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5 07:15:00  2110967
陈嘉盈·语言的艺术
大新闻笔

会说话的人和不会说话的人,差异真的很大!特别是作为政治人物,说话真的是一们必修课,也是生存的艺术。

“一言兴邦,一言丧邦”这句话充分体现了口才艺术的价值。

国内有个部长,因为他经常性言语“高调”,惹众怒。最后,他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会惹人厌。

我举个例子,较早时,政府宣布在2020年推行免费营养早餐计划,与此同时,会要求教师和学生同桌共餐,让学生学习餐桌礼仪和纪律。

政府的这一项决定虽不像爪夷文课题那般激起万千涟漪,却引来许多人对于“营养餐”的营养素指标,以及各校会否执行“陪餐制”的一些舆论质疑,但更多的是嗤之以鼻的态度。

这个概念其实并不新也不是不好,而是“说的人”在表达和阐述方面,使人听了不舒服。

在国外,一些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早就建立由家长或老师轮流值班的陪餐制,目是是确保学生“舌尖上的安全”,即保障学生食堂食品安全和营养均衡,与此同时,家长或老师在与学生共餐时,可以倾听学生的心声。

同样的概念却给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同样的一个人在另一个场合,其特别助理一早便通知媒体有关新闻发布会的地点与时间。

有一家电台记者一早便在指定地点占位,并设定好访问器材,恭贺部长“驾临”。没想到,有关部长却心血来潮,临时换地点召开新闻发布会。该名电台记者便要求部长等5分钟,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飞奔过去重新设定器材访问,该部长却“大牌”地说:我凭什么要停下等他们?”让电台记者错过他的新闻访问。

如果,他能够换一种说法,就会显得更好,比如“我赶时间,请大家谅解一下”或者“为了不耽误大家宝贵的时间,我们先开始,请某某记者等会向其他报拿新闻”等,而不是高傲而不可一世的态度。

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它同时反映着一个人的文化素养和情商。

作者 : 陈嘉盈(本报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