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08 10:56:00  2112614
孙德拉:“零罪案”不切实际.通过管理降低控制罪案
大北马


0081CWL2019971758455009502.JPG
孙德拉慕迪在犯罪学领域拥有30年经验,过去至今领导进行多项与犯罪有关的研究。(图:星洲日报)


(槟城7日讯)世上没有零罪案的乌托邦,再安全的地方也有罪案。

人为何会明知故犯?最严加防守的人为何仍被罪犯盯上?有没有预防成为罪案受害者的最好方法?最严厉的惩治能否减少罪案?

这些与罪案有关的问题长久以来被热烈讨论,却没有简易的答案。当社会问题无法根治,罪案得以管治时,以犯罪现象为研究对象的犯罪学因而存在。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犯罪学副教授拿督孙德拉慕迪过去30年在犯罪学领域工作,也是该大学的保安局总监。过去10年,他率领一支研究团队专门研究罪案与治安管理,并与社会单位及政府机构合作,为防范罪案出一分力。

他接受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记者访问,从学术角度及经验所谈,发表对罪案与治安管理的看法。

谁都可以是受害或犯罪者

孙德拉慕迪谈论罪案的开场白,是纠正民众长久以来对罪案的迷思。

他说,一般认为,犯罪者多是教育水平低、家境贫穷或精神病患者,但他说:“这观念是错误的,因为,谁都可以是罪案的受害者或犯罪者。”

他强调,罪案是非常复杂的事,人们不可简单化罪案的因果,比如轻易把犯罪的原因归咎于贫穷、低学历或居住环境密集繁杂等,而社会环境将为人类行为带来深远的影响,形成一个人正面或负面的行为。

“所以,无论你来自什么种族,拥有怎样的宗教信仰、家庭背景或社会地位,即便你是高阶官员,你都有机会成为罪案的加害者或犯罪者。”

他坦言,尽管决策单位一再推出“零罪案”,或高呼“打造零毒品社会”的口号,但这些口号都是不切实际,因没有任何方案能完全消除罪案,而只能通过罪案与治安管理来减低和控制罪案。

认为死刑无助遏止罪案

终结犯罪者生命,是现有法律里最严厉的惩罚。不过,许多国家决策者开始从人权角度省思死刑,及检验死刑对减低罪案的成效。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去年提出将修法全面废除死刑后,在民间掀起反弹,形成一股反对废除死刑力量。刘伟强后来放软姿态指只废除强制死刑,不是全面废死。废死一事至今仍未提呈至国会。

孙德拉慕迪针对死刑课题指出,我国目前没有任何全面且具权威性的研究报告,证明死刑可减低罪案。他认为,死刑无法有效地减低罪案。

他说,我国现有可判处死刑的刑事罪行分为5类,即谋杀、贩毒、持械打劫、绑架和叛国,而事实上,上述5类罪案并无因为一直都存在的死刑而减低。

“由此可见,死刑无法在整体上阻止社会人士涉及些罪行,死刑不过处理了干下这些罪行的犯罪者。”


0081CWL2019971758445009501.JPG
孙德拉慕迪在理科大学槟城总校内接受访问,畅谈罪案与治安管理课题。(图:星洲日报)


废死需考虑受害者家属感受

他认为,在上述5类罪行里,我国政府可废除对贩毒者施加的死刑,改以无期徒刑(把犯罪者囚禁至自然死亡)取代,因事实证明,死刑并没减少我国的贩毒活动。他说,至于其他4类刑事罪,尤其是谋杀及绑架,政府需考虑到受害者家属的感受谨慎处理应否废死。

他也主张为吸毒者去刑事化,即政府应该对使用毒品的问题视为公共健康议题处理,而不是为吸毒者套上刑事罪名,但该些涉及毒品贸易或贩毒的人士,仍属于犯下刑事罪。

指警队庞大需独立投诉单位

孙德拉慕迪坦言,无论喜欢与否,国人存有“警员涉及不当行为”的印象,此印象之存在必有原因。

“一,大家普遍上知道,很多事情可以按非正式方法私下解决;二,很多事情在眼前清楚可见,比如到处张可见大耳窿的海报时,为何他们那么明目张胆?;三,何以非法赌博活动那么猖獗?当这一切在发生时,显示警方妥协得太多了。”

他因而赞同,政府必须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

“有警员质问为何只针对警方,却不见为其他执法机构如移民局及关税局设立同样的独立投诉单位?我要强调的是,警队拥有约14万警力,移民局及关税局等相对来说只是小部门,也有本身的纪律部门。警队这庞大的队伍,需要更好的管理。”

他也放话说:“除非你(警察)不干净,不然根本不必害怕IPCMC。”

在过去的国会会议,我国政府终于提呈讨论已久的2019年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法案,落实皇家调查委员会在十多年前提出的建议。

孙德拉补充,一旦成立此独立委员会,政府委任委员会的领导人时,勿以社会地位做为委任标准,比如某人因拥有丹斯里或拿督斯里衔头而受委。反之,政府应以问责的方式,通过国会委任拥有罪案及治安管理专才的人士领导。

非暴力刑事初犯勿送牢

以送牢的方式对付轻微犯罪者,是适得其反?

孙德拉慕迪强调,犯下非暴力刑事罪行(如偷窃)的初犯者不该被判监禁,应以感化服务取代之,如判处进行社会服务。

他说,基于资源不足问题,我国的牢狱只把死囚及生病的囚犯隔离,但没细致地分类及隔离囚犯,如美国把监狱分为低度、中度及高度设防,隔离高度危险的囚犯。

“在我国,干下不严重罪行的犯罪者一旦被送进监牢,反而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严重犯罪者,也在狱中共处时学习到犯罪手法和开拓犯罪网络。在这样的情况下,监狱没有带来惩戒效果,只是罪案滋生的温床。”

量刑指南让犯人获公平裁决

犯下同等罪行的人,何以被判处差距甚大的刑罚?

孙德拉慕迪建议政府为我国司法制定量刑指南(Sentencing Guidelines)机制,让法官根据指南的指引做出判决,避免不公平判决,过度惩罚犯人的现象。

根据国外的案例,量刑指南是一套根据罪行级别(属于轻度、中度或严重罪行),及犯罪者特征,比如属于初犯或重犯等,让法官根据指南框架判处刑罚。

孙德拉慕迪认为我国有必要制定此制度,才可制衡法官判决,确保不会偏颇或歧视特定犯人。

作者 : 刘振仪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