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9-14 07:30:00  2115600
邱琲钧.西蒂谬论
瞎闹

跟中药店老板要一个罗汉果和一朵白木耳。可中药店老板却自作主张,递给了我一包配有参有桔梗、沙参、百合、玉竹和金银花的药包。他说,到处都是乌烟瘴气的此时此刻,清肺止咳只是徒劳。养肺阴,清肺热的药方才是王道。歪头想想,中药店老板说的挺有道理。眼下,马来西亚人的身体机能,大概都在全神贯注,忙着与烟霾对抗。哪还有闲情逸致去患伤风或咳嗽这些小病了?

烟霾是悄悄从南马飘移北马的。就在几天前而已,当我从灶台窗口望出去,原来清晰可见的大山脚的卓坤山,就像是被一层灰色的薄纱覆盖似的。山顶的那四座电讯塔,也变得若隐若现。我原以为那是被带雨的云层笼罩所导致。当时,心里还浪漫地想:传说中的英国天空,大概也不外如此。后来才知道,并不是什么浪漫的雨云,而是带着杀气,从印尼飘洋过海,来到我国境内的烟霾。它来势汹汹,造成空气污染指数在短时间内超标。才没几天,我的喉咙已经感觉不舒服了。

算了算,为了以低成本开垦田地与开发土地,印尼人民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会在每年的6、7月间,大规模烧芭。烧芭时候产生的浓浓烟霾,再用1到2个月的时间到达我国境内。这困扰我们生活,危害我们健康这么多年来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每年一到7月,全国上下开始人心惶惶。担心着这阵烟霾,会在什么时候会到来,以及它又什么时候离开。

印尼的年度烧芭行为,可说是国际上人尽皆知的一件事。所以当印尼环境与林业部部长西蒂发表文告,指控今年马来西亚境内的烟霾,皆是来自砂拉越,不是印尼时,我们都面面相觑,互问:“这个傻婆到底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再听下去,听见她奉劝我国人民要客观看待问题,不要一味将烟霾责任推卸给他们国家时,更是气得飙出了粗口。

第一个跳出来反驳西蒂的,是砂拉越第二副首长道格拉斯。他简单地建议西蒂应该去观察卫星图像后,再发言。接着,我们的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杨美盈,也在听了这番“西蒂谬论”后,坐不住了。她深夜上社交媒体发帖反驳。她出示了东盟气象网站的数据和风向图来回击西蒂的言论。指责西蒂的说法很不合逻辑。

年度的烟霾问题,早已是我国人民每年必生的气。今年,随着烟霾出现的“西蒂狡辩”,更是让火上加油。我气着问坐在身边的朋友们,平日那些对什么事都看不顺眼,什么事都要发表言论的所谓的环保分子、社运分子,为什么都不站出来,在烟霾问题上说说话,做做事?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呢?好一阵子,没人回答我的问题。良久之后,听见一个朋友说:“他们大都在情绪高涨地忙着反送中,没闲情理自家事了。”

作者 : 邱琲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