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2 07:00:00  2114585
【官场现形记之一】理想的政治人物有什么素养?
焦点


8月31日独立日刚过,9月16日马来西亚日即将来临,大街小巷挂满国旗,沉浸在爱国氛围中。话锋一转,国家经历政党轮替,迎接第二年的新马来西亚,为何政局还是死气沉沉,U转处处,朝野政治人物的表现不理想?

你我心目中理想的政治人物到底长什么样子?【焦点】把这个疑问整理成两道问题,抛给不同领域的受访者:

1.请问你认为,政治人物应该具备什么条件?可就个人素养、专业、表现、私德、服务等方面谈谈。

2.请问你认为,我国政治人物的普遍表现如何?若达标,你认为是什么因素促成?若不达标,你认为阻力是什么?


●报道:本刊 白慧琪



●温思拯(时事评论人、私立大学讲师)


1.古希腊四大美德“智慧、勇敢、正义、节制”,中华文化有孟子的“忠、孝、仁、义、礼、智”等。政治人物应该具有以上素质,因为他们是人民效仿的榜样。若每个人都有以国家和人民好处为最大利益的心态,国家怎么可能不繁荣?

在许多的U转政治上,我们没有看到智慧、勇敢和正义。如果政治人物清楚知道使命,以战战兢兢和青史留名的态度来执政,一定会赢得人民的信任和鼓励。若心态摆对了,其他条件如个人该有的素质、工作上的表现等就自然展露出来。

2.希盟政府的表现有欠理想,承诺高于能执行的能力,造成许多人民感到失望。已有执政61年经验的反对党,除了无谓的调侃和谩骂外,应该具有更好监督、建设和弥补现今政府不足的能力。好的反对党不应是一味批判、攻击政府和误导民众来赢得选票。他们要放下历史包袱及个人、党的利益,忠心为人民服务。

国家的长远发展不只是短暂成果,更重要是如何在发展的过程中深化改革,加强每个人的政治成熟度,以达成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我认为促成真正的进步不是靠政治人物和政策可以达成的,乃是要全体人民参与。国家未来的成功建立在无数细节基础上,与其抱着不安与对立划分之态,不如放下己见,重新定义与规划国家未来的发展形态。


●范平东(淨选盟2.0主席)


很多人厌倦了现在的政治人物,他们只会挑敌对阵营的错误,吹嘘自己的成就,甚至诉诸龌龊政治(Gutter Politics)和种族政治来捞取政治资本。然而,社会不能和政治切割,在民主社会中,政治维持并推动国家向前。我们需要“新品种”的政治人物——“仆人式领袖”(Servant Leaders)。他们以民为中心,倾听人民心声,具同理心。他们实行参与式民主,在制定和执行法律和政策前,把地方社区的意见纳入考量。

在马来西亚,族群和宗教的身分认同政治还很显著,我们需要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正义和公平发声的政治人物。我们也需要思想家、策略家找出我国结构上的弱点,制定长期改革方案,而非短暂粉饰的政策,那只是民粹。要履行艰难又不讨好的决定亟需政治勇气,但我们真的需要愿意冒险的政治人物。任何人想要贡献建设国家,应该以投身政治,带来正面改变,而非把国家拱手让给视政治为权力、声望和财富的人。


●陈芳龙(时事评论人、管理顾问)


1.搞政治的可概分:

政治家:以民为本,有远大抱负,视全民族为己出,如解放黑奴的林肯、追求印度独立的甘地、推翻满清帝制政权的孙中山。

政治人物:有理想抱负及专业素养,但经验与能力不足,会为仕途前程而忘了从政的初心,把最高领导人的话奉为圭臬,忘了自身立场和对百姓的承诺。

政客:国内政坛多为此类,无专业素养、无品无德,糊里糊涂当上官,金权不分,最终将走向贪污腐败。

2.我国的从政者政客为多,政治人物较少,政治家目前没有!达标的是还能坚持选前的理念,还懂得用专业素养认真服务,还保留良知。坚持从政理念、专业素养、认真服务、信守承诺,是达标的主因。

不达标者缺乏专业素养,糊涂当上大官,所以政策信口开河,到处点火却又不善灭火,不善沟通,扰乱族群和谐,又或选前到处承诺吹牛,选后“避债”不认账。不达标准的阻力来自个人。


●伍薛郿和谢咏洛(母子)


1.妈妈:政治人物必须具备领导才能,要知人善用、集思广益聆听各方意见;服务态度必须谦虚、勤勉。另外他们必须有辨别忠言和谗言的分析能力,危机处理不是推卸责任。

孩子:政治人物必须理性和客观,对国家有远见。

2.妈妈:没有很关注政治人物各自的表现,觉得不适合给予评语。只是觉得限于某些制度和习性,还看到许多政治人物在延续之前的做法。虽然说有怎么样的选民,就有怎么样的政治人物,可是我真心不希望我选的人只是不断出席各种宴席、活动,然后上报或社交媒体。为人民服务不是依附人民全部要求,去见证捐款或出席宴席和活动,我比较想看他们把时间用来聆听和处理政务,规划人民和国家的前路,为我们的家园留下健康安全的环境!

孩子:我国政治人物的普遍表现不达标。我认为阻力是政治人物和社会倾向维持现状,不希望以前的社会结构有改变。政治人物担心,社会结构改变,选民结构也会出现变数;社会上人们普遍害怕改变,认为“现在”是最好的选择。还有,人民的个人教育程度相差也大。

实际上,这得看政治人物是否愿意为人民福利牺牲自己的“政治生涯”,这才是所谓的“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例如8月22日甫病逝的澳洲前副总理费希尔(Tim Fischer),当年他顶着朝野反对的压力推动枪支管制法。


下一篇:【官场现形记之二】今人看古代政治人物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