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1 17:52:00  2114410
多项议题分歧大·特朗普炒国安顾问
天下事
1603YSL2019911158395091134.jpg
媒体曝博尔顿的辞职信,博尔顿只写两句话,“我立即辞去国安顾问一职,感谢你为我提供服务国家的机会。”有媒体认为,从这一简短的辞职信中也能看出博尔顿和特朗普的不和。其他高级官员离开特朗普政府时,经常会写很长的信,对总统大加赞赏。(互联网照片)


(华盛顿11日综合电)白宫又人事大地震!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出人意料地表示,他已经解雇了以鹰派作风著称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称“意见不合”。事件震撼美国政坛,据美国媒体爆料,博尔顿和特朗普在包括朝鲜、伊朗以及塔勒班问题上都存在严重分歧,却没有办法确认哪一个原因才是“压死特朗普的最后一根稻草”。

特朗普周二在推特写道:“ 我昨晚通知约翰·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我和政府中的其他人一样,强烈不同意他的许多建议,因此我要求约翰辞职,他今早递交了辞呈。”他在下一则推文感谢博尔顿的服务,并指将在下周提名新的国家安全顾问。

被炒还是辞职有不同解读

不过,博尔顿就他是“被炒”还是主动辞职有不同解读,他随后在推特上说,他在9日(周一)晚请辞,而特朗普当时回应:“我们明天再聊。”

现年70岁的博尔顿于2018年4月9日就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是继弗林与麦克马斯特之后特朗普的第3个国安顾问。他过去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不够强硬,反对伊朗核协议与美古恢复外交,这与特朗普的方针不谋而合。但外界观察到,两人近来就朝鲜、阿富汗、俄罗斯等对外议题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博尔顿的立场更为好战,特朗普则更倾向于达成协议。

博尔顿离开白宫的消息十分突然。当天上午,博尔顿还召集了一次主管官员委员会会议,并无迹象表明博尔顿即将被炒。而在特朗普发推的一个半小时后,博尔顿原定会和国务卿蓬佩奥和财政部长姆钦主持白宫新闻发布会。

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博尔顿是“被炒”还是自己选择辞职时,蓬佩奥表示“会把博尔顿离开的原因留给美国总统去谈,但总统有权获得他想要的员工”。

当被问及博尔顿被解雇是否出人意料时,蓬佩奥微笑着回答“我从未感到意外”。他也承认和博尔顿之间确实存在分歧。“很多时候,博尔顿和我存在分歧,这是肯定的,不过对于很多与我有交流的人来说都是如此。”

蓬佩奥:外交政策不变

蓬佩奥也强调,博尔顿离任并不意味着美国的外交政策有任何改变。

姆钦也在发布会上表示,博尔顿与特朗普在许多问题上存在不同看法。不过,他说,他并不认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是一团糟。“绝对不是。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问题。”

彭博社报道称,博尔顿的离开对蓬佩奥来说是一大利好消息,两人经常发生冲突。蓬佩奥现在作为特朗普外交政策最亲密顾问的角色已经无人能够挑战。

毕根和沙利是接任热门人选

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一位白宫发言人称,副国家安全顾问库珀曼已被任命为代理国家安全顾问。

目前,接任国安顾问的热门人选分别为国务院对朝问题特别代表毕根和副国务卿沙利文。白宫消息人士说,毕根和蓬佩奥相似,尊重特朗普作为总统的身份,会把事情交给特朗普决定。沙利文则原本计划被指派为美国驻俄罗斯大使。

国家安全顾问是美国总统在外交决策上的主要助手,每日要向总统汇报当前的国际和安全形势。这一职位自1953年设立,候选人由总统直接任命,无需国会批准。

特朗普任内,美国政府高层人事变动频繁,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白宫幕僚长及多个重要部长职位已经多次换人,在美国政治史上前所未见。

博尔顿离任之时,美国外交正处于一片乱局。与伊朗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朝鲜继续发展其武器能力,军控专家在警告与俄罗斯的新一轮核军备竞赛风险,美国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局势也未有丝毫缓解,特朗普还在考虑缩编驻阿富汗部队。

与塔勒班和谈破裂
摧毁博尔顿特朗普关系

博尔顿被炒前几天,特朗普政府刚取消了与阿富汗政府、塔勒班的三方和谈,该谈判因定在接近911恐袭周年纪念日之时而饱受争议。博尔顿早前坚决反对与塔勒班谈判,博尔顿认为美国可以将阿富汗的驻军削减至8600人,可以在不与塔勒班签署和平协议下维持反恐行动。

CNN援引知情者报道称,最终摧毁博特两人关系的,是这场大卫营和平谈判计划破裂之后。据报,周一晚,特朗普和博尔顿对此发生激烈争执。另有消息指,白宫还对博尔顿助手散播副总统彭斯反对大卫营和谈的言论感到不满。一名官员指出,彭斯曾发推对此举表示支持。

现年70岁的博尔顿曾就职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曾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他以外交政策立场强硬著称,强力支持伊拉克战争,被称为“战争鹰派”。他还是伊朗核协议和朝鲜的强烈批评者,被视为在两个方面加重冲突的人。

熟悉博尔顿观点的消息称,有官员指博尔顿使到今年2月河内举行的“特金会”破局,他建议了一个强硬要求的清单,结果遭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拒绝。

反对鲁哈尼或是诱发因素

美联社报道,熟知特朗普和博尔顿之间意见不合的一名共和党人称,博尔顿反对特朗普与伊朗总统鲁哈尼的可能会面是诱发因素。法国总统马克龙试著协调美伊首脑会面,可能就在本月稍后将召开的联合国大会的场边。

据报,博尔顿被认为主张打击伊朗以报复伊朗击落美军无人机,但特朗普最后一刻叫停了针对伊朗军事目标的打击行动。博尔顿并公开批评朝鲜最近的导弹试验。

伊朗总统鲁哈尼的一名位顾问称,特朗普撤换博尔顿显示“在伊朗建设性抵抗下华盛顿的极大施压策略”失灵。

而在特朗普于推特宣布博尔顿“被下台”后短短90分钟,财长姆纽钦即公开表示,特朗普愿意和伊朗总统鲁哈尼进行没有前设的会面。

长期批评俄罗斯总统普汀的博尔顿也反对特朗普坚持让俄罗斯重新加入七国集团,也反对与俄罗斯的武器控制新协议。特朗普去年宣布美国将退出1987年签订的中程导弹协议,博尔顿也起了作用。

此外,大力鼓吹美国势力的博尔顿也尖锐抨击联合国和国际刑事法院等机构。去年,他曾撂话称,国际刑事法院如果开始调查美国在阿富汗所涉战争罪,美方将制裁法院法官和检察官。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