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6 07:00:00  2114730
许书简/小小的咖啡馆
简而不单

3620SWY20199121135145107439.JPG


通常羊男和我不是在寻羊或麦田捕手咖啡馆里,就是在别人的咖啡馆里。而这几个月,我们最喜爱躲藏在位于吉隆坡中山同乡会,爬上三楼,经过一家总是没人掌管的独立书店,后门走廊旁边的一家小小咖啡馆里。


这家小小的咖啡馆,顶多可以坐满八个人,和透光的走廊相隔一个大窗和一个木门。没有人的时候,我们可以看着走廊上的风和日丽聊天。多人的时候,坐在里面反而像身处在动物园内的大猩猩,让许多经过的人观看。


我们在这家小小的咖啡馆,你看我,我看你,你一句,我一句,大家很快打成一片。我们聊歌曲、电影、车、天气、爱情、友情、分享快乐和烦恼,就是从来不聊咖啡。这不代表我们不喜欢咖啡,只是哪里有卖云吞面的每天在聊云吞面呢?就因为这样,我们在这个地方认识很多奇特人士,有一些知道名字,有一些已经聊了很久都不知道名字。


鳗鱼先生是这家小小咖啡馆里的吧台师。他拥有从颈部蔓延到每一根手指头的纹身,一嘴的胡须,说话简短,可是怎么都不会有吓人的感觉。几乎天天都在的常客是榴莲先生,喜欢黑胶唱机,很会拍胶卷黑白照。问他怎么拍胶卷照才美,他说感觉。问他怎么选黑胶唱机,他说感觉。


有日一位客人问鳗鱼先生,纹身哪里最痛?鳗鱼先生只是淡淡地回答,都不痛。这个答案困扰了坐在一旁的我。我的手有一道约两寸长的疤痕,总是吓着别人。对于这道疤痕的故事,我已经解释得倒背如流,每次笑眯眯地说,别人却听得眼湿湿。所以我一直想在疤痕上面纹些什么,不过又怕痛。加上动过两次手术的伤痕, 肌肤经过五年依然很敏感。我很想问清楚答案不过当时没问,问问题就要选对的时候。


过了一天,我问了同样的问题,榴莲先生抢答,纹身不痛一定是骗人的。他说有人纹一半晕倒的,有人纹一半不纹的,也有人纹一半改图的。接着他开始展示自己手臂上的纹身,有一个唱机、一个中古相机、一只猫、两条鱼和一个奇怪的兔子。奇怪的兔子象征着花花公子的外形,里面住着一个女人,代表内心专一。如果你认识趣味相投的女生,请带她到中山同乡会这里,看看她是不是兔子里的那个女人。


然而正当你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这家小小咖啡馆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它应该已经搬到二楼比之前大一些的空间里。也许这个时候,我也正坐在新的不那么小的小小咖啡馆里,想念着那八个人的小小空间。


这些年来羊男总是说,将来等我们很老的时候,不愁衣食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开一家小小的咖啡馆。那个时候,我们喜欢开门就开门,不喜欢开门就不开门。我说我想写作,羊男说那就坐在一旁写。我说若客人投诉我们怎么没有餐点、选择不多、这个没有那个没有,要怎么办才好。羊男说才不管哩,那个时候我们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