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6 07:00:00  2115339
吴咏駩/松鼠
活在自然

我在台湾念的大学,校园里有不少松鼠。它们是赤腹松鼠(Pallas’s Squirrel),属于台湾3种松鼠之中最常见的一种。有红褐色的腹部,毛蓬蓬的大尾巴,很受大家喜爱。听学长说,每当台风过境之时,大风大雨往往会把松鼠建在树上的巢给打坏。风雨后若到校园里搜索,有时可以在树下找到从巢里掉落下来的小松鼠。我的同学就曾捡到,并把它带回家收养,待它长大了,再放走。

某年暑假,有一位也养了一只小松鼠的学妹因要出野外工作,托我暂时替她照顾她捡来的小松鼠。虽然我已经忘记当时饲养的细节,但那次经验,让我对松鼠的叫声有相当深刻的印象。如今到野外,只要听到松鼠的叫声,即使是不同种类的松鼠,通常都还是会引起我特别留意。

比如,它们常常会发出非常尖锐的“叽”声。或者发出类似我们微闭着嘴,然后用舌头往口腔上壁震动的响声。

我国也有赤腹松鼠,不过,根据资料记载,它们只出现于西马中部以北的山地。我没见过。而西马最常见的松鼠,是大蕉松鼠(Plantain Squirrel)。它与赤腹松鼠是近亲。尾巴虽不及赤腹松鼠蓬大,但腹部也是橙褐色的。且腹部的两侧,各有一条黑色和一条乳白色的条纹。眼睛的外框,略有一环乳白色的皮毛。整体看起来也相当可爱和美丽。

大蕉松鼠的适应能力相当高,可以生活在森林、红树林、果园、油棕园、乡间和城市绿地等各种环境。然而,我家斜对面有一片住宅区草场,草场旁又连着两小片还未建设的荒地,虽然曾见过两种猴子来访,甚至在白天看过野猪跑过,在夜间看见树上有椰子狸,但很可惜,就是没发现大蕉松鼠。

4377TLK20199111137515087820.jpg
多年前在吉隆坡湖滨公园看到的大蕉松鼠。



不过,要在我家附近看见大蕉松鼠,也不难。只要离开住宅区,前往附近不远的马来乡村,或骑脚车到更远一些的乡间丛林和油棕园,就能够看见。

在那里,我有时看见它在树木枝叶丛间跳动、找吃。但更多时候,是看到它在路旁的电线上跑动。如果电线够粗够宽,它可以毫不犹豫地在电线上跑得很快。要是电线太细,它的信心不足,它就会在电线上走走停停的,而且不时忽左忽右地摆动尾巴,来协助保持平衡。还有一次,我竟看到它头背朝下、脚在上,用倒吊抱握着电线的方式前行。

4377TLK20199111137505087819.JPG
大蕉松鼠叼着食物在电线上跑。



虽然常见,但目前我遇过的大蕉松鼠,都不如以前在大学校园里的赤腹松鼠那般容易亲近。偶尔它会放下防备主动靠近,但通常只要我向它走去,即使走得谨慎缓慢,还是会即刻引起它停下动作,向我打量一番,然后快速躲入树干后方,或赶紧逃跑。然而,能与人保持距离,对野生动物来说,终究是好的。

松鼠和老鼠一样,门牙会不停的生长,需要常常嚼咬东西磨牙。吃东西时,常常会用双手提握着食物,拿到嘴边吃。其实它们俩是亲戚,都是啮齿目的动物,但分别属于不同科,算是远亲吧。而松鼠不过是样子和尾巴比老鼠好看,而且习性比较光明正大,所以讨人喜爱。

我国的松鼠种类相当多,而且除了白天活动的松鼠之外,森林里还有偏好在夜间活动、身体两旁有翼膜、展开后可以在空中短暂滑翔的飞鼠(或称鼯鼠)。飞鼠和松鼠是近亲,都是属于啮齿目松鼠科的成员。单单在西马,就有15种松鼠,和至少11种飞鼠。而白天活动的松鼠,可说是在我国森林里除猿猴以外,白天里最常遇到的哺乳动物了。

数年前,我曾到访南部内陆中央一片面积不大的森林,只走了4至5趟,就看到6种松鼠。包括两种我国最大的松鼠——巨松鼠(Black Giant Squirrel)和斑臀巨松鼠(Cream-coloured Giant Squirrel),以及一种偏好在森林底层活动的三线松鼠(Three-striped Ground Squirrel)。

4377TLK20199111137505087818.JPG
巨松鼠在椰树上休息。东马没巨松鼠,只有斑臀巨松鼠。



由于喜欢松鼠,至今,我依然记得与它们相遇时的每个画面。

作者 : 吴咏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