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1 07:10:00  2113938
温思拯.迈向共享繁荣的要素
迦南地


自独立以来,马来西亚的经济表现其实是亚洲国家中最好的之一,从1957年到2005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每年增长6.5%。但经历过1980至1990年代的快速经济增长后,大马因为金融风暴和缺乏经济创新而开始衰退。现今,过度依赖外劳的大马经济渐渐的失去竞争能力。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许多来自如印尼,尼泊尔和孟加拉的外劳也开始不愿意到马来西亚做底层的工作。人口老化,教育与未来的思维模式脱节,种族关系恶化和国债等综合问题都是大马的内忧和导致经济不能顺利转型和成长的主因。

虽然财长林冠英宣布大马2019年首季的国内生产总值达4.5%,通膨率为1.5%,但我们的生活品质和消费能力并没有明显的得到改善。虽然政府各个部门都尝试推出一些减缓人民经济负担的政策,但这些政策没有真正有效提高人民的竞争能力和全体人民的收入。不久前,大马著名经济学家佐摩提醒国人做好准备迎接艰难的时期,因为国际和区域局势每况愈下,如中美贸易战和中国经济放缓等,我们不能在透过量化宽松政策和借贷来刺激经济。因为那将带来恶性循环,徒增加国债和通膨。

今年7月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透露政府明年会耗资450亿令吉来推动4000个发展计划以刺激大马经济。阿兹敏认为的实质价值是创造就业机会及财富和扩大经济蛋糕。笔者认为这样不明确和短暂缺乏战略性的政策只会给大马经济带来短暂的刺激,从数据来看是很振奋人心的,但是这样的政策没有办法给大马带来永续发展。经济的发展乃基于高质量的教育和推动包容性发展。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马来西亚在STEM (科学,工艺,工程,数学)方面的教育仍低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大马城乡地区的社会经济与科技方面的差异也是导致城市以外的群体没有办法接触和学习高水准的技能,因此失去竞争能力。此外,终身学习和技能再培训也是政府和雇主所需要投资发展的领域。但在面对巨大经济的压力下,大多数的雇主都没能力或认为人力资源栽培为沉重的成本。这样的恶性循环也导致大马公司失去竞争能力和创新的机会。

如国家银行总裁诺珊霞所言,大马迫切需要推行结构改革创造高价值工作,扩大本地连接以减少经济和发展差距,发展新的经济集群,以及提升包容性来减少目前的经济复杂性。在工业4.0的步伐下,政府应该鼓励年轻人进军具有创意性和可永续发展的企业来提升我国中小企业的发展。特别是在服务业和数码经济等方面的多样化发展,以提高中小企业在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

回到实践,笔者认为政府和学者们都知道大马经济发展的方向,也知道阻碍发展的主因。我们缺乏了一个贯彻始终的政策和包容性发展的决心。若要赶上数码科技转型只需要投资高质量的教育和培训,这些都不是提升大马经济的最大绊脚石。虽然在打击贪腐上有一些明显的改善,但缺乏包容性和过度保护主义导致一些群体失去竞争能力和种族之间的关系紧张。所以,我们有一个共享繁荣的概念,可是缺乏了一个同甘共苦的心智。

大马的经济发展需依靠每一个人的贡献和自我价值的提升。经济转型势不可缓,但笔者认为政策上的改变不会给大马带来有效长久的发展。若我们在种族关系上继续对立与分裂,我们的经济不可能走出什么新的路线。人民的和谐,心态和素质才是实践经济转型,提升大马在区域地位的关键。迈向大马共享繁荣的前提不是经济发展,而是大马全民有一颗共同进退的决心。因为全民团结一致才是推动国家经济的核心。

作者 : 温思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