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4 14:34:00  2110802
林淑敏·有毒变无毒的悲伤
都会观点

那一年,尊贵的黄德先生以反稀土毒厂的名义,发动300里苦行时,我在澳洲阿德莱德老友的家度假。朋友们在脸书上标注我,说我们70余岁的街头老战友阿眉姐(涂亚眉),走得脚底起泡流出脓血还发烧,却坚持要从关丹一路走到国会。

那个晚上,我躲在朋友家中的厕所,眼泪慢慢的掉下来。

一抵达国门,由朋友开车,天未亮,我们便飞车追著绿行大队,找到浑身发烫的阿眉姐,硬硬的把她塞进车内送医,她却清醒的紧抓著我,直嚷:“人数不够多,政府听不到民声……”

“唏……别怕别怕,年轻的接力来了。”之后,一路相随的朋友都知道,我们当中有多少人把名牌运动鞋活生生的走得解体了、脚骨裂了、脚趾甲剥落、肩膀为了迎风扛起那面绿色的大旗而留下多大片的瘀伤,数月不消。

在政府决定要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时,在公在私,我都希望有人会辞职以表立场,挽回支持者的一丁点信心,而不是苍白的说我的立场没变,我传达了看法,但实实在在却把背转向了选民。

从有毒变成无毒,莱纳斯消毒程度堪比光速。

网上一片骂声,怒火冲天。但很多时候,愤怒是因为悲伤,而我们并不自知。那些年的路不会白走,至少看明白了,从此风轻云淡,也无风雨也无愁。

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抱一抱伤怀的阿眉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