班,上的是通识教育、经济、国文及历史,班上人数只有18人,在一名插班生来之前,我是班上唯一的华人。

商科有小部分学生有选修历史,人数大概是8人,里头有4名华裔,但他们的上课时间与我的不同。

以我那年的选修人数来看,华裔学生对历史这一课真的没多大兴趣。

华裔子弟对历史没兴趣是大多数人的刻板印象,而在一些课题爆发时,部分华人的反应,也正好反映出,他们对国家历史的不了解。

不少人认为,历史已是过去的事,没有特别值得深入了解的必要性,但他们忘了没有过去就不会有现在,也正因为对历史的不了解,而常会在一些敏感课题上说上一些笨拙的话,或是被一些为了掩饰而胡说八道的政客给误导。

其实,历史容不容易,是否有趣,完全取决于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爱与“求知欲”。

国内最近常闹出一些与种族宗教相关的敏感课题,在讨论的过程中,总会听到社会契约这回事。

但知道社会契约是什么的又有多少人?

这就好比之前的爪夷文风波,又有多少人知道爪夷文在大马的历史?

一些政客为教育部护航时,声称爪夷文与伊斯兰教丝毫无关,但根据历史记载,特别是大马和伊斯兰教的历史,爪夷文和伊斯兰教之间根本脱离不了关系。

爪夷文尽管只是文字,但它的出现和用途,本就和伊斯兰教有关。

初中历史课本上,我们就曾念过这一课,即爪夷文最早发现于刻在登嘉楼史迹石碑(Batu Bersurat Terengganu)上, 年份为1303年,而这个发现,留下了伊斯兰教最早期登入登嘉楼的事迹。

爪夷文或许不足以伊斯兰化别的族群,但不要否定它与伊斯兰教的关系。

在谈爱国时,问问自己,对于这片国土的过去了解吗?

人们若对历史不了解,一被煽动就失控,政客说谎又当真,那只会沦为笑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