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7 16:29:44  2112538
贵竹子·40岁的外遇
城人小说

我和瑞耀是自由恋爱而在一起。

虽然婚后还是很穷,但我没有嫌弃他,一切由零开始。我认为一个人只要肯努力,总有一天,日子会慢慢好起来。

婚后,有机会挣钱的工作,我们都去应征做了。我俩读书不多,所干的当然不是舒适的工作,而是需付出汗水的杂工。举凡水泥、园丁、搬货、送外卖、临时招待员、电招司机等等。

我们不是不要做长久的工作,而是别无选择,因为找我们做事的都是临时缺工人,才来联络我们。时间久了,就习惯被叫去这里做一点、那里做一点。不过,庆幸的是不愁三餐。

我们很珍惜每一份短职,觉得这样不会长期失业,一份工做完,第二份工就有着落;第二份工完毕,第三份工就接着而来。当没有工作的日子,就当作是我们的休息天,如此类推下去。

虽然日子过得有点不稳定,但我们省吃俭用,还是可以存到一点积储。

婚后,我们约法三章,决定不要孩子。因为我们觉得两个人生活已很不容易,如果我们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肯定会跟我们一起吃苦。所以经过深思熟虑后,仅过二人世界已足矣。

没想到,上天似乎对我们特别不尽人意,在我40岁那年,我被医生宣告怀孕了!

“老公,该怎么办?我们的‘约法三章’破了!” 我泄气地对瑞耀说。

“唉,我也不知该怎么好,我都快步入中年,才来开始养育孩子,是一场吃力不讨好的养育战!”瑞耀频频叹气。

除了无奈,也不懂怎么去安慰这个多虑的枕边人。

“老公,这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你也该感到高兴才对,别犹豫不决,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俩就接受下来吧!”我只好在瑞耀面前打圆场。

“喜忧参半,唯有跨步向前,还能怎样?”瑞耀无奈地接受事实。

XXXXXX

害喜的日子令我真难受,睡也不是、躺也不是,似呕不呕,吃什么都难于下咽,好不痛苦;我真想从此一躺不起,不想清清醒醒过着这段怀孕的日子。

这段期间我无法外出工作,全靠瑞耀一人出门挣钱,这意味着我没办法在工作上帮忙他,即使当个旁边助手也不能了。

怀孕期实在是一种煎熬,我只靠躺和睡来度日,这不是我要过的日子;我也感十分内疚,为了孩子,我只好暂时撑着。等孩子出世了,我一定会好好帮助瑞耀。

在这期间,我把全部精神都放在孕育上,其他的事我根本没去理会。

但是我没想到,瑞耀在外面却认识了一个新欢,这件事还是他亲口告诉我。

他说近日工地来了一个女工,名叫阿娇,心地善良又勤奋,真是一个难见的好女人。她对他十分好,时常为他准备好吃的早餐和午餐;献殷勤的程度早已超越了工友关系。

起初我不以为意,但日子久了,发现瑞耀放工回家晚了,又或者回来后就穿著得漂漂亮亮再出门去后,我开始觉得不妥。

躺在客厅的我挺着个大肚子晕惛惛地看着老公渐行渐远而去!不知怎的,我的眼泪却往肚里流……

他回来已是深夜,我追问他原因,他竟然直认是和阿娇出门喝酒陪聊。

我临盆在即,他却做出这种行为来回馈我,让我对他感到彻底失望!

XXXXXX

我们的宝宝终于出世,庆幸的是母子平安。

瑞耀匆匆到医院看了我们一眼,又急急忙忙夺门离去。

第六感告诉我,他好像有重大急事在身,还神不守舍般焦虑不安。

我自个儿办完离院手续,抱着爱儿回到家,竟然看见老公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儿呻吟。

“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惊慌失措叫喊起来。

“阿……阿娇的老公叫了几……几个大汉来打了我一顿!”瑞耀说得有点气绝。

我心想,原来如此,这场戏似乎演得很到家,大胆玩弄别人的女人,真是给我老公一个最好的教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