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6 07:00:00  2115365
非常人物/LEKAS Highway Ride 亚洲史无前例首个夜间高速公路脚车赛重要幕后推手是他 梁杰川
非常人物

《破风》这部电影,让观众看到选手们的热情,了解脚车赛的挑战与难度,掀起了一阵脚车运动热潮。

或许国人对大马脚车赛的认识,只是浮罗交怡长途脚车赛(LE TOUR DE LANGKAWI),但其实我国还有一项在国际脚车赛圈享负盛名的脚车赛,那就是关闭加影——芙蓉大道举行的“LEKAS夜间脚车公路赛(LEKAS Highway Ride)”。

梁杰川,可说是把我国脚车公路赛推向国际的推手之一,近年来他策划的大型脚车赛,都办得有声有色,让各国脚车赛好手慕名而来,LEKAS公路脚车赛就是他交出的成绩之一,甚至有种说法“没有参加过LEKAS脚车赛的就不算是脚车公路赛选手”。

5272CLW20198151637574557934.jpg
LEKAS夜间脚车公路赛,是区域内享负盛名的脚车赛,也是国内唯一关闭大道进行的公路赛。


5272CLW20198151637584557938.jpeg



梁杰川并不是运动相关行业出身,他是电脑排版及印刷业起家,后来因为朋友的拉拢,让他迷上脚车运动,开始参加脚车赛,继而发现我国的脚车赛其实可以办得更好,有更多发挥空间,于是他胆粗粗的接下主办脚车赛工作,之后一场接一场的办下去,让我国的公路脚车赛成为国际脚车赛中一颗闪耀的星。

自嘲是新村小孩的梁杰川,来自彭亨州文积新村,父亲是割胶为生,家里有七兄弟姐妹,家境并不富裕,所以兄弟姐妹从小就要到橡胶园帮忙父亲“收胶”,他二年级的时候就跟父亲去胶园除草、种甘蔗、种榴梿,收成的季节更要在园内睡,防止榴梿被偷。

虽然如此,但梁杰川的母亲在孩子教育上却很有远见,不因家境而让孩子放弃升学,坚持无论多艰辛都要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开始时父亲并不认同母亲的想法,两人争持不下,最后母亲说服了丈夫,不惜卖园卖地供6个孩子念大学,尽管当时新村的人都认为他父亲这么做是愚蠢的决定。


自小就有生意头脑,承包全班同学的课本复印

梁杰川表示,在13岁要升中学时,父亲觉得当地学校学习风气不好,所以把他送到自己的家乡——芙蓉念独中。但父亲只有能力负担学费及生活费,零用钱就要靠自己赚,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自力更生,一直到拉曼学院都是半工读。

“我在拉曼学院已经学会做生意,当时很多穷学生,买不起课本,我们都是借其他同学的课本去复印,于是我向班主任献议,由我负责替所有学生复印。开始时我只是复印本身科系的课本,到最后两年也包办了其他科系的复印工作,所以当我毕业后就跟哥哥合股经营印刷公司。”

眼光远大的梁杰川,并不满足于只是做印刷工作,他在1995年买了一台苹果电脑,自学电脑排版,当时一台电脑就要约2万令吉,上手后再添购一台更贵的约8万令吉,在当时还是人手排版的年代,梁杰川已经进入电脑排版先驱。

之后,他更受邀到一所印刷学院担任电子印务顾问,教学生电脑分色、排版,带领本地印刷业从人手走入电脑,而学生是来自印刷公司、国家银行、商业银行、报馆、排版社、分色社的员工。

这些经验,都是铺陈梁杰川如今的成功。当他在2004年放弃印刷事业,自立门户成立了一家创作公司,当时是经济最拮据的时候,手上只有几万块资本,但却接到一宗约43万令吉的生意,苦恼没资本下,他唯有硬着头皮要求客户先支付一半的费用。

“幸好客户对我很有信心,一次过付给我所有费用,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一年后我就赚了生命中第一桶金,之后就慢慢转型为活动策划公司。”


从参赛到主办公路脚车赛

2012年是梁杰川重要改变的一年。这年有一位热爱骑脚车的朋友,邀请他一起参加公路脚车赛。

“我只有小时候在胶园骑过脚车,长大后就没有再玩过这种运动,不过朋友一直游说我参加,就姑且试试。我第一次参加公路脚车赛,从吉隆坡骑到新山,全长500公里,需时5天。比赛前我们每个星期都要练习,发现之前身体各种状况都改善了,运动果然对身体好!”

第一次参加公路赛,找回对运动的热情,之后他们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每周两次相约一起骑脚车。为了鼓励其他朋友一起加入这项运动,他还一口气买了10辆脚车,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跟他借脚车,那两年间他们还参加过国内外大大小小的赛事。

“其实,在第一次参加公路赛之后,我就有一种感想,比赛可以办得更好,有很多地方可以改善。之后陆续参加了各个比赛,这种感觉更深。2014年终于有一个机会让我操办一场脚车赛,赛事很成功,之后就不断有单位找我帮他们办脚车赛,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他认为,每一种活动都有针对性或区域性,只有运动是没有区分,不分种族、性别、年龄、甚至区域,大家可以在同一个平台做一件事,所以运动是更能反映马来西亚多元民情,骑脚车可以成为全民运动,拉近全民的距离。

5272CLW20198151637594557940.jpg



亚洲首场高速大道让路的脚车比赛

他表示,脚车赛在外国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欧美、日本平均每15分钟就有一场脚车赛。

“我办过的脚车赛,有很多外国参赛者,他们看到我们的赛事有各民族参与,那种融洽气氛让他们感到惊喜,所以我一直鼓吹这个平台(脚车赛),也不断的创造更大型的活动,甚至打通与政府及大道公司的合作,如LEKAS脚车赛,就是一项创举,已经连续4届主办,从雪兰莪加影骑到芙蓉,全长120公里。”

这项赛事是令梁杰川最引以为傲的活动,因为这是一场封路进行的夜间赛事,LEKAS大道完全关闭让赛事举行。

梁杰川形容,这是一项创举,亚洲从来没有一场关闭大道举行的脚车赛,但他却做到了。不仅是他感到兴奋,所有参与单位都感到非常骄傲。

LEKAS脚车赛是一场夜间赛事,除了大道封路之外,全程也大放光明,有路灯照射,让赛事犹如在白天举行,确保参赛者安全。

如今LEKAS脚车赛已经成为区域内一项公路脚车赛盛事,从第一届千多人参与,到现在第六届5000人参与,今年共有35个国家及地区的人参加。

他表示,筹备一场脚车赛需要9至12个月时间,尤其是要关闭道路进行的赛事,有很多单位涉及,所花的时间与工作更多。

尽管脚车赛期间有人受伤是时有所闻的事情,但梁杰川说,骑车受伤有时难免,但死亡却少之又少,而且往往也不是在比赛骑行期间发生意外,而是赛事以外。

“通常是早上出发到比赛地点或结束后回家途中,因为赛事都是在早上或晚上举行,参加者凌晨从家里骑车出发到比赛地点或回家时发生意外。”


领养热门公路脚车道

提到脚车赛,不得不提到《破风》这部电影。梁杰川在最疯狂时期,也跟朋友组了一个7人团的脚车队,到各国参加脚车赛,对戏里面讲的“破风”这个角色,他是非常了解。

他说:“破风,每个人只可以维持5分钟,也是最危险及吃力的时候,5分钟后必须替换,车队的默契要很好。我曾经带队去过日本、台湾、中国等赛事,从500公里到3000公里都有,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难度,最难忘的是冲绳,是沿着海边骑,所以风很大,我记得我们要在一座桥拍团体照,结果风大到连我们的脚车也被吹倒。”


5272CLW20198151637584557936.jpg


5272CLW20198151637584557937.jpg


梁杰川骑遍各国,日本冲绳是他最喜欢的赛场。


5272CLW20198151637574557935.jpg


梁杰川表示,目前脚车赛分为专业与业余,如浮罗交怡脚车赛就是专业脚车赛,而他办的比赛以业余为多,最大型的一次有约5000辆脚车,最小的参赛者只有十多岁。

他直言,脚车赛已经在大马形成一股风气,赛事越来越多,水准参差不齐,但梁杰川认为这是一个过程,慢慢的参加者会懂得选择,无形中也会提升赛事水准。不过,以目前的水准而言,大马脚车赛在东南亚是排在前头,甚至超越中国。

他也提到,有些人觉得参加脚车赛一定要有很好的脚车,其实它只是一项运动,不讲求脚车要多好。

“如果是长途赛的话,入门2000至3000令吉的脚车就已经可以了。脚车价格丰俭由人,入门专业脚车需要两三万令吉,还有更高档的法拉利脚车,价格去到十多万令吉,但最重要的还是人。”

为了推广骑脚车运动,梁杰川与一些联办单位领养了一些热门的公路脚车道,也就是从鹅唛——云顶15公里的脚车道,打造为“脚车天堂”。

5272CLW20198151637594557939.jpg
梁杰川(中)与各单位合作,把云顶山脚下一段路打造为脚车道,让脚车友可以好好的享受骑脚车之乐。


“这段路也就是去文冬的旧路,现在已经很少车川行,周末很多脚车友会来这里骑车。但是却经常有人在这里非法倒垃圾,所以我就向公共工程局建议,联合其他单位一起领养这段路。工程局当然非常支持,于是我就找之前与我们联办过脚车赛的IJN国家心脏中心及雪兰莪青年俱乐部合作领养,雪州森林局之后也参与。”


在这项领养计划下,包括美化道路,建设凉亭、脚车架等,花了一年多时间才做好,如今已经开放一年多,而且也在这里办理很多活动,鼓励国内的脚车之友到这里来骑车。

作者 : 张露华(记者) 受访者提供、LEKAS Highway Ride脸书(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