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1 11:51:57  2114166
去年接获逾400宗投诉与询问·了解该中心并当之为解决途径
财富调查

去年接获逾400宗投诉与询问.了解该中心并当之为解决途径投资,是为了钱生钱,赚更多的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然而,投资最怕的不仅仅是亏了钱,更担心引起莫名的纠纷,让你的投资心血成了泡影。

根据证劵业纠纷调解中心(SIDREC)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去年的投资纠纷事故挺增15%,由2017年的72宗增至83宗,而且逾80%是与国人最熟悉的股票、凭单和单位信托投资有关。

更甚的是,2018年该中心所接获的索赔与询问逾400宗,只是符合索赔资格的案件仅83宗,更别忘了,可能还有更多的投资者没有提出投诉,因为他们还不知道SIDREC的纠纷调解服务。

受理25万令吉以下投资纠纷

SIDREC提供给予投资者一个平台,凡25万令吉以下涉旗下会员所提供的投资,投资者皆可免费寻求咨询和调解纠纷。

该中心首席执行员苏雅达强调,这个平台中的人员来自证劵业、投资业务和不同的背景,提供扎实和到位的咨询,是投资者可信赖和中立的一个平台。

该中心在2010年资金市场与服务(调解纠纷)条例设立,并于2010年12月开始运作,是个独立企业团体;设立目的是为投资者与旗下会员的钱财纠纷进行调解。

SIDREC会员有义务参与纠纷调解程序,其会员包括所有获得证劵监督委员会(SC)执照以进行证券交易,衍生产品交易,私人退休计划交易,基金管理公司,以及SC所认可的注册会员。

公平有效即时解决问题

该中心强调协助求助者,公平、有效和即时解决纠纷。

苏雅达强调,25万令吉以下的纠纷,SIDREC所提供给投资者的服务是免费的,主要保护小型投资者。

“虽然这样的调解并不意味着索赔着能一如预期获取索赔,不过至少能够获得独立,公正不阿的对待。”

她指出,该中心是由SC所成立。其主席,董事成员及首席执行员须由SC所批准,且须按条例行事。

苏雅达本身是名执业律师,曾在SC负责投资者投诉部门。该中心调解纠纷主管洪秀丽以往在投资银行的法律与遵循部门服务,也曾是名执业律师。

她强调,该中心的特质是了解市场运作和监管构架,前往寻求咨询不会有沟通不良,无法切中要点的问题。

非营利组织立场独立

提及SIDREC独立性和是否可以中立调解纠纷,她表示,该中心是个非营利组织,成立之首目的就是调解纠纷,服务和协助大众。

另外,即使外国人也可向该中心寻求咨询,只要有关投诉和索赔是关系到旗下会员的资金市场服务与产品,皆可寻求协助。

提供咨询保障投资权益

苏雅达说,投资大众需要谨记的是,任何寻求索赔有两个时限,一是在该中心而言是时法令所定下的6年限期;二是在接获针对中心会员投诉答复的180天内,可提出索偿。

投诉者可亲临位于孟沙的中心寻求咨询(电话:03-22822280)。

目前该中心并未区分为北中与南区,可随时致电询问。

视讯时须保密,这对公众和中心会员非常重要。

她指出,人们想获得协助,可又没有钱支付律师费,这时候中心就会提供指引和纠纷调解途径。

“当然,前来索赔的索赔者并非能获得一如期许之结果,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理据不够强。”

许多投资者都对该中心增进信心尤其是在他们的案件被成功调解过后;他们看到了这是一个公平与独立的平台,另一方也愿意倾听。

“经过调解纠纷程序的有建设性沟通后,双方会对彼此更加了解,而最终双方都自愿达成和解协议。总体来说,所获得的反馈是好的;当然有些求助者因未能如愿而感觉不悦。”

欺骗虚报错误销售未经授权
投资纠纷个案日增

SIDREC2018年报显示,自2016年来,有关市场行为的纠纷占有根据的纠纷个案超过一半,达51%或并宗中的42宗(详情参照附表)整体个案宗数有逐年增长之势,2018年之前逾80%获解决,2018年增长至90%,难于调解和法庭兴讼属少数。

民众投诉意识加强苏雅达说,符合索赔条件的个案(eligible claim)逐年增长,可看到人们投诉意识增强,并了解可能获得的相关协助。

“案件管理人皆经过调解技巧培训,一旦有个案进来,居中调解和让有关方面聚商是首要要诀,进而试图解决纠纷。调解员(mediator)进行调解程序。”

案件管理阶段无法解决将交到调解程序她说,若在调解阶段也无法解决,便交到仲裁程序,由仲裁者居中仲裁试图解决,相同的案件管理人则一路相伴,直到案例终结。

“不管这是在案件管理,调解或发展至需到达由案件裁决者(case adjudicator)定夺的程序。”

“调解员需要有资本市场经验,仲裁者需要有仲裁相关经验和认证及须具有法律背景。”

她强调,这样的一路相伴,案件管理人(case manager)了解整个事情来龙去脉,一路相伴与支持,这使到整个程序更为顺畅。

洪秀丽表示,索赔者无国籍之区分,重要的是购买的是SIDREC旗下会员之产品与服务,若有金钱的损失,而这损失不是因为市场结果而导致,但是由中介或会员公司所造成的,投资者都能到中心去寻求协助。

她说,一般情况是,我们要投资者先于银行、投资机构探讨解决方案;若无法觅得方案,才向该中心咨询。

“如果不太肯定,他们也可以致电或电邮寻求咨询,中心人员将给予指引。”

SIDREC备三语专才
“很多个案是误解”

提到SIDREC和亚洲国际仲裁的区别,苏雅达表示,该中心是由SC所成立,旨在服务投资大众,透过适当的市场中介调解证劵投资、衍生产品、信托基金和私人信托基金投资之纠纷。

洪秀丽补充,在商业仲裁,双方皆须签字同意仲裁程序;而这个中心,只要有投资大众提出,会员必须前来,无法拒绝;只是最大的差别。

苏雅达说,该中心有仲裁专员,任何一方皆可寻求协助;只要对会员提出,会员便需前来接受调解,这在SIDREC的职权范围(Terms of Reference)明确阐明。

根据事实与情况评估

她说,所有调解皆根据事实与情况评估,公众将觉得有公平与独立的空间倾诉及获得协助。

该中心至今是由SC支付营运开销,但未来会由银行、基金管理公司支付,将来这是会员需支付和贡献的。

“即便如此,该中心的运作并不会受到会员所掌控,中心有独立的董事部提供企业监管,另外SC亦在监控。”

苏雅达强调,若有条例的更换,如职权范围或者中心章程的变更,都需事先获得SC批准,但无碍该中心的独立性。

“凡超过25万令吉的案件,该中心都会以小额而固定收费方式提供服务,服务为最大宗旨,并不以牟利为目的。”

举例,洪秀丽接获一投诉,指股价已上涨然而同时股票单位却已减半,非常担忧是否有人操纵账户,而向该中心深询。

中心的案件管理人调查后发现,该股进行了一些企业活动。基于股票由2合拼成1,股价上涨也使持股减半。经过一番解释后,索赔者也释疑而撤回索赔。

洪秀丽反问对方,是否曾经向经纪人询问和沟通,对方表示要向比较中立的该中心寻求第三方意见。透过这样的平台和沟通,当事者对整个企业活动程序更为明了各种细节。

洪秀丽也举例指一些人要行使凭单,不过不懂实际程序如何,或因不了解行使后所面临的情况与风险,而向该中心投诉。

语言表达沟通不良导因

苏雅达说,尽管不是任何一方的失误,还是会引起一些纠纷,因而该中心扮演调解纠纷的平台,从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当中,语言的表达,亦是构成沟通不良和纠纷的导因。

洪秀丽表示,上述调解纠纷中心皆有讲中文与淡米尔文的案件管理人;若有必要,也可获得通译员或由相关方提供翻译。

谈到单有翻译仍然不足,而也需要专精,苏雅达指出,该中心将居中协调,形成一个让各方皆可沟通的平台。

中心通常会备妥很多详情,若需加以解释,也会解释清楚。

苏雅达强调,这个中心的一个最大不同,是了解市场与监管架构,不只会调解,且了解产品、服务和监管架构,切入正题而免于兜兜转转。“因而,不管对公众和会员来说,他们更觉得受用。”

避免纠纷第一法则
“先问成本而非回酬”

洪秀丽想向公众传达的讯息是,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别仅询问回酬,应该问问投资风险及成本。

苏雅达说,不要害怕询问,这是你即将要投入的金钱,你有权问清楚。

“如果对方给的答案并没有令你感到满意,走开就好了,另找他人吧。”

衡量风险避免亏损她表示,投资者受客观的回酬所吸引,而不再深入提出问题,没有去衡量有关风险,最终导致亏损。

不仅如此,许多投资者也没对自己的投资进行监督,尽管面临问题就认为是市场运转的结果。

如果公众是因自己的投资决策而导致亏损,该中心是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但至少该中心是一个让公众寻求咨询的平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