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4 20:01:44  2111171
【文告全文照登】 星洲唯一目标:打倒行动党——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
言路

马来西亚自2008年民主曙光伊始,近11年来,星洲在国阵高举1MDB舞弊大旗下,无视国家国帑挥洒于个人私己、朋党团体、媒体、黑道,反以击溃及颠覆行动党为目标。

自2018年变天后,星洲加紧以激化种族情绪的方式打击行动党。星洲高层这一年来以偏概全污蔑行动党没有捍卫华社与华教,根本就是延续他们多年来承自反对党国阵的既定议程,就是打倒行动党。

这一年来行动党在希盟政府中力推预算案史上首次正式拨款1200万令吉给独中,而且在1月就分发完毕,史上首度拨款2000万令吉给13家增建及搬迁的华小、将前朝拖欠“今年预算,明年给”的华中1500万令吉拨款迅速归还、华小的5000万令吉拨款也不再受到行政偏差而个别久久无法收到,直接电子转账至各校董事。

更远的行动党在执政槟城州政府10年间共制度化拨款超过1亿令吉给州内各华小及华中大大的改善了州内的软硬体措施,再加上拨校地,在华教事务上至少有2亿令吉的价值。

以上种种为华教带来的改变都是国阵61年来所办不到的,因此行动党不可无视星洲的污蔑而含冤莫白。

当然行动党也概括承受前朝部长决定后遗留下来已经成为政令的偏差政策,并准备接受选民的批评、检视甚至辱骂,努力将之修改至全民目前都可接受的最大公约数。

当中大学预科班10:90的比例一直行之将近20多年,但是现任政府因为增加预科录取人数而遭殃,因此行动党在内阁力主将低收群40%的家庭(B40)不分种族录取。这已经让非土著的低收家庭优秀生包括优秀华中生,除了大马高级教育文凭之外,增加了更多进入大学的门槛。

还有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课爪夷文简介虽然早自前朝2017年决策推行,但是行动党也不推诿责任,在过程中概括承受选民的建议批评甚至丢鸡蛋羞辱离弃,并理性的在全国性整合党内的各方意见后,在内阁多次斡旋力争,才有最终由家长决定选修与否的定案,也是国家小学教育体系首度拥有让家长决定选修与否的政策。

行动党不是一言堂,是海纳百川的多源流民主政党,无论执政前执政后,数十年来承受于打压或在国阵媒体操弄下要不就是华人种族沙文主义政党,要不就是出卖华社的汉奸叛徒。行动党遭唾骂党员皆心痛,但是我们还是团结一致理性的从人民及党内外寻求马来西亚人最大的公约数。

行动党一路走来如履薄冰才获得选民的委托,要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实践迈进,做得好坏与否,行动党愿意在大选接受选民的审判,但是唯有星洲没有资格。

星洲第一大报的历史脉络中充斥着与1MDB丑闻要推翻希盟槟城州政府的议程。 近10年星洲攻击槟城州政府的力道与今日攻击希盟联邦政府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过去10年星洲却赞许纳吉及国阵将民主推进了20年。

星洲第一大报的历史脉络充满着国阵挂钩收编的事实,从马华收购南洋报业再转卖给星洲组成世华媒体,几乎垄断了中文报业,从根本上星洲的基因就不可能中立。因此星洲应该照照镜子扪心自问之后,公开摆明车马星洲就是亲反对党报系。

星洲一贯的精神分裂,举大旗说中立,却多年来与现任的反对党一唱一和想要打击行动党“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从行动党执政之前就是如此,证据就在于星洲高层在选举前巫统主导选区划分不公的当儿,撰文将责任推给行动党及支持该党选民,称因为非土著选民支持行动党才迫使巫统重划选区。

星洲一方面求真,却善于制造假新闻,远的不说,就说星洲在今年山打根补选于其脸书专页新闻污蔑林冠英曾说过“胜选才来找我”的言论,煽动网民选民憎恨林冠英及行动党,企图借此影响选情,被戳破后即便道歉伤害也已经造成。还有,马新边界机场凌空飞过巴西古当事件,星洲无视交通部长陆兆福发表的影片事实说明,报章内近乎雀跃地采纳新加坡媒体视角报导,即便过后致歉也已经损害国家利益。国庆穆斯林学生朗诵可兰经祈祷,星洲在还没小心求证下,硬要在其社交媒体专页及报章指各校必须参与朗诵可兰经活动引起华小校长哗然不知所措云云,企图引起华社恐慌。

吊诡的是星洲捍卫华社是选择性的,在首相敦马及林冠英代表行动党率先接连抨击种族主义及宗教极端组织杯葛非穆斯林及非土著产品的时候,星洲反而皆低调处理。而且,前天(3日)林冠英以行动党最高领袖秘书长的名义抨击巫统伊党没有谴责亲巫伊的种族宗教极端组织的文告,他的名字就这样被星洲消音。更耐人寻味的是,星洲周三(4日)干脆连林冠英代表行动党揭露巫伊两党如何支持这极端杯葛行动的文告也不登。

就像星洲副总编辑郑丁贤于7月在其专栏曾将希盟兑现竞选宣言国会一致通过18岁成为选民的法案解读为一族独大的种族阴谋论,按照星洲喜欢炮制假新闻及搬弄是非的阴谋论,任何常人是否也可以其人之道还至彼身,怀疑星洲乃站在反对党的立场及议程上为巫统及马华护驾?

可不是?当这种危害种族和谐的杯葛行动早已经在进行的时候,口口声声捍卫华社的星洲日报为何处理得如此低调? 这杯葛行动首当其冲的可是华社小商家啊?

星洲在这期间为何没有举起正义至上大旗大肆报道及撰文谴责?得等行动党这几天开炮之后,才来拿所谓的12名人的反对来作为9月4日的封面头条?原因就在于名人也好,非政府组织也罢,在谴责这些亲反对党极端组织的时候,是不会直指背后的巫伊两党。星洲是否避免这些课题延烧至巫统与马华?

这一年来,中文报已经不再像国阵时代动不动就得面对吊销执照停刊危险、撤职总编辑或总编辑放大假的干涉。但星洲却趁着希盟政府提倡的新闻自由之便,把新政府当成是一只无牙老虎戏耍,操弄种族情绪,罔顾新闻操守。

诚如一些选民所说,选民可以批评行动党,但是马华绝对没有资格。同样的选民及党内同志都可以对行动党进行批评,唯独为了打倒行动党而多次造假,与反对党及前锋报站在种族两极,制造种族撕裂的星洲,没有道德制高点可以借批评打倒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