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1 07:00:00  2113361
有些禁忌,是古人留下的生存密码/蔡羽(古晋)
星云




人类不再如过去般崇敬自然,而且以自我为中心,然而,自然总在特定时候,展现摧枯拉朽的力量。




有一位朋友经常在婆罗洲内陆地区跑动,除了靠双脚,主要的交通工具是船。有一次饭后闲聊,聊起吃野味的经验,我提起鳄鱼肉,觉得鳄鱼肉味道不错,听说保健效果也不差。她听了直摇头:“我不吃鳄鱼肉,怕在婆罗洲的河里被鳄鱼吞掉。”

她的话让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件事。

我和几位朋友到一座临河小镇,品尝当地著名的大虾料理。饭店前面是一条大河,当时刚好水位很低,是低至可以涉水渡河的那种。我们自然不放过这好机会,脱掉鞋子卷起裤管,直接走到河中央,在炎阳天里将双脚浸泡在水深未及膝盖的河水中,其实挺舒服的。

这时,巧遇一位居住在河对岸的原住民大妈,牵着约莫六七岁的女孩,正在涉水渡河。大妈亲切的向我们微笑挥手,我们也远远的回报。我的一位朋友大概觉得这样回礼不够,应该说些什么才显得更为礼貌和亲切,于是他高声向大妈喊话:“阿姨,请问这河里有鳄鱼吗?”

我心下立刻滚过惊雷,暗喊了一声“坏”,只见大妈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拉着身边的小女孩折返来时的岸边,脚下急急走着当儿,眼神凌厉的瞪着我们,嘴巴连串在骂着什么。当然,她骂完后,接力下去骂那位多嘴的朋友的,是我们。

朋友触犯了一个不该触犯的禁忌。靠河为生的人,不会喜欢人家在她渡河之际,直白的提到鳄鱼的大名。就如我前面提及的那位女生朋友,虽然不是山林里的村民,但由于经常出入山林的大小河道,也依循山林的禁忌,避免吃鳄鱼肉。像是渔夫,或者经常出海的人,在餐桌上也有禁忌,那就是吃鱼的时候不翻鱼,也不喜欢同桌的人这么做,据说翻鱼如翻船,是不好的预兆。

对天地的一分敬畏

又比如住在山地的人,深恐冒犯山灵,在山里绝不乱说话,也不呼叫彼此的名字,大概怕引起山灵的注意。还记得发生在2015年的外籍游客在马来西亚沙巴神山拍摄裸照的事件吗?话说这批游客拍摄裸照的数日后,神山发生了6级地震,酿成多人死亡事件。地震发生后,那批拍摄裸照的人士立刻成为众矢之的,当地人认为是他们亵渎了山神才酿成地震。

当然,那批裸男裸女后来惹上不少麻烦,我忘了事情如何落幕,但可以将之视为一个关于文化习俗和禁忌的反面教材。

禁忌是人类文化的重要部分,往往行之千年或百年,不易破除。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很多禁忌或许很迷信,也很可笑,但是只要深入理解,它其实是一种善意提醒,目的是希望平安度日。禁忌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农业时代甚至上古时代,而禁忌的本质就是对天地的敬畏。

靠天吃饭的年代,人类的死活,系之于天。比如农人的收成需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丰收还是歉收完全靠天候,那时可没有机器或农肥。因此,农业时代产生很多拜天拜地的习俗——丰收时谢天谢地,歉收时求天求地。当然,禁忌也就同步产生,被认为可能冒犯天地的事情都不可为。

大自然是恩赐的来源,也是生命威胁的来源。天地有某种人类洞悉不了的强大力量,生死存亡全在一线之间。于是,在生活中摸索各种与天地和谐共处的方式,搞清楚可为不可为之事就变得很重要,尤其禁忌千万不可触犯,否则恐酿成灾难。

人类解读自然所“设计”出来的禁忌,某些看来极为愚昧,或许出于过度恐惧;然而也有不少禁忌其实教导我们天外有天的道理,有其道德讯息,也有环保内涵,值得思考和传承。

19世纪末工业时代起,人类逐渐远离土地,开始有“人定胜天”的想法。人类不再如过去般崇敬自然,而且以自我为中心。然而,自然总在特定时候,展现摧枯拉朽的力量,智者说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反扑,值得警醒。

所以,当我们嘲笑某些禁忌为古板的迷信时,还真得想想这些禁忌的背后,其实在提示一些什么。

作者 : 蔡羽(古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